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他們背後都沒有西環

他們背後都沒有西環
廣告

廣告

未來五年的特首寶座誰屬很快便會塵埃落定,到了此時此刻,應該沒有多少人還相信會有奇蹟吧!其實,理性上不認為會有意外,但還是樂意見到有奇蹟的,雖然明知就算有什麼意外,都只會是在某種安排下促成的。這才是最令人憤怒及感到無奈的地方。

說穿了,什麼「一國先於兩制」、什麼「中央擁有最後的實質任命權」,全都只是後來才加上去的詮釋角度。如果依照基本法中說明的「除了國防、外交之外」都是港人治港的範圍,這些說法其實全部都沒有需要,有的也可能只應該是憲政秩序的象徵,就像說英女王是大英聯邦最高元首一樣。今次對香港特首選舉出現的嚴重干預及欽點,其實都是違反了一國兩制精神,也不乎合在回歸過渡談判及安排的時候,共產黨對香港作出過的莊嚴承諾的。如何詭辯都說服不到所有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

但欽點確實長期存在,干預正在加深,更多香港人自己正在舉手投降,那些建制派及部分選委的言行更是不堪入目。只能慨嘆,可能柏楊所謂的中國人那一種「醬缸文化」,只會讓這樣的結果出現。

也想起了一位在民國初年著名的社會政治學家蕭公權,他在美國留學的時候,曾經親問實用主義教育大師杜威(John Dewey):「中國積弱的主要原因何在?」杜威給了他一個簡單而直接的答案:「中國的文化過度了。」

同樣都是實用主義者,鄧小平只能講黑貓白貓。其功利的發展觀結合了中國人幾千年的封建文化及共產黨的權力鬥爭慾,到了今天造就了一個財大氣粗、有權大晒、有錢惡晒的「現代版的古老文明」,或「古老版的現代文明」。操持着這個文明的管治集團,也無可避免只能以權力及專制暴力邏輯來主導一切,凌駕一切,自己變成了一頭權力怪獸,也在塑造著一個變形社會。

香港在九七回歸之後,如果不能捍衛一國兩制,就可能只得讓這頭政治怪獸吞噬,讓那個變了形的社會同化。

問題還是要看香港人自己如何保衛一國兩制。可惜在特首選舉這個過程中,真正具有民主元素的,可能就只有這300多人,加上所有沒有選票的香港人。而最終作出決定,會抵銷掉民主300+及幾百萬市民意願的,卻是那另外800多名建制派選委,他們窃踞了這個具決定權的位置,對捍衛一國兩制具有關鍵作用的位置,但他們絕大部份卻自願放軟手腳,讓西環在背後指手篤腳,甚至越俎代庖。

應該受到批評的,正是這一批穿上西裝洋服道貌岸然騎在人民頭上的當代閹人。

我們都只能盡力而為,每一個香港人如果不願意與那批出賣香港的建制閹人同一伙,也只能盡力而為。

我仍然相信民主派當中(廣義的民主派),絕大部份都是恥與那一些建制閹人為伍的,都是想盡努力保衛香港人的生活方式及我們的價值的。只是不同的組織、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個人,可能都有不同的策略考慮,也會有不同的價值堅持。我認為在大是大非問題上,仍然是應該盡量保持一致及包容的。

因此,民主300+選委應該如何投票,在網上的爭論熾熱得令人感到有點意外。

有不同想法很正常,應該如何決定的論點也都說了很多。只能呼籲,大家各自把道理說完之後,就尊重民主300+ 選委各自的價值觀及決定吧。他們如何決定都有不同的考量,難盡如人意。相信他們絕大多數都是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香港有幸,沒有給那一種所謂「光彩的中國文化過度了。」要捍衛一國兩制,可能我們都得先捍衛這裏的多元價值及民主精神。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們背後都沒有西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