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羅冠聰,長大吧!

羅冠聰,長大吧!
廣告

廣告

我城受梁振英及其黨羽統治五載,因而制度崩壞,民不聊生。有志之士為了解決問題,逐以民主運動作為解藥,望以民主運動改變當下局面。故此,「雙學」逐發動了雨傘運動,望以民主運動爭取真普選,惜功敗垂成。然而,雨傘運動仍成功啟發萬千青年,令他們政治覺醒。不少原本對政治毫無興趣之輩因為雨傘運動而加入政壇,更有不少青年在區議會及立法會中以「傘兵」之態成功當選。

然而,港共政權以至中共政權,又怎會坐視一股有併勁的年輕力量掘起?港共政權為保權力,竟以「宣誓不莊重」為理由,先將游蕙禎及梁頌恆的立法會議席褫奪,再入稟法院要求禠奪羅冠聰、劉小麗、姚松炎以及梁國雄的議員資格。

昨天,受禠奪議席官司所影響的學聯前秘書長羅冠聰,在面書上申述其對特首選舉之立場,堅持在特首選舉中投白票。我雖然與羅冠聰一樣,均只是個九十後,比他年紀還小,可是我卻對其想法甚為質疑。

羅冠聰認為,All in 曾俊華並非民主派的唯一策略,重點是要如何使建制派跳票。他認為,他投白票並非曾俊華未能當選的原因,真正原因是建制派商家拒絕跳票。可是,建制派商家拒絕跳票,就是因為不少民主派投白票。在暗票制度之下,要令建制派商家投白票或投曾俊華,前提是曾俊華要本身有一部份的選委所支持。在現時波濤洶湧的政治局勢下,這些支持曾俊華的選委一個不能少。若因羅冠聰你堅持投白票,而令一些商家放棄跳票,你就成為了民主罪人了。

除此以外,羅冠聰亦憂慮民主運動以及泛民會因為支持曾俊華而變得可有可無,市民會認為民主派變得「無用」。可是,民主派的存在目的,不就是要站在市民本位,為他們爭取公義嗎?難度民主派應進行逆民意的行為嗎?建制派的權力是由中聯辦以及其地區的蛇齋餅粽所賦與的,而民主派的權力則是由香港人所賦與的。現在中聯辦選擇林鄭月娥,香港人選擇了曾俊華,包括你在內的民主派,不是應該跟隨市民的意願,票投曾俊華嗎?

最後,羅冠聰竟說自己支持曾俊華,就是背棄了自己當初的政綱,且會令民主運動的力量一鋪清袋。票投曾俊華的意義,在於為民主運動、抑或是民主自決運動,甚至港獨運動製造空間,是絕對符合你當初的政綱的。若林鄭月娥上台,不論是你們自決派,抑或是本民青系,均必受進一步的打壓,令民主運動的力量即時一鋪清袋。

All in 曾俊華,對民主運動不會有任何負面影響,皆因曾俊華不會主動肆意破壞民主運動。除非曾俊華的作風與林鄭月娥相同,否則支持與林鄭月娥有所不同的候選人是不會對民主運動有絲毫損傷的。你們自決派現在最正確的做法,是效法陳澤滔,清楚指出自己並不認同曾俊華,但因大局而「含淚」投票予曾俊華。

與你們一起經營雨傘運動,比你們自決派更激進的港獨派陳澤滔,也明白到票投曾俊華的重要性,也願意含淚票投曾俊華。你們這些自決派,究竟還在堅持甚麽原則?你們的民心不斷流失,你們沒有了民眾的支持,還憑甚麽發動民主運動,還怎樣代表香港人爭取民主?

我游將鳴對所有真正以香港為本位的反抗力量素樂觀其成,任何反抗力量被人打壓,我亦必不平則鳴。本人在上年九月開始,不斷發文聲援少有人願意聲援的游蕙禎,就是本著這種精神。

我無意發動內鬥,我也不認為你們是禍害香港的罪人。所謂「愛之深則責之切」,就是因本人仍對你們自決派還有期望,視你們為雨傘中奮鬥的同路人,視你們為戰友,才好心在此勸諫你們不要為了這些無謂的堅持失盡民心。記住,你們的力量是來自民眾的授權的,不論民意、抑或政治論理上,票投曾俊華均必定是最佳的選擇。你們若想令香港市民繼續支持你們,請三思應該投沒用的白票,還是票投曾俊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