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撐七警可以荒謬到幾盡

撐七警可以荒謬到幾盡
廣告

廣告

七名警員把已被拘捕、制服的疑犯反手綁起,抬到暗角拳打腳踢幾分鐘,這不是嚴重的暴力罪行是甚麼?法庭依例作出判決有甚麼好爭議?如果大部份警務人員及警隊管理層都認為這是屬正常的做法,香港市民實在無話可說。以後就索性不要再談警隊專業化,也毋須浪費資源搞警民關係,坦坦白白告訴香港人,我們的警隊要正式向公安化城管化過渡便算了。

政府官員及部份建制中人開口埋口說要「依法治港」、又說要「有法必依」,但在這件事上企圖以「壓力」、「士氣」,甚至說「警察唔打犯就做唔到嘢」、「先撩者賤」這些理由為七警開脫,這不是雙重標準又是甚麼?所謂要嚴格依法治港,只是葉公好龍。

說七警只因長時間執勤而一時衝動,也失去工作及前途,為他們的家人提供支援可能也是無可厚非的。但他們停職兩年多來,支取了納稅人總共數以百萬計的工資,警隊內部也為他們打官司及安家籌集了二千多萬。這已是十分寬厚的幫助,很多被判刑的罪犯家人都是無辜的,比七警家屬更值得社會同情的大有人在,依這個邏輯,為甚麼不為他們提供同樣的幫助?

到了法庭已作判刑後仍然要這樣撐七警,除了是支援及幫助之外,有部份人想借此政治抽水及撈取政治資本的意圖明顯不過。有關撐七警的言論及作為可以說是核突透頂了。那個三萬多人一齊講粗口,自比是被迫害的猶太人的非法集會夠羞家了;譚惠珠說有銀行家打算待七警刑滿出來便全數即時招聘,這是不是說以信譽先行的銀行也會即時招聘剛刑滿出獄者?果真如此,這除了是更生人士的福音外,公務員及當差前那些背景審查也可全部取消了。另外,有人巧立名目設立新組織想搞街頭籌款,以其人的背景及過往的行徑來看,乘機斂財的可能性也是呼之欲出。到了這個地步,「撐七警」彷彿變成醜態畢露的荒謬劇。

加深警黑勾結的疑慮

最新的發展,竟然有嫌疑具有江湖背景的人向七警捐獻七百多萬元,有關的撐警組織竟然也照收如儀,把事態推向極醜陋之能事了。只想知道,為了撐七警,為了達到這一次衝擊法治之目的,是否不問代價、也不理好醜,把警隊與警隊主要針對對象之間的界線也完全放開?如果警隊組織公然接受背景有問題的人士捐獻,以後還如何公正執法?如何說服市民警察不偏不倚?也不禁令人擔心,反黑組那些檔案又是否有可能會成為另一組被消失的檔案?

過去幾年,政府與江湖人士勾結的說法甚囂塵上。除了現屆政府上任前的那個小桃源飯局外,2013年8月11日特首梁振英出席天水圍居民大會,場外竟然由江湖中人的門生維持秩序,追打反對派示威者。幾天後,那位江湖人士還公開接受報章專訪,明言最希望見到流血。對於此事,政府最高層及警隊高層至今未發一言。到了去年,爆出橫洲公屋發展計劃中那1.7萬個單位減至只剩四千多,涉及的正是那位江湖人物的利益。在佔領運動期間,旺角佔領區的暴力事件,也可能涉及江湖勢力。就算沒有實質的證據,這些事加起來,再加上近日撐七警而一再被引用的江湖邏輯,難免令市民進一步加深警黑勾結的疑慮。

那些撐警組織及部份警務人員組織置警隊幾十年艱苦建立的專業聲名於不顧,是不識大體也不知分寸,令人失望。警務處長的回應言不及義,也不肯重伸警隊捍衞法治、要求警務人員嚴守紀律及法紀的原則,變相縱容部份警員組織過度情緒化反應,也因此暴露部份警員質素低下,對警隊形象造成十分嚴重的損害。政府高層對此繼續袖手旁觀,任由各路人馬繼續上下其手,更是難辭其咎。幾年之前,警隊仍然是最受市民信任的紀律部隊。到了今天,已敬陪末席。警隊高層如果仍珍惜羽毛,就算需要考慮士氣及警隊部份成員情緒,也應該即時作出相應行動,阻止「撐七警」鬧劇變得更醜陋。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