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橫洲發展官員公開會面現場

廣告
橫洲發展官員公開會面現場

廣告

取自八鄉朱凱廸專頁文字及直播

問:已經依照既定程序,摸底係咪既定,既然已經既定程序,點解仲摸底,刊憲先知,係唔係好唔公平?!
房署葉承添:做咗非正式諮詢。
姚松炎:我同迪就橫洲項目提出三贏,棕地作業可重置,多一倍公屋供應,又唔洗拆村,官員可否承諾坐底傾三贏方案?而非急住去推動一個迫走居民的方案。
葉:我地有睇過,技術、時間、機制,都不可行:政策上,棕地只有一方案無重置﹔計唔到34,000單位,時間係唔可行。
姚松炎:傾都唔傾,無心聆聽,點講都係迫走村民,點解唔傾得第二、三期,只做第一期?點解唔傾令可社會前進方案而單推銷自己方案。
梁耀忠:唔好抽籤好過啦,大家排隊問。
問:今日嚟呢到答問題唔好官腔,第一個小姐你地都無答過,你地拆我地間屋但又唔諮詢村民?
葉:有做足既定程序,先諮詢鄉事委員會,再上城規。
問:做完先話我地知,突然沖上嚟話拆我間屋,又無問我地,問無係度住既人,拆我地間屋!
答:鄉事委員會同區議會係有代表性
問:佢地有無問過我地?
答:既定程序。
問:棕地潛建就唔洗拆,我地就要有拆,點解佢地有安置,可以押後,我地就唔洗安置!

問:點解我地易做啲,棕地難做啲,我地住左幾十年,細細個係度長大。
葉:棕地作業重置研究就做緊,收地而影響既居民係有既定機制。
問:你以前無做過棕地賠償咩?唔可以一齊研究再做咩?阿公地你唔去收2私人地就去收,點解議員提出既意見無可能,係因為你地唔去做咋嘛。
葉:有仔細諗過姚松炎和朱凱廸議員方案,受迫遷的居民係有既定補償。
(抗爭到底,不遷不拆!!)

