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邦華

醉心哲學,也情溺足球;沉迷政治、歷史,亦愛好打機、漫畫。認為道在瓦礫,端看是否肯發掘。倫敦政經學院政治學博士,現授學於中文大學通識教育部。 網誌

政經

由黃絲到薯粉

由黃絲到薯粉
廣告

廣告

科藍茲克(Joshua Kurlantzick)所寫的《民主在退潮》(Democracy in Retreat)一書中,探討第四波民主化近年的退潮,許多國家(例如泰國、菲律賓、埃及、俄羅斯等)本來已經推翻專制政權,現在民眾卻放棄手上的民主權利,走回專制的懷抱。書中指出其中一大因素,就是「中產階級的背叛」,本來支持民主、上街用血肉之驅推翻獨裁統治的中產階級,現在卻背棄民主、希望軍隊等獨裁機關能主持秩序,對獨裁者簞食壺漿以迎之。

這不是和香港很相似嗎?不少中產階級的黃絲,本來雨傘運動時大叫「我要真普選」,現在卻走去支持一個支持831的曾俊華。這似乎是墮落,「爛泥扶唔上柄」。然而,根據《民主在退潮》的觀察,中產階級其實沒有變過,一以貫之。絕大部分的民眾,並不是為人權、民主等抽象價值奮鬥。相反,最能推動民眾上街的,是暴力、貪污、經濟倒退等問題。

中產追求的,與其說是民主,不如說是「清廉繁榮的秩序」。民主只是追求此目標的工具,若此工具不能達成目標,那中產階級會棄如敝屣。因此菲律賓中產會湧上馬尼拉街頭推翻獨裁者馬可斯,也會投票選出暴力濫權的杜特爾特。埃及中產推翻了穆巴拉克,也會歡迎軍隊專權維持秩序。同樣道理,香港人會因為梁振英濫權、亂發催淚彈而佔領龍和道,也會支持曾俊華。因為曾俊華代表的,就是彭定康式的善治,一個殖民地末期的香港,「清廉繁榮的秩序」。中產沒有退化、沒有墮落,只是在不同情況下有不同手段達成其目標。

可能有人就會說,「港豬抵撚死」、「唔配有民主」。可是如果香港中產是豬,那菲律賓、泰國、埃及、匈牙利、捷克、肯亞、塞內加爾、墨西哥、俄羅斯等的中產都是豬。世界絕大部份人,其實都是豬。他們不是王丹或甘地般為抽象價值而奮鬥一生的人,而是只求有一個正正常常的環境、有安樂茶飯,「馬照跑、舞照跳」,不管是民主還是曾俊華。如果這樣就抵撚死,那全世界許多地方的人都是抵撚死。甚至即使是民主立國二百年的美國,近半數美國人都是選出一個侮辱制度、不知立憲民主為何物的Donald Trump。美國二百年的民主文化,一樣可以有這麼多人不關心民主的「豬」,只求踢走外勞有工開。既然如此,是「港豬抵撚死」、還是我們對公民素質期望太高?

因此,我覺得要爭取民主,首先要學習不輕易失望而陷入犬儒。不是說雨傘運動沒有用,但在專制制度,人民不可能經過一兩次大型公民運動後,就全部變成民主鬥士。這是超乎想像的長期戰,而當你看到英美等等國搞了幾百年民主,公民素質還是良莠不齊,你就不會覺得香港人特別「豬」。另外,也要學習接受「港豬」。各地經驗可知,中產階級的心理,短期內不可能改變。然而,這批「軟弱、短視、貪婪、懶惰」的民眾,亦是民主運動的中堅,既然如此,與其鬧他們是「港豬」,然後覺得香港無得救,不如接受人民就是只求安樂茶飯,然後想想如何引導他們和自己的目標重合。

畢竟,你當他們是豬,他們就一世是你眼中的豬。

你當他們是人,他們才可能和你一起活得像個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