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Box to Box

由球員/球隊表現,戰術運用.……到球賽文化,場外八卦 一個分享「你」對於足球睇法嘅平台 Admin by S & Jax 網誌

體育

敘利亞 – 亞洲區的奇蹟

敘利亞 – 亞洲區的奇蹟
廣告

廣告

雖然香港已經在外圍賽出局,無緣俄羅斯世界杯,不過亞洲球隊之中,仍然有很值得大家支持的球隊….

表面上,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無異於任何中東的大城市。每到祈禱時間,市內都會傳出各個清真寺的報時鐘聲,馬路上的車水馬龍,人來人往,不過,假如你仔細去看,這裡還是有不少獨特之處。畢竟,內戰來到第六年,對峙雙方的偵查愈來愈多,馬路上隨時都可以見到政府軍、起義軍、俄軍、土耳其軍、北約士兵,以至ISIS人士。在傷亡人數不斷上升的同時,救護車和軍車的出現也極其頻密、市內地面更會不時傳來震動,然後你會聽到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在敘利亞境內,四周都有總統的畫像,多得很誇張,肯定會令你啞然失笑。可是,這對於活在敘利亞的人民來說,卻一點也不好笑,很多人不敢公開談論這位總統,甚至連他的名字也不敢提。即使對那些在國外聯賽效力的球員來說,情況也好不了多少 – 他們在國外雖然可以保障人生安全,但心裡知道,政府的爪牙絕對可以輕易接觸到他們在國內的家人和親屬。因此,即使心中對現況有諸多不滿,敘利亞人還是敢怒不敢言。艾卡迪比 (Firas al Khatib) 是敘利亞史上數一數二的球員,5年前,即內戰開始後翌年,他曾發表「不恰當言論」,結果從此「被退役」,直至最近,在領隊和教練的努力斡旋下,他才獲准重返國家隊。

敘利亞是其中一個受阿拉伯之春影響甚大的國家。國內由本來和平的示威,最終演變成激烈的內戰,徹底撕裂了這個古老的國度。近五十萬平民被殺,美麗的城市變成頹垣敗瓦,國內出現了六百萬名難民,加上國外的四百多萬,數字乃自二戰後最多。難民營中,有着一個又一個類似的故事:傷殘、被捕、好友殉亡、親人失蹤等等。雖然如此,對以敘利亞為家的人民來說,生活還是要繼續下去,慢慢也要習慣生活中有戰亂,戰亂中有生活。和同樣被戰亂摧殘的伊拉克不同的是,雖然有着眾多的客觀條件限制,但足球聯賽在敘利亞繼續進行。內戰爆發前,敘利亞的足運本來發展得不錯:國內班霸艾卡拉馬體育會 (Al-Karamah Sporting Club) 曾晉身2006年亞冠決賽,最後敗於全北現代﹔國家隊在2011年亦成功晉身亞洲杯,是踏入千禧年後首次。

早前一隊英國採訪隊到訪當地,敘利亞足總人員先帶他們到一個體育館,裡面有小朋友進行抬拳道訓練。練習期間,場館外傳來數下巨響,採訪隊驚惶失措,但在場的小朋友反而非常鎮定,告訴他們不用害怕,原來場館後面雖然是交戰區,但場館內和出入口那邊,不是交戰範圍。這種生活日常,對於我們來說當然是不可思議,但對於敘利亞人來說,身旁發生猛烈轟炸只是常識吧,對他們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敘利亞足球隊助教查班 (Tarek Jabban) ,向採訪隊講述了國家隊正面對甚麼樣的客觀條件限制。查班是敘利亞在1994年的亞洲青年錦標賽決賽,2-1力克日本的冠軍隊成員之一。查班說,看到回國時超過四萬名球迷擠滿機場迎接他們,成功為國民帶來驕傲和喜悅,是他永遠不能忘記的經歷,也因而令他矢志要讓這一代的球員擁有同樣美好的回憶。

