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生態價值由誰定?以新界北為案例

廣告
生態價值由誰定?以新界北為案例

廣告

特首要求漁護署檢視一些生態價值低的郊野公園,希望在邊陲位置作建屋之用。根據環評技術備忘錄,生境的重要性或價值有多個準則如天然性、面積大小、多樣化、稀有程度等,原來漁護署早在2009年已把郊野公園的生態價值分為高、中、低,較大面積低生態價值的地點包括雞公山以南、大欖郊野公園南部、南大嶼分流一帶、西貢東長咀一帶等。但生態價值以這些看似是客觀和科學的準則來評估就足夠嗎?最近,有機會走訪新界北一帶,我嘗試用另外的角度來評估不同地點的生態價值。

IMG_8172
濕耕農地

塱原以外,我相信這裡是應該是香港第二大片的濕耕農地,偌大的田野,種滿了西洋菜,與塱原略有不同的是,這裡的地勢微微傾斜,較高的位置種植了生菜等其他作物的旱耕農地。我滿心期望這裡會很多鳥兒,因為進入此地之前,我在鄰近的一塊只有十分之一大的西洋菜田,記錄超過十多隻的紅胸鷚和黃鶺鴒,密集程度相當之高。

IMG_7853
圖:紅胸鷚

IMG_7813
圖:黃鶺鴒

可是,這裡卻靜得可憐,只有一隻突然飛起的沙錐。細心發現,這裡有打藥機械在田邊,而且有幾個霧網,似乎這裡的耕作模式是極不歡迎鳥類。若能在這裡推動生態耕作,我相信定能把現時的低生態價值提升至塱原般受鳥類和其他生物的歡迎。

IMG_8146
荒廢農地

後排天然的樹林,是沿著平原河支流而生的,有水榕、朴樹、樟樹和木棉等原生植物,而河道天然,水流清澈,被評為生態價值高也不足為過。但眼前的草地,應該是被荒廢不久的農地,一般都會被評為低生態價值,政府要發展時,河流和樹木可能得以存留,但草地變成高樓大廈後,那些喜愛草地的鳥類如小鴉鵑就無得留底,即使喜愛住樹林,但要在開闊田野覓食的鳥類如髮冠巻尾能否繼續生存都成疑,現實上,不同生境間是有著重要的連繫,不能割裂地評估定價值。

IMG_7685
圖:小鴉鵑

IMG_7702
圖:髮冠巻尾

IMG_8160
IMG_8233
河道——清澈的人工化河道 vs 污染的天然河道

天然河道往往被視為高生態價值,因為淡水能滋潤生物,物種豐富之餘,亦因天然的阻隔,有不少生物都是很區域性甚至特有品種。但香港眾多的低地河流,由於接近人類居住的地方,要避免河水泛濫和水浸等問題,天然河道大都被拉直和擴闊,近年,渠務署也關注生態,所以,已減少使用石屎,盡量保留河床和植被,但生態仍難恢復如昔。另一條支流,雖然遠離居民,未被渠道化,卻因為堆填區的污水漏出,使河水嚴重污染,溪中的生態早已無存。這些把高生態價值的河溪,變成低生態價值,似乎也是我們一手做成的。

IMG_8227
IMG_7922
留古樹 vs 剷灌叢

坪洋數棵大樟樹,屬村裡的風水林,以及被列為香港古樹名木,即使沒有太多的物種,生態價值被評為中等都好,都一定會被保留。但另一個坪洋獨特的灌叢,生態評估會以其物種種類不多、草本可再造性高、人為干擾度高、生態連繫性低等,將這裡評為低生態價值。所以,現在你去走訪坪洋時,可以清楚看到蓮塘口岸工程,連接香港的道路,大刺刺地把灌叢草地剷平,把坪洋昔日整全的生境碎片化,未能要發展新界北的時候,更可以大條道理,大模斯樣地破壞。我同意香港有不少的灌叢草地,但大多是在高地之上,像坪洋般的低地生長的,似乎在香港難以找到像這裡一樣,但這個因素並沒有包括在評估之中。

IMG_8226
IMG_7925
圖:蓮塘口岸工程

我最後想說的是,在香港任何一個地方的生態價值,似乎很大程度都是跟人為活動有關,低生態價值不是真的代表那地方對野生生物沒有價值,而是我們希望想以此作藉口,說那地方具潛在的高經濟價值,連那裡僅餘的野生生物都要趕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