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阿忠甩轆 前助理:「一個錯誤的決定,摧毀了自己半生努力」

阿忠甩轆 前助理:「一個錯誤的決定,摧毀了自己半生努力」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去年10月,作為議會老兵的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放棄主持會議,結果令梁君彥「順利」當選立法會主席。

這條刺,一直留在民主派支持者的心裡。街工內部風波,當然不少。日內街工將進行執委會改選,未來的路如何走下去尚待探究。

那一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梁耀忠2月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強調自己當時只是「傳菜員」,立法會秘書處才是「廚師」。因為根據議會規則,「主席」只可以在有足夠開會人數進行選舉,自己沒有核實資格的權力,所以不可能取消梁君彥的參選資格。

時任梁耀忠議員助理、現已離職的鄭梓沖告訴了我們一個詳盡的版本。他慨嘆梁耀忠因為「一個錯誤的決定,摧毀了自己半生努力」。

鄭梓沖在去年6月成為梁耀忠的助理,負責議會工作。他自言是新手包,「忠辦係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

IMG_0341

當日梁耀忠放棄主持會議,鄭梓沖承認事前功夫做得不足,當時的考慮僅是進行「投票」和有候選人「當選」兩件事,沒有其他的考量。他強調,當時沒有人提過任何建議和行動,包括針對梁君彥的國籍問題。

鄭梓沖指,梁耀忠在會議前一星期曾聯絡人民力量的陳志全,因為對方表示會全面抗爭,希望知道「會怎樣抗爭」,但最後不了了之,他提到阿忠曾明言「唔想民主派趕民主派走」。

2016年10月12日,作為非候選人而又年資最深的議員梁耀忠,根據《議事規則》主持會議。會議進行了兩小時,民主派議員不斷質疑經民聯梁君彥的國籍問題未解決,社民連梁國雄、朱凱廸和毛孟靜多次搶佔台前。鄭梓沖表示,在當日下午三點,已有街工成員建議他作出休會的決定:「我當時有將訊息轉發俾佢,有無睇就唔知,可能開緊會睇唔到。」

結果,梁耀忠選擇離開會議廳,由經民聯石禮謙接任主持,並迅即趕走多名議員,梁君彥順利成為立法會主席。

作為助理,猶如議員的左右手。鄭梓沖坦言,當阿忠離開會議廳已深感不妙,第一個念頭是「大鑊啦」,但不再是自己能處理的層次。

梁耀忠離開會議廳後,有其他民主派議員助理曾要求他「入返去」,因為根據《議事規則》,阿忠一返回會議廳,便會是「主持」。街工不少職員亦趕到立法會,但為時已晚。

在翌日早上六點,鄭梓沖收到梁耀忠的電話,喚他早點回到辦公室。二人翻看立法會《議事規則》,「睇下做錯咗同遺漏咗啲咩」,並一起找秘書處職員。「好慘啦,好多人鬧我呀。」鄭梓沖引述阿忠這樣對秘書處職員說。

早上十點,有街工的成員再次來到辦公室,商討應對計劃,初時定調是梁耀忠「堅守個人原則」,而「受秘書處誤導」較為次要。

一小時後,其他立法會議員加入會議,最後定調是「受秘書處誤導」。「嗰日其實好倉促,所以新聞稿都無印。」

IMG_1727

他解釋,定調不同並不是要諉過於人:「如果秘書話佢知係有權,咁就唔係以暴易暴。」

五個月後的今日重新檢視事件。鄭梓沖仍然認同梁的說法,因為「主持」的確沒有主席的權力,堅持沒有做錯是因為尊重《議事規則》,有責任保持中立及不應濫權。「你如果唔認同他的原則,咁唔洗討論。」

他提到秘書處的誤導是始料不及,加上民主派事前並無協調。鄭梓沖認為要早點令阿忠知道「原來做主席係有啲野可以做」。他相信如果事先收集民主派議員、街工會員和普通市民的意見,效果會有所不同。

不過同樣曾擔任梁耀忠義務助理的阿泰持相反意見,表示「一早對佢死心」,形容當日阿忠作了「無法接受」的錯誤決定。

點解咁灰?阿泰是前街工會員,後來自薦成為梁耀忠的義務議員助理,「但所謂返工其實係唔存在。」他的主要職責是看電郵和準備議員講稿,他稱接手梁耀忠的立法會議員電郵帳戶時,有多達5,000封「未讀郵件」,「見到都嚇一嚇,原來佢真係唔洗睇咗文件先就去開會。」

IMG_1981

直至去年3月,立法會審議《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多名泛民主派議員加入拉布,阿泰自言當時「頂唔順」梁耀忠對拉布的取態及對條文的置諸不理。「我當時已經『常常提醒』,同佢講有樣嘢拉緊布。」他慨嘆梁耀忠連「懶人包」都沒有看過,便去開會「打天才波」。「我話咗,佢遲早有一鑊會柒。」

阿泰當了接近一年的義務議員助理,他表示初時會直接聯絡梁耀忠,但每次都必然嘈交收場,後來唯有透過街工職員轉達意見。「好難同佢溝通,佢成日都唔聽人講。」經過版權修訂條例草案一役,阿泰決定辭職。

在阿忠「主持」會議當日,阿泰身在觀塘,獲悉阿忠打算放棄主持會議的想法,立即坐的士到立法會,打算勸梁耀忠「入返去」,但遲了一步。阿泰形容當日在辦公室追問梁耀忠「點解唔入返去?」梁耀忠對他說:「咁你想我點?」

「諉過他人,唔聽人講,臨陣逃脫,不負責任。」這是阿泰用到的形容詞。

「柒一鑊」當然不是一日之寒,而是與阿忠的路線有關,先社區,後議會,議員是一個身份、一個平台,能提供資源推動地區工作。

IMG_0353

梁耀忠在上屆立法會會期,並沒有專職助理在立法會綜合大樓協助工作,其聘用的助理主力的工作重點在於跟進勞工及工傷個案。對於這條路線取態,阿泰稱「我明,都無可厚非,但現在的政治形勢似乎唔繼續容許。」

在梁耀忠棄主席翌日,民主派議員開記招力撐,社民連梁國雄表示,認識了梁耀忠三十多年,理解梁的性格是軟弱、猶豫,「性格決定命運」。

阿泰認同長毛的說法,指梁耀忠處事方式不夠主動,甚少去信自己加入的事務委員會,「大家都叫為勞工,工聯會都會去信討論啦。」他指自己曾多次要求梁耀忠善用立法會的質詢功能,但不得要領。

阿泰續提到,在2015年發生屋邨鉛水事件期間,曾準備長達1,000字的講稿予梁耀忠,但對方最後沒有採用。「入面mark哂邊段係soundbite ,有曬參考資料,但佢唔用,自己求其講。」

他最感難過的是曾力諫梁耀忠,但卻遭街工內部成員罵個狗血淋頭。阿泰指自己曾在街工會員大會上整理了李卓人、張超雄和梁耀忠在2014到2015年度的發言、出席率、質詢和政策制成簡報,希望能點出梁的不足。「勞工唔夠阿人強,安老傷殘唔夠阿Fer(張超雄)熟,咁點搞呢?」

IMG_9411

街工原定在今年4月至5月期間改選執委會,在發生「棄主持」事件後,梁耀忠辭去執委一職,執委改選將提早在本週日(3月12日)進行。

獨媒曾向梁耀忠查詢作回應事件,但他表示「不想再作回應」。

IMG_0346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