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梁特最後一刀切橫洲 奧雅納事件未解疑竇

廣告
梁特最後一刀切橫洲  奧雅納事件未解疑竇

廣告

財委會通過撥款後兩星期,昨天在朗屏舉辦的「元朗橫洲第一期公營房屋發展計劃與居民及有興趣人士會面」。政府在標題上用字小心,還請來傳媒人謝志峰做主持。村民寄望在「會面」中有對話,政府設定限時與抽籤發言的規則,令村民怒不可遏。

昨晚不能稱「會面」,是一場沒有問責官員的「發佈會」。

地政專員(元朗)趙莉莉已如實宣佈,政府將於數月後刊憲如期收地,暗示七月一日新特首上任前已有收地行動。趙莉莉補充,署方有考慮「既定」程序補償的方案,但未有時間表,「暫時未有(上面的)通知,要暫緩清拆」。她另一同事地政總署(高級經理/清拆)胡栢霖更坦白說,市民有需要可先入住臨時房屋。

門外附近安排大批PTU戒備,學校地下約十多名便衣,現場約廿個保安駐守,不准記者與村民接近官員。保安的分配工作竟由房屋署高級土木工程師康榮傑負責,安排官員安全離開。這種遙距城管式「會面」,不知算不算是管治新風格?

會上有村民質疑,鄉委會沒有諮詢或通知他們,質疑政府的「概定」的諮詢程序已失效。房屋署總土木工程師葉承添回答,重覆政府有「概定」程序。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指橫洲事件已證明「概定」程序已告失效,政府有沒有對不起村民?

「幾打得」的葉承添超越技術官員的工作,堅定不移地代政策局回答:
「政府在新界推行一些公營房屋,這些既定程序與機制是行之有效。」

事實上,政府在2016年有分批與村民會面。在2016年2月19日的會上,筆者有幸混入去,作錄音記錄。對比兩次官員講話,去年政府回覆村民時,沒有提及顧問公司奧雅納報告的問題,似乎有所隱瞞 ; 今日經報道後仍留下很大疑問。

昨天會上村民一條問題,政府是需要認真回答。

村民:如果2012年雙方(新世界與政府)已經知悉工程,但又用同一個顧問公司這算不算是貪污?

村民激動,用詞不當是理解的,但疑問不無道理。事源是迴旋處正正是新世界入紙申建高密度住宅的地方,村民質疑是鏟村是為新世界開路。2016年2月與政府會面時,村民怒斥官商勾結,而且要求政府承諾未來的鏟村得來的迴旋處與道路,發展商不得用作運泥頭建屋之用,官員當時是不能回答。

去年2月19日的土木工程拓展署高級工程師陳全龍與房屋署高級土木工程師康榮傑出席與村民會面。陳全龍說,奧雅納(ARUP)做的環境評估確已在2014年完成,當時土木工程署與環保署仍在「審視」當中,及後昨晚有出席但只擔當保安監督的康榮傑先生搶答,已做了「足夠」的環境技術評估。當時並沒有指出奧雅納(ARUP)挪用政府資料的事。不過,奧雅納挪用政府資料的事件至今仍然基於「保密協議」,政府至今表示不能公開調查的資料,公眾根本不知奧雅納(ARUP)在事件上是否有涉及利益衝突。

以下是2016年及昨天兩次官員提及奧雅納公司的對話。

2017年3月31日
土木工程拓展署總工程師陳卓榮:「2015年的9月,資料與工程很相近,署長是不會辜息的,我們要準確知道是否有盜用(資料),所以之後罰了三個月。」(註1)

2016年2月19日

土木工程拓展署高級工程師陳全龍:「(房屋署)派了顧問公司做研究,環評發現綠化地轉為住宅甲類4,工程對環境沒有影響。2014年6月(房屋署)聘請奧雅納(ARUP),報告8月完成。環保署仍在審視當中,未有一個『落實』的報告。」

房屋署高級土木工程師康榮傑:「要證清所謂『環評報告』,與村民所想的是有少少分別,這是根據環保條例,這裡的發展是相對比較細,只有4.6公頃是不需要做(環評),這是做技術評估,與「環評」類似,是名稱不同,但我們做足夠的評估,而且2014年已完成。」

政府在昨天的「會面」已表明態度,在橫洲事件上先走剷村民後談賠償,其他爭議容後在新一屆政府討論,所以第二、三階段並沒有時間表。推行橫洲公屋計劃首要是滅聲,態度立場十分清晰。

(註1:三個月是指由去年12月至今年2月禁止在「同一類合約」招標。2016年12月7日《明報》土木工程拓展署土木工程處處長劉俊傑透露,去年9 月署方已懷疑ARUP 在新世界橫洲項目上涉引用TPEDM 數據,當時已要求ARUP 澄清,並從4 個方向跟進,包括要求ARUP 回應是否涉及利益衝突、有否措施防止資料外泄、以及交代橫洲第一期工務工程項目的基建設計等;但基於保密協議,摘要沒有交代ARUP 的回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