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生活

《共助》:以輕鬆手法看待南北韓問題

《共助》:以輕鬆手法看待南北韓問題
廣告

廣告

過去韓國本地製作的電影,有不少均以南北韓作為題材,如2000年李英愛主演的《JSA安全地帶》去到近年金基德導演的《網》。隨著南北韓關係由略見緩和到緊張,連繫到南北韓的作品都成為炙手可熱的電影,最近票房報捷的《共助》亦是南北韓作為故事主線,卻以輕鬆有趣手法去帶出這問題,並值得我們的留意及研究。

《共助》由玄彬及柳海真主演,講述為追查脫北犯罪組織在南韓的行蹤,而南北韓刑警部門進行一次秘密合作追擊該組織的故事。正當南北韓這議題會讓某些不關心韓國政治的「哈韓族」嫌棄的時候,這部電影卻以搞笑有趣並附帶緊張的手法去讓觀眾了解更多南北韓議題。

最經常直接了解到的,正是南北韓的文化差異,不過對白之間沒有刻意抬高南韓而貶低北韓,反而在玄彬及柳海真爭吵時,相互批評對方國家的不是。在開頭,柳海真為了追蹤玄彬的行蹤,以「刑警的標誌」作招徠,為他安裝電子腳鏈,正當玄彬反駁是GPS追蹤器時,他卻只能有些微作用而蒙混過去,這一幕亦是在嘲諷北韓對於電子儀器的禁絕,令北韓人不懂現今的智能技術。但在之前,有一幕是指示玄彬的北韓刑警首長給了他一部智能手機,說是南韓人的重要工具——「他們的槍可以搶,但電話不能搶」,亦在諷刺南韓人過份依賴智能科技的一面。另外飾演南韓刑警的柳海真亦曾取笑北韓的饑荒問題嚴重,而玄彬亦反駁說:「北韓至少窮得平等,不像你們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從三幕對白中看到,導演和編劇並沒有刻意為自身國家與北韓情況作出道德批判,反而在以「同一個民族」為信任的秘密任務為基礎下,去反思兩個朝鮮民族之間的文化矛盾。另外,除了對白滲透這語言外,小動作等細節亦能反映文化差異的議題,所以這一點值得稱讚。

選角上,亦是出色及有突破的地方。由歷史遺留下來的南北韓問題上,南韓的主流思想固然是畏懼北韓的獨裁政治,及共產主義的擴張。所以當電影或電視劇涉及南北韓題材時,固然有一個框框逃不出——踩低別人抬高自己。以往飾演來自北韓的角色或者會選到樣貌身材不突出的演員,最近的例子就是金基德導演《網》中的柳承範等,而這次卻來個大反轉,找來擁有高大,及帥氣的演員玄彬飾演北韓的刑警;南韓刑警卻找來樣貌不突出的柳海真。這些突破不但打破以往貶低北韓的製作框架,加上故事的發展,反而留下一個議題讓觀眾反思南北韓的關係,而且不跟隨主流思想的提倡亦於選角中成功做到。

此電影第二大亮點,就是南北韓的秘密合作。自韓戰至今仍處於分裂狀態下的朝鮮半島,究竟現實中會否存在秘密同盟這可能性呢?當研究分裂後的雙方關係,其實不能抹殺其可能性,但當然不能說可能性高,只能說始終仍處於未知之數。在90年代,前總統金大中曾對朝鮮半島關係實行「陽光政策」,提出民族統一三階段方案,其後更與北韓前領導人金正日進行雙邊會談,發表自主解決統一問題、雙邊交流的《南北共同宣言》。這政策在繼任的盧武鉉政府亦得到維持。但自保守派李明博上任總統以及朴槿惠起,南北韓的關係亦不斷緊張,因為兩個政府都分別強硬地要求北韓放棄核武。雖然朴槿惠有進行協商或信任工程,但依然無補於事。而在現今的緊張關係下,似乎電影出現的秘密合作,有機會只能在創作中出現。而朴槿惠下台後,繼任政府會如何處理南北韓問題,亦能從這電影中得到反思及啟發,例如針對北韓的薩德導彈系統,核問題等。

此電影的出色地方在於搞笑之中,亦能細緻處理南北韓問題的論述,而且不刻意像以前般抬高自己的品質,而貶低北韓。另外,當中涉及的緊湊劇情亦發展得不錯,不但能娛樂觀眾,亦讓觀眾能帶著南北韓問題的反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