問:點解起屋係要探地,未探地就收村?探完做唔到?
葉:2018年就會做探土工程。
問:點解唔探先收村?
葉:有做過好初步的技術評估。
問:我住馬路邊,點解唔收埋嗰度?
答:橫洲一期,技術層面可行。
問:安置問題,三兄弟姐妹,兩個家庭住埋一齊,有無三間公屋,你地既賠償係30年前?公屋我地每個月都要俾租。
答:幾個家庭,合乎資格。
叫:你拆人屋仲講資格??!!
答:住多過一個家庭,會按每個家庭既。
朱凱廸:第一次有居民真正既對話,官14年到而家,官員按既定程序,大家噓,因為無問過大家,你地覺唔覺得虧欠村民?
葉:其實政府係新界推展計劃時,呢啲既定程序係行之有效既。
朱:葉生新上任接波,佢唔夠膽講有無,有效有鬼用,對政府有效唔係對居民有效。13年去摸底,張炳良親口講既,今日呢個會,運房局連一個副局都無,點推進,連歐洲都知,張點解縮左咁耐?幾時見村民?
答:張局長於去年九月與朱凱廸、姚松炎議員開會,表示非常關心,都有出席立法會會議、特首記者會,要匯報俾秘書長,我地都贊個方案,有即時去研究,將個時間拉長。
朱:感到不受尊重,解決被迫遷、棕地問題,無坐底傾個方案,就一棍打死。
答:好樂意坐底傾,局長好關注。
(唔好再拖!!!續會!!!)
問:葉講野太難聽陳永樂答,村民被拆屋,點解又要資產審查?有些老人家已因抑鬱、中風走左,你地有無人性架?村民係唔會放過你地,你攞走佢地野,又要審查返佢。
葉:你唔可以指名邊個答?
答:我只負責技術層面。
答:我係地政署既,向大家解釋政策。
梁:政策依書直說俾人噓,居民唔同意機制,你地返去重新考慮。
答:超乎政策以外,呢度覆唔到,我地只係技術官員。
問:係咪會安排問責局長去傾。
主持:唔好迫得咁緊要。
問:係邊個迫邊個?
梁:官員要返去跟進。
問:日期、書面回覆。
答:會向上司匯報。
梁:下星期之內要講清楚幾時落嚟見面。
問:地政唔好成人入嚟騷擾村民,冒認記者要老人家簽名!
地政趙莉莉:有戴職員證,有問題請報警。
問:有片為證,地政爆屋入去,各位充者即刻睇吓。
眾:道歉!!!
問:呢件事係過去星期發生,你係咪否認佢地地政既人員,警察就好辦事。
梁:將D片俾佢睇,希望佢地返去撒查,希望大家信我,而家發言時間。
問:要求集體談判,唔好逐個傾,我地村民唔想咁,錯既點解仲俾佢發生,根本就唔啱,教壞下一代,係不公義!
答:賠償安置可以嚟問我地。
答:我地會逐戶拜訪。
問:我地需要集體談判!
主持:高層次決定話唔到事,但會記錄在案。
梁:請官員以誠懇態度,衷心聆聽,真誠去講。
問:村民有一個非常清晰既意見,誓保家園,不遷不拆,技術官僚層面可否做到。
主持:我代表你答,官員都好辛苦架。
眾:我地唔辛苦?!!
(而家打電話去問局長啦!)
問:真係唔係鄉下佬、村姑,你地今日講那些政策,我地都熟哂,三月梗通過財委會,幾時刊憲?
趙:一兩個月內刊憲。
問:刊憲三個月時間,地政會搵大家有咩賠償安置安排?
答:有機制處理反對。
問:都無問過我地!
答:之前已俾左時間大家。
問:你地既定程序,係咪收左地先諮詢?
唔明白政府強行收我地地方,唔問我地,幾戶人俾60萬我,可以去邊住呢?橫洲也有好多候鳥居住,香港人僅有既綠化地方。俾60萬我,係咪掉哂D貓狗出。街?!
答:你成條村4戶?
問:60萬訓街啦。
答:符合公屋資格可上樓。
問:3個合符就3個上。
答:過渡,有一年中轉屋。
問:你地住,我地陪你住。
問:你而家見村民,下個月就收地,我地村民不遷不拆,你地有邊個可以回應到
你地今日個會換左地點,有無寄信俾我地知今日既諮詢,果個諮詢有幾多個村民知道架?中學生做 project 都有數據啦,接觸過幾多個村民?
答:立法會邵家臻都問過,2016年1月至5月,舉行過21次諮詢。
問﹔果個係道路刊憲
講大話!!!講大話洗鬼佢講呀?!!
答:果次就道路,收到反對,當期時,21次有會議記錄,
問:純粹係道路工程有關?同橫洲公屋無關
問:暗渡陳倉
問:問官員,唔係主持,主持坐返底,我把聲夠大可以講到,技術官員,而家係政策問題,點解無政策官員?!諮詢話二十幾戶人,我地三條村有幾多戶人?百幾戶!!!個 research fail 左
(夠鐘啦。)
答:159個反對意見,21次會。
問:點處理呢個咁大既技術失誤?技術官員點負責?
答:我地係翠屏樓睇,係無呢個數字。
問:你地幫張擋左咁多次,你地根本處理唔到,點約見?
答:上次局長、常秘好緊貼呢個事項,相信局長非常樂意同議員同市民溝通。
問:我地唔係暴民,我地講野你地唔聽??!!
答:向上司報告,我地咁多部門都聽到,知道大家都想見政策局既官員,張局長都好關心既。
問:向邊個上司?
答:測量師,土地徵收,吳小姐,土木會話俾署長聽。
問:我地要求不遷不拆,我地村民係絕對唔會承認你地既假諮詢。
權:想講道理,今次係第一次諮詢,葉生厚顏,立法會都唔講事實,有無咁可恥,係咪應該還村民一句公道,爆村民屋又唔道歉,我地想解決問題,村民同棕地同一陣線,唔洗搬,局長唔落嚟見面,唔可以入村,唔可以推展橫洲既計劃,所有程序得唔得!!!
請你而家道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