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政經

林鄭的精彩演繹:公關災難,由口製造

林鄭的精彩演繹:公關災難,由口製造
廣告

廣告

說時遲那時快,那齣狗血亂灑、恥笑至極的特首選舉長篇連續劇差不多來到尾聲,但三人的舌戰、明鬥暗踩的新聞卻駱驛不絕。而最近的特首選舉辯論,更像是在「食花生」般看三人如何明爭暗鬥,但當中林鄭的表現很像在訓練我(甚至香港人)的情緒智商,因為由她口中製造的,只是一波波的公關災難。

CY 2.0也許在辯論中再次在林鄭口中表露無遺,僵硬的笑容、官腔式回答成了她的特色。只可惜,在我眼中,只是延續梁振英的語言偽術。她被觀眾問到現今民意大多不希望她當選,如果與大部分民意相違背,會怎樣做。而她則施展所謂「親民」的技倆,說會接受大多數香港人的意見,甚至沒法再做特首時會辭職。辭職論一出,不少網民紛紛表示現在已經想她棄選。不過最大問題的,是語言偽術。

首先,民意在現今香港真的很具力量是一個問題,在中聯辦及北京不斷干預香港內政的氛圍下,立法會亦繼續被建制派控制,假如有不少民眾為倒林鄭而走上街頭,究竟她會否真的正視其民意?我認為在她的行為表現上,這只是假裝。其後還取笑曾俊華的民望不夠她,她的民意超越他3%。

很老實說,數據來自建制背景的香港政研會不在話下,其他民意調查均顯示她的民望低於曾俊華。不但以偏概全,還不肯承認自己只得建制民眾(我不想再用「藍絲」一詞稱呼他們)支持。這些行為與大公文匯報翌日出的頭條說她「氣勢強過曾俊華」,「言之有物」等粉飾太平、自我安慰的行為沒什麼差別。取悅建制派及...藍絲,還不是CY的化身?

林鄭在選舉論壇第二大特色,就是「鬼拍後尾枕」。顧名思義,就是不打自招,把真話逆著本意而出。曾俊華試圖叫林鄭反思為什麼被稱為CY 2.0, 可惜她卻答非所問,並以為自己在搞笑,說因為CY 1.0不選,當她為發洩形象。不但加深其離地形象,更不打自招地默認這標籤。這失誤不在話下,其後被略展疲態的胡官攻擊林鄭的「港人首置上車盤」的房屋政策是抄襲,但林鄭卻彈了一句「可能英雄所見略同」。留意回推出政綱時間,以及此話語的意思,其實胡官的指控有機會成立,令林鄭「鬼拍後尾枕」。

胡官最先推出政綱,而林鄭在2月尾才推出全份政綱;另外,英雄所見略同這句話,是在表達了相同意見的語境下才出的,表示讚同雙方有著同樣意見。而她加上「可能」則是在堅持自己可能與胡官的政綱不一樣,但事實放於眼前,這政策是胡官推在先,而林鄭亦有著一模一樣的政綱。胡官雖有疲態,但我認為這攻擊亦尚算成功,顯露了林鄭的砌詞狡辯。

林鄭的其一弱點,在西九建故宮博物館這議題。固然胡官亦抓緊了機會攻擊她為何沒有諮詢,並「自把自為」在西九上建故宮博物館。林鄭卻反駁說非常重視公眾的參與。顯然,林鄭是在自打嘴巴,並再一次製造公關災難。首先,胡官是在詢問為何越過了立法程序去推行這計劃,而不是只聚焦於公眾部分,但她卻沒有回應這一部分,反而使人更懷疑當中「黑箱作業」的成份越演越真,連自圓其說的功夫都不做,這未免太把此事的弱點表露無遺了吧。

另外,林鄭混淆了「公眾諮詢」及「公眾參與」的概念。公眾諮詢的主導者是政府,是政府向公眾為一項政策進行諮詢,是由上而下的行動,並須跟隨政府的諮詢活動的框架而進行;而公眾參與則是為政府的行動主動作出質詢、提交方案、請願等,是由下而上的方向進行。林鄭不但對這方面「不熟書」,而且更充分展現了西九故宮博物館時所進行的諮詢,是為做而做,並且與現今香港所追求的「民主」進程相違背。當中諮詢不但沒有詢問公眾對於建館的意願,而且只就當中細節進行諮詢。不但沒有對公眾的理解的互動過程充分展開,而且令其諮詢過程成為了「為程序而做」的表面功夫。林鄭對於此爭議的回應,可謂強差人意,並再一次為西九爭議製造公關災難,充分呈現其有法不依的可能性。

回顧入閘前的林鄭,她的公關手段若放在品牌上,恐怕不足一年已經「光榮結業」。入閘前去便利店買廁紙、地鐵不懂用八達通,還以大陸電視台節目為例嘲諷香港電台的製作落後,而且誤解「白色恐怖」的意思。她與關公可謂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因為關公常被她召喚。只可惜她那爛透的選舉工程,仍得到建制派或建制民眾的無限量支持。真的失笑,「死雞撐飯蓋」,還是「聖旨的呼召」,耐人尋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