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滷蛋、的士司機、曾偉雄

廣告
滷蛋、的士司機、曾偉雄

廣告

攝:Manson Wong

警務督察協會的網頁「關於我們」分頁內,展示了一段語錄︰

「我有一個夢想:希望有一天社會大眾都能以行動來支持辛苦的警察。當穿著制服的警察開著警車去買便當時,排隊的民眾會禮讓勤務中的警察先買,老闆也會自動的為努力的警員加顆滷蛋,讓她們能夠迅速補充體力繼續為民服務,打擊犯罪。」

~ 葉毓蘭

葉毓蘭不是香港警察,甚至連香港人也不是。她是台灣警政學者,曾任教於中央警大,亦是藍營政治人物。以上的文字,其實來自她 2013 年 8 月一個帖子;另外,她在 2014 年 5 月香港《東方日報》的一篇專欄文章中,也再提一次。兩者內容的大意,都是慨歎軍人、警察等,當身穿制服的時候,往往得不到公眾的體諒,連買個便當(飯盒)都受人議論,於是有感而發,抒發出上文那種對「警民情深」的期盼。

正當台灣處於從威權走向民主的夾縫之間,教授警政理論者對於警民一家親抱有略帶浪漫的想像,不難理解;然而,將同樣的期許套到香港,還要從警隊領導指揮階層的代表口中吐出,即使撇開「七警案」所引發的撕裂爭持不談,恐怕也難免格格不入。

有一個時期,香港警隊上下頗為自己大體上擺脫了七十年代貪污盛行、蛻變為亞洲以至全球警界都堪當楷模的清廉形象而自豪。無疑,警隊從體制到人事、從紀律到程序,都跨越了「華探長」年代,步向專業與操守齊頭並進的時期。基層工人在屋邨長大,很記得從小到大,每逢新春,就算地下雜貨舖的老闆已經拿著「利是」迎向巡邏警員,警員也笑口恭賀然後回絕︰「不了,我們不能收,心領,心領」。我們無法得知這是真誠的自持,還是怕惹禍上身(或者兼而有之?),但社會整體相當認同、讚許警隊這種輕人情重操守的表現。

在這個千禧前的時代,手機未流行、隨街攝錄是不能想像,但怕且沒一個軍裝警察在排隊買飯時膽敢接受市民「禮讓」,卻無礙彼此互相閒談說笑;餐廳大概也不會給警察的叉雞飯自動添一隻髀,這不是不支持他,只是不想他難做。這是一個社會高度認同警隊、但不會將認同體現在物質便宜的年代。警民都會覺得,讓警察接受這些小好處,反而是對警察的不敬。

基層工人毋從考究,警務督察協會是何時開始將葉女士的語錄放上網頁的。如果警隊內「帶兵」的「軍官」們,竟然可以全然不覺「禮讓」與「特權」、「滷蛋」與「賄賂」之間那幼如髮絲的區別,期望社區「禮遇」警察,並以此作為市民「尊重」警察的指標,這裡透露出來的訊息,就是今天警隊管理階層的成員,原來對四十年來警隊、以至整個城市的重生的經歷,毫無認真的反思,完全察覺不到警民互信得以從谷底回升的關鍵所在,卻一味自怨自憐「大眾仇警」,甚至意欲恃著武力與權勢,將歷史拉回四十年前,警隊「不容挑戰」的世代。

基層工人會否想得太遠、太穿鑿附會了?那就看看今天的事實。先從那「敬言仁基金」說起。基層工人要提的,不是已經「懇辭」的三筆捐款,是還沒有「懇辭」的一筆。

有份捐款的「的士司機從業員總會」,是兩個有份指責佔旺示威者阻塞路面、入稟申請禁制令的的士業團體(案件編號︰HCA 2104/2014);另一方面,的士業亦屢屢會就影響他們利益或者生計的運輸政策而慢駛抗議,影響各區的交通。政府已經宣佈計劃引入專營的士計劃,有的士業界人士聲言會動員數以百計的士發起抗爭行動云云。

的士業慢駛阻路,自然為難了警察,他們需要管制交通、疏導車流,必要時更可能要引用道路交通或遊行集會的法例,禁止的士業進一步升級的行動,甚至需要採取行動對付違反法律的司機。如果的士司機的捐款最終沒有「懇辭」,由個別警察、家屬或者警隊旗下基金接收,公眾還可能信任警隊會公正持平地執法,以專業原則平衡示威司機和其他駕駛人士的利益嗎?恐怕極難。困在車龍的司機、乘客,大概只會想到,因為的士司機們「泵了水」,所以驅散佔領示威者所用的警棍、胡椒噴霧、八十七枚催淚彈,以至暗角拳腳,絕不會施用在的士司機身上。

說起運輸業,除了的士,還有巴士。九巴母公司向前警務處處長曾偉雄開出每年酬金五十萬元的條件,邀請曾加盟成為獨立非執董。二零一五年退休、二零一六年以年薪百萬加入蔣元秋家族集團任職、二零一七年又申請出任九巴母公司要職,還未算本身已經正收取每年近百萬元公務員長俸,這算不算是「貪得無厭」,自有公論。

問題是,相比起震雄,載通國際以至集團龍頭業務九巴,無疑是與警務處打交道機會頻繁得多的企業。除了在運輸政策和日常交通安排方面不停與警隊有來往,九巴作為面向大眾的公用事業、載通本身亦為上市公司,前線服務、企業管治,在在牽涉大量或繁或簡的法例與合規事宜,會有執法機關的參與或必要時的介入。執法機關的退休首長,居然可以在申領公帑長俸的同時,為將來走入這所公用事業集團出任高職肥缺作籌謀,這簡直是比「敬言仁」轉達的士業「心意」予警隊,更破壞警隊成員清廉自持的形象了。

警民關係有否重復舊觀的可能,基層工人無從預測。只是,面對督察們一個「滷蛋」的期盼、撐警團體代表的士司機輸送的「捐獻」,還有前一哥的「生涯規劃」,公民社會實在很難不加以警惕;而這一切帶給大眾的信息,警隊上下更是不得不加以明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