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消失的檔案

廣告
消失的檔案

廣告

中大邵逸夫堂整個劇院,樓上樓下座位近1500。博群電影節首播紀錄片《消失的檔案》,觀眾來自四方八面,有年輕學生,有像我一樣的中年人,也有拄著拐杖七老八十的長者,老中青坐滿了全個劇院。五十年前六七暴動的歷史早已塵封,不少人都記憶模糊,但這段被視為香港發展的分水嶺,影響深遠的本土史,仍然引起有心人的莫大興趣。

資深紀錄片製作人羅恩惠是我的朋友,她窮四年半的時間和精力,幾乎抛開一切,嘔心瀝血,找回消失的檔案,訪問當事人,把香港重要的歷史還原,箇中的艱困、辛酸,需要的毅力、勇氣,全力的投入、付出,教我這個傳媒人深深折服。羅恩惠拍攝紀錄片的心路歷程,足以另寫一章。

今天是所謂後真相時代,我不希望這種論述,變成模糊甚至歪曲歷史的藉口。歷史真相只有一個,不同人不同經歷,不同政治立場,都會對他們親歷的歷史,有截然不同的演繹,甚至為眼前利益和需要,肆意扭曲史實,把黑說成白,把錯說成對。

觀眾當中,有不少是六七暴動的參與者,這段經歷,纏擾他們大半人生。據我了解,不少前線參與者,特別是稱為YP仔的青少年犯,對當年影響一生禍及家人的遭遇,至今仍忿忿不平。他們在多年前已成立組織,透過活動和遊說,謀求平反,甚至要洗脫刑事案底。

不少YP仔都在「愛國學校」讀書,響應號召,只是派派傳單,喊喊口號,甚至路過被截停,從書包搜出證物,就馬上被捕被打被判重刑。他們都是六七暴的受害者,即使不是完全無辜,也不應受到如此嚴厲的懲罰,一生背負著暴徒的負面標籤。

年少無知的YP仔,真的是純粹受害者嗎?我要問的是,沒有左派工人學生的投入參與,左派群眾的熱烈嚮應,這場暴動,會搞到這種地步嗎?如果我們立體地看待這段歷史,他們既是受害者,更是加害者,他們可能受到蒙騙參與暴動,更是蒙騙者的幫凶。

五十年前暴動的責任,釐清了嗎?六七暴動的真相,還原了嗎?當年參與暴動,今天坐上高位的左派權貴,對暴動的經歷諱莫如深。要求平反脫罪的YP仔,應該問問你當年的領導。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