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向聽障人仕嗌咪

廣告
向聽障人仕嗌咪

廣告

跟一個懂手語的朋友A食飯,他說甚麼,每次也無法相信。因為他每次的控訴實在太荒謬。

新年前後,他陪同一位聽障人仕去屯門醫院的聽力中心驗耳。聽力中心位於日間醫療中心7樓,同層是耳鼻喉科診所及言語治療部。

「有冇搞錯,個姑娘嗌名,咁我埋去應咗先,個姑娘竟然大聲話:『唔係嗌你啊,你又不是XXX』。」

朋友A說當時怒上心頭,在診所再難堪也要回敬姑娘兩句:「這裡是聽力中心,幾多人是聽不清楚,甚至係聽唔到,你嗌咪,聾人根本聽唔到啊。」朋友A建議,醫院就算沒有即場的手語翻譯,也應該安裝數字輪籌的儀器,讓聽障人仕透過螢幕根據數字,到指定的診室應診。

聽罷,我不相信。入這個門口的病人,不論是天生或是後天,聽力有不同程度的障礙,一間醫院怎會向聽障人仕嗌咪。

我選擇平日早上,親身到聽力中心視察一會。朋友說全部病人是由護士服務台喊全名是事實。不過,如果細心觀察7樓的佈局,可推測醫護人員其實知悉問題所在。

醫院在病人分流上是稱職的。病人按指定的時間分批應診,每小時分一批。早到的病人先在門前座椅輪候,由一位非護士的職員分流。她會向病人詢問你是哪時段的病人,最重要問病人:「有沒有家屬陪同?」

早上9時45分,門前已排了二十至三十位病人,當中不乏聽力有問題的長者,等候10時登記。經過女職員第一輪的門外分流,護士大概偵測到哪個病人聽力有嚴重問題,而需要「特別照顧」的病人有沒有人陪診。

我目睹由孫女陪同的婆婆,她診症後,孫女走向護士服務台留言,應該還有病情的事查詢。婆婆以為孫女走了,她按升降機走人之際,盡責的女職員提高聲線向婆婆說:「你孫女仲喺裡面啊。」之後孫女匆忙跑到升降機前,握着婆婆的手:「我咪話入去有嘢講囉。」

觀察整個應診流程,會發現醫管局在聽力中心在設計上有一個預設―「有家屬協助聽障人仕應診」。因此,縱然安裝三部電視機播無線,也不設電子數字輪籌。

我再問朋友,你究竟嬲乜?

「點解政府假設聾人要有人陪診,明明設備可以解決佢哋嘅問題!?」

他當天陪同的聽障人仕,左耳聽力全失,右耳聽力90,正面跟他/她說話,會比較恰當。作為公共設施,向聽障人仕嗌咪,其實是政府對他們的一種態度。

(註: 早前聽障人仕因警署沒有手語翻譯而被困青山醫院七天的新聞,教人心痛,警方可以透過網址,聯絡50名專業的手語翻譯員,防止同類事件發生)

相關連結:
一些人一些事【被剥奪的手語權】
【獨立媒體】 聾人被困七天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