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看特首論壇,有什麼啓示?

看特首論壇,有什麼啓示?
廣告

廣告

不談內容細節,有幾點觀察可以分享討教。

首先,胡官比想像中精彩。他沒有政府的行政經驗,但他就各個範圍都說得頭頭是道。政治領袖的作用是指出方向,而不需要事事親力親為,也不需要時時都自high要有所作為。從這個角度看。胡就算真的成為特首,也不見得會做得比其他兩位候選人差。而且剛剛相反,他沒有包袱,提出的見解,反為有機會在不同的範疇突破政府施政的困境。問題歸根結底,還只是政治。

林鄭似乎已經黔驢技窮,說來說去三幅被,只是不時借提問題或答問題自 high一番。Sell 來Sell 去也只是那些老調,與她作政務司長時的態度沒有什麼分別。所謂新思維,真的不知道新在那裡。根據彼得原理,「在一個等級制度中,每個人都會上升到他力所不逮的位置」。從林鄭作為政務司長到最後兩年來看,她應該已經到了這個位,就算再做特首,也不會有任何大的突破。

而且,以林鄭的作風,她根本沒有擺平政治紛爭的能量與胸襟,而且越來只會越幹部。她的笑容虛偽得令人心裏發毛,言辭也不見得很有誠意,只是裝腔作勢。

過去兩屆特首,有一些他們的想法嚴格說也不是完全不能 Work的。問題是他們各自的作風擺平不了政治阻力。張德江說,香港人似乎只顧政治鬥爭而不顧經濟發展。其實,過去幾年不斷在香港挑動政治鬥爭的,正是西環、北京及特區政府自己。不要讓他指鹿為馬的說法騙到。與其說香港沒有政治人才,不如說中共的對港政策,扼殺了政治領袖的機會。與其說泛民主派拖施政的後腿,不如說北京及建制派在破壞合理施政的基礎。胡官今天說的,他政綱所提出的,我都覺得不能說不可行。最大的問題不是本身可行與否,已是北京要不要讓香港的特首有一個落實其施政的空間及政治環境。

林鄭的問題,是她本身就是各項施政難以落實的主要障礙。如果一個人說自己有為,便可以有為,這個世界可能根本不需要政治制度,也不需要有政治選舉了。林鄭的另一個最大問題,是虛偽得人人都看得出。而且,她似乎變得越來越虛偽而不自知,越是強裝言之有物,強想表達誠意,卻越不能令人感受到。作為領導人,自以為好偉大,好有擔當,自以為自己好掂,其實這些都是政治領導的致命傷。

看了今晚這個辯論,我越發覺得香港很不幸,因為似乎林鄭成為特首的機會已是高唱入雲。

看完今晚這個辯論,也徒添多一重慨嘆。在香港,從政的人如果要自甘墮落,可以墮落得很快而且很徹底,以前那些譚惠珠及一眾舊電池已經不用說了。以湯渣的履歷、背景及他在香港大律師行頭的地位,他其實沒有理由要把自己變得這麼 Cheap 的。但偏偏今晚他的表現,太露骨,太 cheap 了。今晚只是個大配角,尚且如是,他朝上了舞台中央會如何,真是可想而知了。

最後,當然都不能只談慨嘆,希望還是有的。人人從自己出發,自己不走樣、不變形,希望就永遠都存在。論壇中的另一位大配角謝志峰,便給了我們這種希望。

希望所有朋友,都繼續給予自己這一個希望和自我期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