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共產黨治下、邊會有奇蹟?支持曾俊華,就是不認命

共產黨治下、邊會有奇蹟?支持曾俊華,就是不認命
廣告

廣告

「某種失敗要好於另一種失敗,如此而已。」

對中共,對香港現在這個管治班子,對那些建制派,我從來沒有幻想,也不會有盼望。對林鄭月娥,對曾俊華,我也不敢抱有希望。對於香港的現實政治,我時常以魯迅那句話提醒我自己:

「絕望之為虛妄,與希望想同。」

林鄭月娥當社會福利署長期間,已經看得出她只是個悍吏。到了現屆政府,就更清楚證明她只會是當權者的忠僕奴材,她絕對不會站在香港人的立場去看問題,也不會捍衛香港人的利益。政改一役,她根本沒有充分反映香港人的看法,只是在傳遞北京的意向,意圖落實那個完全違反一國兩制及基本法的方案。她現在還夠膽說已經充分反映了香港人的看法。單是這一點,她便不是特首的合適人選。他如何處理鉛水事件、如何處理西九文化博物館事件,只是進一步說明他的奴才性格。正因如此,她也向北京證明了,她是共產黨用得上的人。

對曾俊華,也不會有太多的幻想。制度上,就算他當上了特首,最終也不得不執行北京對香港的政策。北京這個言而無信的管治集團一日不改變,香港命中注定只能透過不斷的抗爭才有希望保衛這個社會僅有的政治空間,才能最大可能維持我們的生活方式,才能希望捍衛我們這裏的共同價值。

但今屆特首選舉,曾俊華仍然比林鄭月娥值得支持,原因很簡單,因為曾俊華看來還有點底線。北京那些官員久不久就說香港人對一國兩制要有「底線思維」,看來香港人早就有這種「底線思維」,只不過其實質含意與中共及其嘍囉的想法南轅北轍。

相比林鄭月娥,雖然曾俊華沒有辦法不發言譴責佔領運動,但起碼他不會走去支持周融那一種級數的政治小爬蟲搞的簽名反佔中。雖然曾俊華也不能不發言責難去年旺角騷亂出現的暴力事件,但起碼他沒有惡言呼應梁振英那種對事件的暴亂定性。林鄭月娥就連中港足球大戰說一句支持香港隊也不敢,起碼曾俊華夠膽親往球場打氣,還夠膽說出「香港人梗係支持香港隊」。例子當然還有很多,但這些都是曾俊華展現出來的「底線」。

要真正代表香港人,成為「港人治港」制度下的港人領袖,單是守住這些底線當然並不足夠,我們香港人有理由,也有權期望更多。但現實政治是殘酷的,不得不承認,要守住這些底線已經很不容易。看看今天那位什麼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發表的文章,便清楚看到共產黨就是不容許有獨立思維,不能讓他用的人有一丁點不緊跟其意志的空間。要服侍共產黨,就是要墮落到不能有底線。

要做到這一點,沒有底線的林鄭月娥成功了,所以她成為了唯一得到北京支持的特首參選人。而還有一點點底線的曾俊華,便被描繪成為勾結外國勢力、被反對派支配了的叛亂分子。

中共的政治就是這樣,喜歡扒糞,處處要展示權勢,事事以鬥爭為樂,總是要把本來可以和平理性的政治博弈變成你死我亡的政治鬥爭;要把一切不順從它的,都扣上勾結外國勢力的帽子;要把正常政治生活中平常不過的分歧與差異,編造成敵我矛盾、生死存亡之拼戰;也從來不讓和平理性的政治有空間。

但今個晚上,看見這麼多香港人仍然抱有希望,仍然不認命,就算曾俊華距離我們理想的領袖仍然很遠,香港人在僅有的選擇中也要選擇不是最壞的那一個。香港人就算明知他當選的機會不大,仍然勇敢的走出來展現這一種很本土、也很香港的態度。

這是我第一次公開表明支持曾俊華,不是我對他的表現有什麼好感,老實說,我仍然對他的保守理財哲學及對社會政策的極右傾向感到憂慮。我也不是對他有什麼不切實際的盼望。因為我始終認為,一旦他真的當上了特首,很難擔保他可以繼續捍衛去到球場支持香港隊的那一條底線。

不過,特首選舉個遊戲總得有一個人會成為下一任特首,香港人就算沒有辦法參與投票選出能代表自己的心儀人選,也沒理由不希望在候選人當中那個沒有那麼壞的可以勝出。這是政治現實,也是香港人的無奈。我能感覺到很多人跟我一樣,都不認為周日的投票會出現奇蹟。但同時我也看到,就算只有渺茫的機會,很多香港人仍然抱有盼望。這種不認命,不認輸,常存盼望的態度,正是香港未來能否繼續透過持續不斷的鬥爭來保衛我們的空間的最基本條件。

小說〈1984〉中的那位主人公,決定要與大阿哥對抗,但他也明知沒有勝算。他說:「在我們玩的這個遊戲中,我們贏不了。某種失敗要好於另一種失敗,如此而已。」

這個晚上,曾俊華洗了版,一時之間,他被要把他摧毁的權勢吊脆地變成了香港民主的希望,香港人彷彿把他政績上的乏善足陳、也把他長期也是特區管治班子一員這個事實拋上九霄雲外,香港人也似乎不介意他說會啟動23條立法,也不拘泥於他說過會以人大831決定作為重啓香港政改的起點。

原因很簡單,支持他不單是因為要支持曾俊華這個人,是要透過支持他展示香港人不會放棄要在一片破爛中爭取最大可能的完整。支持曾俊華,也是要支持他代表的那種「底線」。就算周日的特首選舉一如所料不會出現奇蹟,曾俊華終究也是贏不了,但這一次曾俊華的選舉工程確實為香港人提供一個平台,讓這一種可以預見的失敗,總要好於因為赤裸裸的欽點而懷憂喪志,總要好於向早就作了的安排乖乖舉手投降的另一種失敗。

在爭取公平選舉及合理的政治制度上,香港人可能仍然免不了要繼續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但只要這種精神常在,香港人仍然會一次又一次的繼續爭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