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應迴避手機發射站

廣告
應迴避手機發射站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經濟日報》報導一家三口住在手機發射站下相繼患癌,《關鍵評論網》編者Kayue則認為依然不用擔心,但我的看法相反──你宜迴避這些手機基站。

以下基本上是我對該文的留言,為免日後不易尋回,我整理如下。

首先,Kayue的理據在於輻射有不同分類,伽馬射線等屬於波長較短,才會傷害人體的DNA引發癌變。至於手機和Wi-fi的無線電波,則屬於波長較長,甚至比可見光長,故無須擔心。

但我的顧慮並非技術層面,而是邏輯層面。我發現世上有太多「曾經無事,後來有事」的科學結論,肉類便是例子。曾經可能說吃肉健康,後來又說多肉無益。膽固醇曾經有問題,後來又發現有一半有害,有一半反過來有益。維他命丸的維他命,又可能與水果的效果不同,故曾經主張吃維他命丸的人,也可能被推翻。

信了舊時的科學,也難保日後被改寫。各種輻射,今天的劃分是這樣,沒有人知道日後會否發現其他新的魔鬼細節──原來陽光沒問題、電話訊號有問題。你今天最安全的選擇,當然是不要住在這些基站之下或附近,我一直認為,這才是客觀和真心為你著想的建議。

唯Kayue對此不以為然,他承認科學會修正,但指出沒有人會因為牛頓力學「可能被推翻」而拒絕離開地面。畢竟疑者恆疑,那要有多少研究才算具備足夠信心?他亦囑咐筆者倒不如把擔心的時間用來增進知識。

我感謝他的回應,但我認為有邏輯犯駁。我首先要說明其實我已用盡空餘的時間來增進知識,只不過每個人選擇的範疇有別,例如中大圖書館汗牛充棟,我只能略選個別範疇。而事實上,正因為我並非住在基站之下,我便無須花時間擔心或研究基站,如此我才能更盡情吸取我想要的知識或追尋夢想。因此不住基站之下更是有百利無一害。

至於是否全部科學都要懷疑?不是,程度有別。我們要衡量信了某種科學的好處和信錯了的風險。以「基站不致癌」這科學來說,信了的好處沒有甚麼,信錯了的風險則是致癌甚至喪命,那合情合理地我當然應該傾向保守,尤其那尚無定論。

事實上,其他留言者亦指出世衛已把電話訊號列為「2B級可能致癌物」,故相繼提出質疑。就此,Kayue解釋的確有一項橫跨13個國家16個研究中心的項目,訪問了2425名腦膜瘤患者及2754名神經膠質瘤患者,以及7658名對照組參與者的生活習慣。發現累積使用電話最長久的一組患癌比率增加40%,而所謂最長時間,不過是平均每天通話30分鐘。(其他組別則無影響)

我的疑惑是,如果每天講一會電話也「可能致癌」,那實在很難令人相信24小時暴露在多個基站之下,竟是百分百安全啊!我很難在看到屋頂幾十個基站之下,仍勸說對方去馬吧、住那裡、不用擔心等等,我怕我會害了他,我承擔不起。儘管Kayue力陳這類說明致癌的研究仍然只屬少數,未足採信。

最後,我也想給那些支持「掃盲」的人,提供一項逆向思維──不作懷疑算不算是另一種「盲」?例如大部分人沒有想過藍牙會否致癌就經常使用藍牙耳機,反過來也是另一種盲目嗎?(註:這裡不是要論證它會否致癌)我倒是認為,有想過這些科技會有風險,並承認自身所知有限,儘量採取措施來減少未知的風險來保護自己,已是比某些對科技不問只信的消費者(絕非指Kayue等精研科學者),來得較為深思熟慮了。那甚至可能是唯一最好的方法。

以上是我對這個問題的思考過程,感謝Kayue為我們提供資訊和討論的契機,最後要採何種立場,還是由你做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