政經

葉劉奏起的哀歌

廣告
葉劉奏起的哀歌

廣告

這哀歌一早已響起,我們以為小圈子只是防止泛民入局。葉劉的遭遇告訴我們,這群小圈子連建制的表表者都容不下。一個為推23條而承擔政治代價而下台,一個為爭取民心而參與多次直選並勝出的議員,一個最認真(無可否認她的政綱是最早及最完整的)為管治下苦功的人,最後竟然連入閘機會也沒有。不是爭取不到,而是玩錯遊戲,以為是參加行政長管選舉,原來規則已是行政長管選舉2.0. 葉太可能真的太天真,以為是比較實力(當然仍是建制的定義),但原來遊戲已變成比較誰是老板。今天我們都有點心酸的原因(不是我們認同她的理念),而是我們彷彿看見一個很努力地化粧參加Halloween 舞會的人,到場才知道活動取消,只得他一個化成鬼臉,最後還給原本以為是朋友的人取笑。

這哀歌的主調是藍調,是充滿哀怨。為什麼連葉太也容不下?在能力、政治操守、政活取向及民望上,我們都很難找到她與林鄭有何重大的分別。唯一的不同是她沒有林鄭背後的政治關聯。說白一點,小圈子選舉只是以政治為名推舉一個維護一群人利益的選舉。這群人,是這哀歌的作曲者,他們推出港獨議題,努力把警民的撕裂擴大,推出什麼中央不任命論等等都是為了保持他們在梁特管治下建立的利益集團。在這形勢下,有些人努力爭取進入這利益集團,把人性或朋友都賣了。

這哀歌愈來愈多人一起唱,為的是自身的利益。我們看見一些所謂知識份子,說出指鹿為馬的說話。一些法律界的人做出破壞法治的事。一些人在網上不斷破壞與批評,為的是不許任何領袖出現,沒有領袖,人便更容易被操控。這是一首哀歌,因為我看見將有更多的人受壓迫。在這個以維護小圈子中的小圈子的政付中,我們難以寄望莘莘學子能走出學制的籠牢,我們難以寄望我們能走出樓奴或望樓奴。

在這哀歌下,我們都期望有一首較陽光或勵志的歌曲出現。或許這也是為個曾生有那麼多的支持。我想大部份香港人都不是天真得以為他會為香港爭取到真普選,也不會肯定他能把現時他所講的都實踐出來。也許大部份香港人都只是不想再聽這哀歌,我們都只想聽一首大調的歌,其實我們都很謙卑。當然,真正能打破這哀歌的,仍是我們這群聽眾,是否能選擇不習以為常,是否能告訴這群人,我們已經聽夠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