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He does not snuff the faltering wick

He does not snuff the faltering wick
廣告

廣告

今晚,我也在場,站在群眾背後。因為我想近距離看清楚支持曾俊華者的精神面貌,不想只從網上接收資訊。

確實,我有一刻「眾人皆醉」的感覺,但很快便自我壓抑,因為我知道這是不對的。不要把自己看得這麼高,我只是普通人一個。剩下的,就是唏噓和傷感。臨走前,我問一位也在場的記者朋友:「究竟我們的民主運動出了甚麼錯?」

這位「兩害取其輕」、阻止「CY2. 0」、帶來「休養生息」機會的「lesser evil」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守護香港、帶來希望和團結,以至「公民覺醒」的guardian angel。(甚至有人說他是「民主之父」了。)或許有部分輿論領袖仍然堅持想法,認為揀曾是「策略」、「揀lesser evil」、「揀敵人而不是揀隊友」。但今日在場的支持者,唔係咁諗。他們都是真心相信曾是可以為香港帶來新希望的領袖。有老婦呼籲身邊的人大聲一點叫「加油」;有人自發帶頭喊「香港要贏!票投一號!」、「薯片!當選!」而眾人歡喜和應。人人都帶著笑容,更有人雙眼發光,渴望親睹偶像一面。

不少民主派人士都改變立場了,「lesser evil」、「休養生息」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梁家傑說曾帶來了「團結和諧畫面」,高呼「天佑我城!天佑香港!」;涂謹申說要「匯聚每一個人的希望,香港才有希望」,而撐曾是「為香港,為下一代」;羅健熙說「由策略選擇變成真心想他勝出」、「投票給薯片都沒甚麼含淚或難處」;張達明說曾:「最能帶領香港重回正軌,最能有效及務實地推動政改,最能捍衛香港核心價值」。選對手?不,他們真的要選同路人、選領袖。

曾說:We have some form of democracy!群眾掌聲雷動叫好。
曾說:多謝警察!群眾掌聲雷動叫好。
曾說:要為龍和道賦予新意義!群眾掌聲雷動叫好。

請問真心信靠曾俊華的民主派人士,你們準備如何「收科」?抑或這就是你們希望見到的「民主」?對於仍然相信投曾是策略投票的朋友,我不同意但尊重。但請你們也承認:民意已經唔係咁諗。

那些決定投白票的朋友,不斷飽受譴責。批評者炮轟他們「所謂的支持『民主』卻漠視民意;所謂的『堅持原則』一意孤行,對選民的要求充耳不聞。」且光環會有用盡的一日,將被唾棄。確實,民主和民意無法分割,但主流民意不就等同民主。

這點我已經寫過了(當然也遭炮轟),不想再寫。願意去明白的,其實不難明白。

曾經,主流民意認為要背靠「祖國」振興經濟,於是迎來了自由行;
曾經,主流民意認為「唔好阻人發達」,於是領匯上市了;
曾經,主流民意認為「一小時生活圈」很方便,於是高鐵動工了;

曾經,主流民意認為要一個肯為基層的有為特首比豬好,於是梁振英當選了。

我並非說爭取民主的人因此就可以無視主流民意。但歷史上,並無民主派只靠跟著主流民意走便能爭取到民主。今天主流民意選擇了一位為官多年、刻薄寡恩的前高官,確實令人沮喪。但民意是可以逆轉的,即使不是一時三刻內可以達致。堅守原則,但同時應該放下身段:承認曾俊華今天打敗了民主運動,繼而繼續在人群中,宣揚理念,希望多一點香港人與自己同行。不要X票,也不要隨意指罵人家是「港豬」。

其實香港主流民意,從來都是有普選無普選也無所謂,最緊要可以有安樂茶飯,閒時可以遊山玩水。葉劉是港島票后,曾蔭權、梁振英上任時也得到主流民意支持。

有朋友嘆說:香港人是否不值得(deserve)擁有民主?我仍然相信:所有人都值得擁有民主,包括建制派的人、包括親建制的人,也包括反民主的人。因為所謂民主,就是所有公民都有平等權利參與政治。

不要懷憂喪志。

For he does not snuff the faltering wick.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