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SCOOP!》發人深思的第三個定格

廣告
《SCOOP!》發人深思的第三個定格

廣告

SCOOP,在外國稱「獨家」,在今日網絡橫行的年代,聽落有點過氣。

去年日本上映《SCOOP!》,改編自八十年代冷門電視劇《盗写1/250》,當時英文名是Out of Focus,據報道《盗写1/250》是導演大根仁高中一看難忘的電視劇。用八十年代紙媒興起的パパラッチ(狗仔)講今日的新聞界,大根仁沒有Out Focus。開場便開宗名義在預告未來的新聞行業。當中有三幕,值得記者深思。

‖定格1‖

都城靜(福山雅治飾)是中佬狗仔,進入Freelance制攝記,單打獨鬥,專做獨家,新聞逐單計帳。女副總編定子一天竟強迫他帶新人野火,新人第一天便破壞了都城靜的獨家新聞。

都城靜怒氣難消,衝入新聞社,踢櫈直呼副總其名。

「我是Freelance,沒有義務培訓新人的!!!」

日本受網媒KOL衝擊最早是消費雜誌,新聞、文化雜誌很早起用獨立記者買新聞。以前傳媒工業用「制度」培訓新人,新人循序漸進成長。過往用月薪制「捽」記者交獨家故仔,雜誌用拍檔組合形式調查,由高記帶新人學習等等模式已漸漸消失。未來的新聞在Freelance,培訓將會成為業界一大難題。

‖定格2‖

都城靜與新人辛苦影到水着女星的醜聞,報館落閘不出街。事源另一副總編馬場與水着公司關係良好,公司經常提供美女拍封面,最後雜誌決定抽起新聞。

新聞功虧一簣,新人野火看得眼火。都城靜輕描淡寫安撫她:「這是新聞政治,我們只是打工的。」說罷轉身笑淫淫向同事查問最近有沒有好骨場介紹。

公眾寄望記者捍衛新聞自由,記者在辦公室可以做甚麼。只有做下去,或不做下去。幹下去需要勇氣,做好下一單新聞才能抗衡巨人。

‖定格3‖

都城靜在新聞社的樓梯轉角碰到中坑舊同事,已升職到文藝雜誌的舊同事話中帶刺說,雜誌有多個大人物的肖像攝影工作,想帶挈都城靜,都城靜拒絕接job,對方不留情面奚落他:「你還想做中年狗仔嗎?」

都城靜抬高頭笑說:「兩種相片有乜分別?」

帶光環採訪不利新聞,新聞攝影永遠不知下一秒拍到甚麼。有一種攝影師,在快門上的指尖時時刻刻蠢蠢欲動,渴求下一張相片,要爆要好看要有感情,最重要是要真。都城靜有時找到藝人把柄,有時拍到首相繼任人用公帑租酒店爆房,拍出來的作品在社會有天堂與地獄的評價,其落差往往因事件的性質而改變。

「お前は本当に最低ですね! (你真係仆街到冇朋友)」,新人野火不知罵都城靜多少次。這一句過不到自己,最好不要做記者。

網媒當道,仍在紙上論媒體,一點也不舊。Content building在網絡不是King,但在紙本仍然是最低的生存底線,至少在外國仍然是。

不論你是抽副總編定子的電子煙,還是戒了煙,新聞人心中都有一支煙。七警案下午已有裁決,新聞人被無形之軀「拳打腳踢」,欲語無言。

清白?真相?是屬於公眾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