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邵家臻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浸大社工系講師/社工復興運動發起人/我信基督,不信基督教/屋邨仔,在石蔭村長大/雨傘人/貓奴/進步社會工作學派/社工註冊局民選委員 網誌

政經

沒有了原則,我什麼都不是

沒有了原則,我什麼都不是
廣告

廣告

今屆特首選舉,在一遍「以薯抗林」的氛圍下,民主派陣營的抉擇變得前所未有的緊張。在小圈子選舉中,一張選票並不只是一張選票,因而令人考慮原則、策略、政治現實、注入希望,甚或要考慮「被討厭的勇氣」。

明天,對著這場虛幻的特首選舉,我決定投白票。在「萬箭穿心」、「票債票償」之前,請容我清楚交代立場:

1.【政綱承諾】

今天,我擁有這選委一票,全因經過4603票選舉洗禮而成為立法會議員所附帶的。我的競選政綱清楚寫明:我是以雨傘人、社運人、本土左翼、批判社工及大學講師身份參選議會,如果我今天基於政治現實,基於奪權誘惑,參與小圈子選舉投票,甚至去投一個表面「團結」,但實際認同831框架、支持23條立法、並且任由資本主義的運作而剝削基層的候選人,那才是我辜負了授權予我的選民。

2.【認清事實】

大部份選委表示,為阻「撕裂2.0」當選,必須順應民意,含淚投曾俊華。在此,我必須以正視聽,阻止林鄭當選的唯一可能是她無法獲得601票,而非谷高曾俊華或胡國興的一票;如果中央早已「點燈」,反對陣營無論如何配票,都無礙林鄭當選。因此,票投曾俊華能夠左右大局,只是香港人絕望中的幻想;真正把「撕裂2.0」推上場的千古罪人,是有份投票給林鄭的每一個選委。

3.【休養生息論】

曾俊華提出的「休養生息」是對近年飽受政治煎熬的香港人的最大誘惑,可是何謂休養生息也必須搞清;一個奉行新自由主義的人,所謂的「休養生息」也就是讓資本主義的剝削繼續運作而已。政治撕裂也許減少了,但階級撕裂只會進一步拉闊;作為本土左翼的批判社工,我著實無法妥協。

4.【票債票償之說】

這段期間,不斷有巿民面對面、打電話、電郵及FB留言,表明若不票投曾俊華,政治責任自負,票債票償云云。是否票償言之尚早,但各人或各團體的投票意向及背後理據,基本上都已交代清楚;我希望民眾透過這次,更清楚了解您支持或反對的人及團隊,其背後秉持的是什麼信念,引以為鑑。

5.【民主不等如民意】

觀乎坊間各項民調,以及「民間全民投票」的結果,當然可作為主流意見參考;然而,作為雨傘人及批判社工,選項也必須先符合兩大原則:1. 非建制;2. 否定831框架,重啟政改,落實真普選。有說這是背棄主流香港巿民,但社工價值從來只站在弱勢一方;倘若我只跟從民意,恐怕我不可能關心露宿者,只會站在居民一方;倘若我只著重主流聲音,恐怕我在議會便只會支持發展發展再發展,不會站在被拆毁家園的一方。

6.【給胡官的話】

早前提名胡官,只希望他的入閘可逼使兩個前高官在論壇中不能扯貓尾,追擊政府意圖隱瞞及美化的黑材料;而胡官的福利政綱也最貼近基層立場,提名時早已聲明與投票互不綑綁,感謝他在這段期間擔當的刺針角色。

最後,我知道,我真的知道:

議會就是政治,政治便有妥協。自從在議會工作,幾乎每一天,每一個會議,以及接觸的每一個人,都涉及或多或少對原則的挑戰,每個選擇都必須思量我要放棄幾多,才能為弱勢社群爭取最大福祉。

我的競選口號不只是口號,是信念:「暗室點燈,絕處種花;初心猶在,社工到底」。我一路走來,即使風再猛、雨再大,都是倚靠「信念」支持我佇立著。不論任何原因,一旦我連那僅餘的信念都沒有,恐怕將來難以再為弱勢社群發聲。

在今天什麼事都可以重新定義的年代,薯片可能才是大家心裡的「暗室點燈」。但我也要再次申明,薯片肯定不該是我們社福界杯茶。我投白,我亦會尊重其他同路人的選擇——我們不是常常套用《天與地》的金句嗎?「和諧是一百個人說不同的話之餘,而懂得互相尊重。」

唯一想說的是,即使公關再髙明,龍和道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由一個當日撓埋雙手任由香港巿民「捱」警棍、「食」胡椒噴霧和「頂」催淚彈的人去定義。在香港未有真普選之前,港府及警隊暴行不容淡化,香港巿民的抗爭符號更不容隨意扭曲。米蘭昆德拉在《笑忘書》道:「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當我們仍有戰友在獄中時,我們更加要銘記雨傘的起點。

如世間只得ABC餐,我寧願捱餓。白票,就是堅決反對人大831、要求重啟政改及倡議設立公平公義的福利制度。大概今屆特首選舉,在洪流中我和社工復運動的丁惠芳及張超雄、長毛、朱凱廸、劉小麗、羅冠聰、慢必等是孤島,但我們樂意為香港的民主抗爭運動保存一點僅餘的血脈。

我知道我在做甚麼:初心猶在,社工到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