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沒有忘記Raidas

廣告
沒有忘記Raidas

廣告

圖:蘋果日報

最近太極和達明頻頻曝光,前者升呢奪得金針獎、上埋什麼「經典50強」;後者繼續有心有力開三十一週年concert,其實要數到上世紀80年代的樂隊熱潮,在我心中有四大樂隊,這是純以受歡迎程度和我個人喜愛程度來說的,分別是太極、達明一派、Beyond、Raidas。

前三隊應該不用再介紹了,但Raidas呢?稍為遲一點出世者,可能已摸不著頭腦,但其實這個組合的各方面並不低於其餘三隊。

就如達明一派,Raidas也是二人電子組合,主要是一歌手加一樂手/創作人,band仔味道較淡,音樂方面,達明主攻英倫迷幻,Raidas則主力歐陸式的流行電子,如果你知道或聽過德國組合Modern Talking的《Brother Louie》你就會知道Raidas所走的路線。

由於夠Pop,憑參加1986年亞太區流行歌曲創作大賽而出道的Raidas很快就突圍而出。他們的參賽歌是《吸煙的女人》,得亞軍,負於倫永亮主唱的《歌詞》。在八十年中葉,有一個流行文化現象,就是一眾貨車司機們很喜歡炫耀自己的汽車音響,行車時常把音量較至極高,引來旁人傲視,他們選播的歌曲也成為另類流行指標。也許Raidas的歌曲鼓beat夠重、有霸氣、特別「好焚」,也成為司機大佬的試機熱門歌。

80年代的band壇熱潮,造就了平台給幾位新晉填詞人,以新穎的手法和題材發表作品,而詞人的作品也反過來幫助樂隊的歌曲更添新鮮感,例如太極有因葵、Beyond有劉卓輝、達明有陳少琪等。如果將詞人的角色比喻為樂隊之間的軍備競賽,那麼Raidas就擁有一支核彈頭 ~ 林夕。當然,那時夕爺還不是夕爺,筆法還未老練,技術尚未到頂尖,但多變的表達手法和題材已夠耳目一新,以Raidas的高峰之作《傳說》為例,可能是第一首中文電子作品以文言文和白話文交替入詞,配合重型電子加中樂嗩吶的編曲,大玩時空穿梭,令人聽得好過癮,可說比玩電子中國風的周杰倫先行超過十年。

Raidas的重型電音在80年代中期很hit,《吸煙的女人》、《某月某日》、《傳說》、《沒有路人的都市》等,醒神的編曲和混音的確令人精神一振。未聽過的話,只要上Youtube就可找到。

而十分有趣的,是在電子風格之外的Raidas,是非常之唔電子,當中最紅的兩首Ballad是《別人的歌》和《傾心》。

《別人的歌》由於題材特別,是酒廊歌手的心聲自白(其實連「酒廊歌手」這職業也早被送入歷史了),當年引起不少討論,但歌曲的格局其實頗為保守,至於《傾心》,完全是一首通俗情歌,可以給任何一位歌手演繹,例如為《傾心》填詞的黃凱芹(筆名若愚,是唯一不是林夕填詞的Raidas作品),我沒有不屑這類情歌,我覺得《傾心》好好聽,是一眾「溝唔到女嘅可憐蟲」治癒之歌,但一隊電子組合有另一批完全主流化的作品,是一個比較罕見的例子。風格是否必需要堅持?大唱Ballad究竟會殺死自己風格,抑或吸引更多人注意自己的風格?沒完沒了的討論。

為什麼一隊這麼紅的樂隊,到今日竟接近消聲匿跡?事實上,Raidas出版過一張EP兩張大碟後,兩年多的時間,「好地地」就解散。我聽過一個傳說,是因為其中有成員簽下個人發展合約,以至Raidas未能繼續下去。近年二人偶爾會在一些慈善節目中重逢,其中主音陳德璋還頗活躍於民歌界,而負責音樂的黃耀光已成為瑜伽導師。未聽過Raidas,不妨當新Band一聽;如果跟我一樣,經歷過80年代香港和香港樂壇的無限風光,就只能懷緬一下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