不過,這項挑戰難度不低。這裡說的,不是大家常會看到那些球員「神秘受傷」而退選、球員不服教練選人而退隊、球員與隊友或領隊不和等問題…. 對敘利亞來說,境內有限度供電,水源短缺、輕度文字獄、城市間嚴密的交通檢查站、資訊流通的限制等,通通影響着敘利亞的備戰工作。這還不止,國內持續多年的內戰,讓ISIS乘機在敘利亞坐大,加上政府軍一直獲俄羅斯方面暗中支持,在懾於西方國家的威勢之下,眾多國家摒棄了敘利亞,不願與他們扯上關係,就連進行友賽也不願。

從比賽的層面來說,敘利亞一樣輸在起跑線。由於安全問題,敘利亞的主場賽事都不能在境內進行,於是和其他國家不一樣,敘利亞的備戰功夫,由尋找願意提供中立場地的國家開始。在分組賽階段,敘利亞的「主場賽事」都在阿曼進行,最後僅排於日本之後出線,過程並未受太大考驗。來到這一階段,敘利亞又要再次為主場地點而煩惱,澳門曾是選擇之一,可惜因為國際制裁,令境外匯款不能匯入到敘利亞,以致敘利亞和澳門在款項問題上找不到共識,最後交易被迫拉倒。因為剛才提到的政治處境,令國際上與敘利亞友好的國家極少,結果在截止確認前一天,才得到馬來西亞首肯提供主場,令敘利亞不至被迫缺席這個階段的外圍賽。於是從去年九月起,馬來西亞便成了敘利亞的主場。雖然沒有主場的福地之利,但敘利亞在兩場「主場」 / 中立場賽事中,令出線熱門伊朗和南韓都無法取得入球,表現令人刮目相看。

去年十月,人口僅二千三百萬的敘利亞,在世界杯外圍賽作客有14億人口的中國。雖然對手人口比自己多超過60倍,而雙方投入在各自本土聯賽的資源更是無法相提並論 (敘利亞聯賽沒有外援球員願意來投,而球員平均收入為每月港幣五百多元),但他們仍是踢出了漂亮一仗,下半場一箭定江山,全取三分。拿到勝利獎金 (港幣七千元) 的球員,賽後在商店街繼續血拼,成為一時佳話。

以為在中立場踢主場賽事已算荒謬?剛過去的這輪比賽中,敘利亞一如以往,於比賽六天前到達馬來西亞芙蓉市集訓備戰。誰料在這場出線關鍵的比賽前三天,當地政府突然通知比賽場地不適合作賽,原因是與一當地節慶撞了時間,於是敘利亞職球員只能連忙來個大遷徙,搬到南部的馬六甲。雖然無奈被迫離開踢了兩場的新主場,但敘利亞在這場可能是國家隊歷史上最重要的賽事,表現依然神勇,防守上繼續做到滴水不漏,更憑完場前一記12碼,1-0氣走排第三的烏茲別克,一報首循環僅負之仇,重燃晉級附加賽席位的希望。

以上的一切,令敘利亞在這次世界杯外圍賽的成就更加不可思議。家鄉內亂,令球員更深切明白,自己代表國家作賽,是背負着何等的國家榮譽,於是每個人多走一步,已是最基本的份內事,以拼勁和鬥志彌補技術上的不足。他們都希望以自己的專長,為處身戰亂中的國民,及與至親分離的難民,在短暫忘卻現實的90分鐘內帶來一點歡樂。這種拼搏精神和為國家而戰的比賽態度,才是國際賽的原意,也令敘利亞在這次外圍賽,贏得了筆者這樣的一位球迷。晉身俄羅斯世界杯決賽周之旅,路途仍然很遙遠,但如果有奇蹟出現,敘利亞絕對有條件,有能力成為傳奇故事的主角,也絕對是筆者的首選。想像一下這樣的一個國家,如能晉身決賽周,將會是怎樣的一件美事!

原文刊在此
Box to Box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