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教育

從「扮死曱甴遊戲」講起:評導航中心領袖訓練營

從「扮死曱甴遊戲」講起:評導航中心領袖訓練營
廣告

廣告

有學生投訴被導師侮辱是曱甴,盧錦昌指這是「扮死曱甴遊戲」,我搞了二十年訓練營,這「扮死曱甴遊戲」也有玩過,不過玩法有點不同。盧的版本是:任務失敗,就要扮死曱甴,理由相信是:「做得唔好係有少少苦要捱吓」。我的版本卻是:任務進展不順利,如果學生不想承認失敗,要重新來過,就要全隊一起扮死曱甴。我從不擔心學生會感覺受辱,因為他們有得選擇:(1)承認失敗、或者(2)全隊一起扮死曱甴;還有,我每一次都自己扮死曱甴給他們看。

理由是:如果要短時間內營造團隊精神,或者營造「我們是一伙的」的感覺,最好就是大家一起完成一件事,或者一起做一件傻事,重點是要全隊一齊做,不能夠讓個別學生「可以唔扮,坐埋側邊」。一次共同的成功經驗,或者一次共同的低能經驗,是建立團隊最便捷的途徑。我的「扮死曱甴遊戲」,玩過很多次,後來就沒有再玩了,這卻不是因為有學生投訴,而是因為我的同事不肯在學生面前扮死曱甴。其實我個人覺得,這個遊戲非常好玩,十分低能惹笑,他們不肯玩,我猜是由於他們的智商比我高,享受不到當中的樂趣。

我的訓練,不是要學生知道「做得唔好係有少少苦要捱吓」,而是要學生思考,思考抉擇的後果,思考成功的因素,思考失敗的原因,我要他們表達自己的想法,分享自己的感受。要做到這些,就必須要有一個安全的環境,一個互相尊重和信任的氛圍,讓學生可以放心表達意見,不必擔心被責罰,可以放心講出感受,不必擔心被看扁。導師要做的,是引導,是鼓勵,是以命影響生命。不是責備。

盧批評現今學生「自以為是,玻璃心」,他認為自己的訓練方法沒有問題,因為,「...保良局總理肯投資落嚟... 佢哋畀好多錢落嚟」。我猜他並不是要告訴我們,他已經賺了很多錢,所以就沒有問題吧?應該不是的,他的意思應該是保良局總理認同他的訓練方法,還有很多老師、家長都認同他的方法,但是有一點他沒有提:有沒有學生認同他的方法?

在一篇相關報道中,估計「導航中心」(盧錦昌為負責人)提供的訓練營,佔全港同類訓練課程約百分之七十,每年入營的學員高達二萬人。作為一門生意,導航中心的訓練營可說非常之成功。不過,如果訓練營的目標是要「呢代年輕人生命力強啲」、是協助年輕人成長,是不是可以忽略學生的意見呢?如果學生在接受訓練前是一群「玻璃心」孩子,接受訓練之後,只覺得受辱、像當完奴隸一樣,而當他們表達這些感受出來,卻又被認為是心靈太過脆弱的表現,那麼,這個訓練營到底有沒有成效?。在接受訓練前是「玻璃心」,訓練後也是「玻璃心」,前後都是一樣,這種訓練還有什麼價值可言?

不過,我想經濟價值是有的,還很「和味」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