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沒有忘記Raidas(2)

廣告
沒有忘記Raidas(2)

廣告

圖:蘋果日報

上文已說過,Raidas的重型電音在80年代中期很hit,《吸煙的女人》、《某月某日》、《傳說》、《沒有路人的都市》等,醒神的編曲和混音的確令人精神一振。未聽過的話,只要上Youtube就可找到。

而十分有趣的,是在電子風格之外的Raidas,是非常之唔電子,當中最紅的兩首Ballad是《別人的歌》和《傾心》。

《別人的歌》由於題材特別,是酒廊歌手的心聲自白(其實連「酒廊歌手」這職業也早被送入歷史了),當年引起不少討論,但歌曲的格局其實頗為保守,至於《傾心》,完全是一首通俗情歌,可以給任何一位歌手演繹,例如為《傾心》填詞的黃凱芹(筆名若愚,是唯一不是林夕填詞的Raidas作品),我沒有不屑這類情歌,我覺得《傾心》好好聽,是一眾「溝唔到女嘅可憐蟲」治癒之歌,但一隊電子組合有另一批完全主流化的作品,是一個比較罕見的例子。風格是否必需要堅持?大唱Ballad究竟會殺死自己風格,抑或吸引更多人注意自己的風格?沒完沒了的討論。

為什麼一隊這麼紅的樂隊,到今日竟接近消聲匿跡?事實上,Raidas出版過一張EP兩張大碟後,兩年多的時間,「好地地」就解散。我聽過一個傳說,是因為其中有成員簽下個人發展合約,以至Raidas未能繼續下去。近年二人偶爾會在一些慈善節目中重逢,其中主音陳德璋還頗活躍於民歌界,而負責音樂的黃耀光已成為瑜伽導師。未聽過Raidas,不妨當新Band一聽;如果跟我一樣,經歷過80年代香港和香港樂壇的無限風光,就只能懷緬一下了。

本篇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