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鬍鬚靠識 Do 奶媽靠 Take Two

廣告
鬍鬚靠識 Do 奶媽靠 Take Two

廣告

特首選舉論壇已全數完結,筆者與大部分香港人一樣,就算睇到幾咁咬牙切齒,亦只能在「核心外圍」食花生。與上屆相比,今屆戰況一如唐唐所說:「無上次咁好睇架啦。」

雖然無得投票選特首,但從另一角度來看,兩位前司長的選舉工程及論壇表現,可以見識到兩種小題:作風不同的老闆,算是長見識了。

鬍鬚:Free hand 得來有義氣

鬍鬚呢類老闆,可能有人覺得佢 Hea,不慍不火,沒甚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搞作;佢未必會幫你起機「出人頭地」,但跟住佢搵兩餐,應該問題不大。

他有點幽默感,懂得 free hand 俾下屬發揮,會在適當時候窩心讚下你;緊要關頭時,會挺身而出扶你一把。最佳例子是他曾替前發展局局長麥齊光寫求情信,很多人都對受官司纏身時的麥避之則吉,而鬍鬚卻是唯一為他撰寫求情信的時任官員。要上陣殺敵,他會主動出擊,看他論壇時金句連珠爆發,逼得奶媽頻頻黑面,便知他與對手交鋒時絕不手軟。這點很重要,伙記是否願意死心塌地跟著你,老闆的戰意,就是他們的工作指標。

鬍鬚與葉劉在官場都風評甚佳,與他們共事的,無不豎起姆指,這類「講義氣」的老闆,在現今社會,與鬍鬚的競選團隊一樣:識 do,「是用錢買唔到的」。

跟住這類老闆,最好的應對方法就是不搞小動作,不搞辦公室小團子,就算做獨行俠也可以。踏實做事,多提不同意見令他們更貼地,這種有氣度的老闆,是能夠容納意見的。

奶媽:黑面反口話之你

至於奶媽呢類老闆,自命「好打得」,要「有所作為、主動出擊」,想出位卻眼高手低,大家回想一下奶媽的選舉工程,每一著都是「關公災難」便明白了。

她的檯面堆滿文件,偶爾會「七‧十一」做埋下屬的工作,但同時亦會逼迫你;為官多年,不時傳出與下屬不咬弦的傳聞;經常反口,講過唔算數,單是參選至今已不知反口覆舌了多少次;外間聲音視而不見,其實八鄉一帶的居民及組織,曾多次邀請她到鄉村體察民情,無奈其競選辦一直沒有回覆。也難怪,可能在奶媽眼中,新界人沒有香港足球代表隊般「有水可抽」,故此不會現身交流。但就算幾唔願意,都可以搵競選辦團隊公關大員用簡體 Whatsapp 覆幾句:「身体不适,很累,不来了!」都得啩?

假如不幸跟住奶媽這類老闆,唯有講聲「恭喜」。返工要打醒十二分精神,當你有利用價值或幫到手,她不會虧待你,但會搶你功勞,在頂頭上司邀功;為立官威,會當眾鬧爆下屬,據聞她當年剛升社署署長時,新同事開心提議食tea,結果張落單紙傳到奶媽手上時,即時黑面將其撕開兩半。倘若連累她孭鑊的話,不用說了,準備坐洗頭艇吧。

做她下屬雖身處「無間地獄」,但並非一無是處。她有「大靠山」,上有阿爺支持、背後有團隊補飛,有錯可以無限 Loop,儘管在一片謾罵聲中跑出,但保証唔會閂水喉,永遠有 Take Two。

此刻擺在香港人眼前的,是兩位或許仍抱有打工心態的「老闆」,二揀一的話當然會揀「似返個人」的鬍鬚。但可惜大部香港人都是「三無」:「無權、無票、無奈」 。眼看鬍鬚民望越來越高,但輸的可能性愈來愈大,十分無奈。

香港回歸二十年,出了四位特首,但出不了一位領袖。想要一位 Vision 的領袖?恐怕要等下一代了。

實在抱歉,原本想早些交稿,但奶媽「關公災難」的新聞不斷更新,長 Role 長有。大佬,點跟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