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雨過天晴︰陳志雲案的十件事

廣告
雨過天晴︰陳志雲案的十件事

廣告

1. 案件 2010 年移交區院公訴時,陳志雲連同經理人公司董事叢培崑和無線 marketing 主管陳永蓀,一共就三宗事件(奧海城倒數志雲飯局、新濠天地翡翠歌星賀台慶,以及新書發佈會名星撐場)面對五項控罪,原審時裁定全部控罪不成立,而律政司一直只針對志雲飯局一事緊咬上訴,其餘兩事的無罪裁決則已經定讞。

2. 律政司兩度以「案件呈述」的方式提出上訴 (appeal by way of case stated),這是指如果刑事案件由單一法官(或裁判官)主審並裁定無罪釋放,控方一般不可嘗試提出新證據推翻無罪裁決,而是要在申請上訴時,要求原審法官撰寫有關案情及法律觀點的「案件呈述」,交由上級法院判斷原審所作的事實裁決以及法律觀點的詮釋,是否有錯。

3. 控辯雙方纏訟七年的爭議關鍵,是奧海城倒數環節加插「志雲飯局」,陳志雲從環節中獲得十一萬元報酬,這演出是否構成《防止賄賂條例》第9(1)(a)條下「與主事人事務或業務有關」(in relation to his Principal's affairs or business);如果有關,陳志雲收款的舉動,又是否適用「合法權限 (lawful authority)」或「合理辯解 (reasonable excuse)」的抗辯。

4. 根據案件證供,倒數中加插志雲飯局,是奧海城及無線的意念,而不是陳志雲最先提出;另一方面,奧海城在決定節目內容前,已經與無線確定向電視台支付贊助費的數目(即一百三十萬元),而數目並沒有因加插環節而改變。

5. 案中證據所見,奧海城沒有要求無線要負責請出陳志雲(和飯局嘉賓黎耀祥),作為支付一百三十萬元贊助的條件。奧海城的理解是,既然無線沒有責任邀請二人,那麼二人出場的接洽和酬金,就會由商場自行負責。

6. 倒數連同飯局,由無線製作及直播;從證人供詞所見,李寶安說直到節目「出街」前,仍不知道有陳志雲參演飯局環節,但何麗全、樂小姐等高層均知情;無線事前所不知的,是陳志雲透過經理人跟商場簽了約,而按約收到的十一萬元酬金,事前沒有取得無線同意。

7. 就「取酬演出飯局」是否跟無線「有關」這一點,上訴庭認為,陳志雲本身是無線僱員,志雲飯局的成功不能脫離與無線的關係,所以陳志雲參演飯局,必然是第九條下「與主事人有關」的行為。但原審法官與終審庭(大多數,鄧國楨 PJ 除外)則認定,第九條的正確詮釋,應參照樞密院在廉政專員對 v Ch’ng Poh 案 [1997] HKLRD 652 的判例,將禁制的行為嚴格限定在「會影響 (influence or affect) 主事人的業務,會牽涉其主事人,並以主事人為針對 (aimed at) 的對象」;而且「針對」一詞所指的,應是「『顛覆 (subverts) 』主事人與代理人之間的誠信關係,進而損害主事人利益」,才應視作第九條下的「與主事人有關」而不能為之取酬的行為。

8. 假定「演出飯局」算是「與主事人有關」,陳志雲收款能否以「合理辯解」免受刑責?上訴庭認為,要構成「合理辯解」,陳志雲起碼得證明,他過往曾經就類似於這次事件的外間工作情況,向上司申請取酬的許可並獲批准,而不知何故這次偏偏不准;而且上司同意收款,亦必須充分了解情況,但明顯陳志雲沒有讓上司李寶安得知所有情況(包括酬金數目)。然而,終審庭唯一認為「飯局」「與主事人有關」的鄧國楨 PJ,則同意原審法官的裁定,即既然無線亦同意加插「飯局」並安排製作,而無線其他高層一方面知道陳志雲會參演,另一方面又不負起邀約陳志雲之責,無線沒有理由期望陳志雲會不收款而去奧海城;而就第九條的法律要求而言,陳志雲並沒有責任要告知無線他收了多少錢。

9. 前無線總經理陳禎祥在原審時,是控方的證人,就陳志雲向上司申請外間工作的問題作供;但在區院「被下令」裁定陳志雲罪名成立後,陳禎祥是有份為陳志雲撰寫求情信的前上司之一,更力證陳志雲的品格誠信,不認同他會存心以身試法以圖私利。

10. 區院「被下令」裁定罪成後,控方一度提出兩項《防賄條例》下的申請,包括要求將十一萬元款項「歸還」無線,以及一項從未在其他案件提出的申請︰禁止陳志雲以臨時或永久、有酬或無酬方式受僱或繼續受僱。兩項申請皆不獲批,法官更斥責控方的禁職申請「完全不是從社會和公衆利益方面出發,本席深表失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