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安東尼

香港我城!這個地方,這個社會,我期望會日漸走向更加平等,法制更為公平,機會可以更加均等,真正以人為本。所有人能夠參與、決策,並且民主地解決問題。 網誌

政經

一個白票推動者的深切反思

一個白票推動者的深切反思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一頓晚飯,一個個的問題,一次深刻的反思。由英國脫歐到白票的運動,一段對話是一個忠告,或許要到犯錯,我們才會有真正的反思。沒有反思的道理,是一條條的教條。沒有聆聽的主張,是一個獨裁者的行為。沒有民意的民主,那是否真正的民主。當我們自以爲比別人看得清的時候,原來我只站在道德的高地,根本沒有與群眾接觸。

英國脫歐

或許我們也在嘲笑英國人的脫歐,或許我們也在預言英國的沒落,或許我們也很快對英國的情況下了結論。但到底為什麼英國人會作這樣選擇?英國人在考慮什麼?為什麼議會有否決權而不用?為什麼英女皇不去出聲阻止?為什麼一個反對脫歐的首相,卻一直在做著脫歐的立法工作?

上面的討論不是在找尋一個「對」的結論,而是在引領我們思考何謂「民主」,當自己也不支持脫歐,去進行脫歐工作又是否違背自己的原則呢?或許英國人就是沒有原則與策略的討論,因為民主就是依從人民的決定,就是一直在反思自己的主張,反正對或錯的原則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人民的選擇,以及對選擇的尊重。

民主是什麼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會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民主社會的信念,民主社會的基礎,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尊重」及「理性討論」。英國脫歐,明明制度有其漏洞,容許議員或女皇推翻公投的結果。首相反對脫歐,她更有很多未運用的權力,去阻止脫歐的談判,但他們也沒有去使用這些權力,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這些人放棄「原則」呢?

的而且確,脫歐會為英國帶來很多的挑戰,而放棄歐盟的身份亦會讓英國面對一個不清晰的將來,在香港也看到,有很多評論也批評英國人的選擇,很多也認為英國人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既然是錯誤,為什麼不推翻?既然脫歐是一場賭博,為什麼不阻止這場豪賭?或許在我們眼裡是重視對錯,重視可能出現的問題,重視利弊及對錯,然而脫歐的大前提是「人民的選擇」,而用權力及程序重啟公投或直接推翻結果,說到底也是輸打贏要,漠視民意。假如我們相信的是民主,我們便應該遵從民意。

在英國,亦有不同的政黨有其不同的主張,而選舉就是這些主張的反映,市民的選票就是在反映他們的需要及對候選人的主張是否認同。

長毛的道歉

長毛在選舉之後,第一時間作出了道歉,筆者對於他的道歉非常詫異,然而在選舉的情緒過後,開始進行了反思,過去筆者也寫了一些白票的文章,說明了一個個投白票的道理,然而自己也是公開支持「公投」,說過「民主由民間做起」,當民間進行投票,而結果不是白票,心裡也非常的掙扎,到底市民會選擇曾俊華呢?然而現在回看,自己在當時卻沒有認真分析市民大眾的選擇,亦沒有透過第一次的選舉結果,去反思人民的意向,或者筆者就如網友的批評,站在道德的高地,而對大眾的選擇,沒有真切的理解。更甚者,筆者做了自己筆下的精英,當太多的對與錯出現,討論及看見就無法發生。

或許今次的選舉,是再一次反映了中央的操控,但民主同道到最後全投曾俊華,筆者很相信他們做的是正是民意的反映,他們正正在遵從民意的選擇,因為不只一個調查,以及公投的結果也反映,曾俊華是市民的選擇。正如毛哥所做的,筆者也應該去向社會市民道歉。

今天再回看選舉時的討論,也思考以往寸進與一步到位的討論,民主運動是一個過程,但民主亦應該由民間做起,作為相信民主的人,更應該盡力去使民意去得到彰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