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別讓提問消失在白色恐佈遊花園中

廣告
別讓提問消失在白色恐佈遊花園中

廣告

不知林鄭月娥是真正「離地」還是想混淆視聽,在教協主辦、首次三位候選人同場的特首論壇上,竟捧出「白色恐佈」來形容影星蕭芳芳因為她拍宣傳片惹來網上負面批評,更自言是「受害者」,指這種「白色恐佈在香港社會不能接受」。「你作為吹哨者,有咩不公義就攞出來講囉,我們是法治的社會,有很多申訴的途徑,公道一定會得到彰顯的。」她說。

但就是以一句「白色恐佈」,林鄭成功地把焦點「遊花園」帶離了原本的問題,轉移了視線。

原提問者是自稱「吹哨者」(whistle blower)的高教界選委、高等教育誠信關注組召集人王凱峰,他指近日港大校委會通過嚴懲「吹哨者」,加上特首梁振英控告立法會議員,擔心這種「白色恐佈」蔓延全港,以她,擔心在她治下的香港會變成「一言堂」,他其實是在問在今日這種政治氣候下一個重要的問題:如何保護「吹哨者」。

王更質疑,林鄭在有關取消特首必然兼任大學校監制度方面,對管治報告中「要求取消特首必然兼任校監」無視,只引用港大校務委員會檢討大學管治的三人小組中,由前法官阮雲道撰寫、反對改變特首任校監制度的「附錄」,屬選擇性引述。

結果理所當然地,「白色恐佈」成為網上、報章譏諷的重點,嘲笑她不理解這名詞的含意,不知林鄭是真不知,還是借意混淆視聽,她完全沒有回應原題,而曾俊華亦輕易「入位」去「以正視聽」,重申言論自由的重要,但也沒有正面回應原提問。

2

「頭先我聽到Carrie(林鄭月娥)講(白色恐佈),我又唔係好同意。網上留言,唔係白色恐佈來嫁!」曾俊華是最後一位回答這條問題,當他語畢,台下的教育界人士立刻拍手叫好。「其實最近發生好多事情 — 大家都知道是什麼事情,那些才是白色恐佈。」台下觀眾又鼓掌起來。他所說的,或是最近特首梁振英竟就立法會議員梁繼昌有關UGL的言論,入稟控告誹謗。

「網上的留言,很多時是真心的回應,很多年青人看到一些事情,他們覺得要表達自己的意見,就在網上寫出來,他們不是去追擊什麼人。若我們『㩒住』這些事情,這些才是白色恐佈。」他說。然後第三次掌聲嚮起。

「言論自由是我們的核心價值,各個地方也有不同的表達。我也多次說過,很喜歡”Simon & Garfunkel” 的那首《The Sound of Silence》,入面有一句"The words of the prophets are written on the subway walls”。我們的地鐵是乾淨的,(所以)我們看不到。我們的"subway walls”就是我們的網來的,我們在網上看到很見有智慧的說話、要留意這些,才能真正看到年青年的心境如何。很多人未必可以在報章上發表文章,他們就在網上留言讓大家看見、希望大家留心這方面。」

唯一有直接回應問題的,是胡國興法官。「我覺得應該立法保護『吹哨者』。因為如果『吹哨者』把真話說了出來,會有『白色恐佈』或受到不言而諭的恐嚇,可能失去工作等等的待遇,是認真不公道的。我是贊成立法的。」他說。

胡官又談及,日前在記協論壇多次提及的「檔案法」。「譬如檔案法就一定要立的,不要等人地話,『點解咁決定呀?唔知、無記錄啊。』咁都走得甩?唔得既、唔得既。」他沉聲低頭語畢,全場鼓掌。

在「特首跑馬仔」尚餘兩周,公眾的視線聚焦在各候選人在論壇上的言論,很多時或輕易流於「食花生」,模糊了焦點議題和被帶「遊花園」。保護「吹哨者」法案和「檔案法」均是重要議題,關於前者的例子有,近日港大擬收緊涉及「吹哨者」程序加入條文,若裁定告密者出於惡意及沒有足夠證據下投訴,告密者會被懲罰甚至解除職務。有關後者的例子,則有在橫洲發展爭議上,即使政府承認四次與地區人士「摸底」,但竟稱最關鍵的第三次會面「沒有記錄」。

畢竟所謂「特首跑馬仔」只是個小圈子選舉遊戲,你和我也沒有機會投票,當離實現普選的一天尚遠時,至少我們可以做的,是聚精會神去留心「候選人」的一言一行,和如何回應選委提問的議題。三位候選人中將有一位成為帶領香港的特首,其餘兩位亦或不會歸園田居,無論未來會在什麼位置上,不知他們仍會聽到在”subway walls”上所寫的"The sound of silence"嗎?

3

有趣的一幕:過往數次當三人同場應傳媒要求合照時,林鄭都是主動站在中間,交叉與二人握手。今次拍過握手後,胡官主動把手伸向曾俊華,薯片叔有點愣然但也笑著牽起胡官的手,形成如幼兒園「好朋友握握手」的一幕。台下觀眾全舉起手機拍攝,連在台上兩旁的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左)和教協會長馮偉華(右)也笑著鼓掌起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