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各家自掃門前雪

廣告
各家自掃門前雪

廣告

圖片來自互聯網

與同行有以下一席對話。

同行表示正在港大修讀的課程如此這般不合理,行政部麻煩,好的教授都退休或轉到其他國家大學任教等等。我嘆了一句:「港大百年基業,被政治因素毁於一旦。」

之後,同行說到曾經有一日,正在港大的圖書館裡做功課,但外面聚集了一班黃之鋒等示威者,在圖書館外用擴音器高叫,要裡面的人不要獨善其身,要出來和他們一起抗爭。我問是關於抗爭什麼,對方似乎沒有關注,只說句「政改果啲掛」。

同行越說越生氣,越說越大聲,表示示威者有他們示威的權利,但自己也有在圖書館做功課的權利,於是聯絡保安員「趕佢地走」。

由於政治立場在行內是一忌,為保飯碗不能時刻高調表態,用平和語氣說其實這班示威的年輕人他們也是大學生,他們也要讀書,也要做功課,為什麼他們要把時間花在示威之上?

同行一句:「佢地無聊囉!」(當下想車佢一把再伸佢出馬路!)

我仍然是那種語氣,「你可以不同意他們的示威方法,甚致不同意他們示威的原因,但我覺得,可以了解多點他們這樣做的原因。」

同行是國外回流第二代,早有外國公民身份,並決定暑假後回去定居,原因是不想下一代在香港成長。

我口裡也常嚷著要移民,只差前提「中六合彩三五千萬」。我的心情是茅盾的,一方面我看到社會沉淪的痛心,另一方面我其實不相信有生之年這種腐化會有所改善。離開,似乎是最簡單的方法。

早前,在市集遇到年齡相若的檔主,閒談之間,這位手作女孩說了一句:「但係如果愛呢個地方嘅人都搬走晒,咁呢個地方咪重無得救?」

同日,授課時談到「知識份子」、「各家自掃門前雪」、「人情冷漠」等等內容,更讓我想起這位同行。

西史不熟,但中史所讀到的每個朝代興衰,都和「知識份子」有關,最關心時局的,往往也是知識份子。可是身邊所認識的知識份子,許許多多都令我感到心寒。如這位認為示威人士是「佢地無聊」的教育工作者。政治意見、立場可以人人不同,但至少,請認真的了解一下,社會正在發生什麼事。

下班的時候,看到墳場新聞的這一段⋯⋯

//有不少人會說英國治港時也有腐敗處,英國人可能曾經中飽私囊。但我們在那個七八九十年代,念好書、考好試,在社會就不用靠人事會找到崗位。那個年月,我們知道遊戲規矩,雖然未必是最美好的年月,但那個年月,卻是一個相對公平的世界。

中國被共匪赤化六十餘年,斯文零落,慘不堪言。今日的中國人,多半就是那些數典忘祖、自拆祖墳的人;再不是,就是那些工於私鬥、怯於行善的人。

被赤化的中國人治港,目下就只餘人治。攀關係、走後門、多重標準,這些華人的習性,通通都在官場出現。一個個的馬房、一宗宗任用私人,奸貪殘佞,罄竹難書。這個社會的腐敗,就敗在中國人的習性侵蝕制度。//《屍觀點:中國人治不好香港》

作者FB
作者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