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這就是香港的高官問責制

這就是香港的高官問責制
廣告

廣告

根據那份文件,吳克儉上任以來,總共外訪54次。即是到今年三月底總共57個月內,平均每32天便會安排一次外訪。就算把所有星期六、星期日及公眾假期都計算在內,他在四年九個月之內,有半年不在香港。這還未計算他在外訪前後取的假期及其他年假福利。

去年,有傳媒也報導了官員外訪的情況,已經知道他是名列前茅了。之後有一次,與一位在教育局當官的老朋友碰頭。觥籌交錯之間我問他,你這位上司外訪頻頻,回來之後對香港政府及教育局的施政有什麼影響嗎?他先說沒有,後來補充説他看不到,也可能只是不知道。不過,如果作為局長,他做了甚麼也不能令局內的高官看得到,作為受政策影響的小市民就更加無從得知了。

在學院,我負責教「教育政策」那一門課。自己也十分關注教育事務及政策,也是教協監事會的成員。如果有人問我,這一位教育局長,過去四年多對發展香港的教育有什麼建樹嗎?我也衹能回答,我不知道,也看不到。

我也不知道他為香港一大堆的教育問題做過些甚麼。由國民教育事件開始,到 TSA 至 BCA的爭議,學童自殺問題,通識科及相關的爭議,新高中科程及DSE 的問題,國際學校的撥款及發展問題、直資學校、副學位學生的資助、副學仕出路及學債問題、大學的管治、社區學院的課程質素、中學的縮班殺校、大批合約教師變長散、常額教席被消失、教師操守議會由選舉産生變自動連任、學校買課外書被 cut 錢、電子教科書繼續虛擬⋯⋯………還有很多很多,都只是一連串的問號。

除了上述一大堆問號之外,我也無法理解教育局長是以甚麼原則來決工作的優次排列的。我到現在都不能明白,為什麼他會在立法會公開聽證會中途走人,為的只是要出席一個不是由他主禮的義工嘉許典禮活動,那一次典禮,他只是其中一個坐在下邊拍手掌的人,與坐在後邊的路人甲沒有多大分別。當然分別還是有一點點的。典禮之後,他有份上台與一眾主禮的及被嘉許的影了一張威威相。

我懷疑,可能他的外訪活動當中,有不少都是這一種性質的,所以才會令我那個教育局的高官朋友,我這個教「教育政策」的人,以至一眾市民都不知道他四年多來做過些甚麼。

我只知道他經常放假、他喜歡日本刺身放題、他經常去了一些不知目的、不問效果、不須交待的外訪。當然我也知道傳説中他每個月讀三十本書。

我也知道,還有三個月不足,他便會做足了五年局長,順利完成他的任期 (注意,我不是說他順利完成了他的任務)。連帶任滿酬金,香港人總共要支付這一位局長超過二千萬元。當然這還未計算他54次外訪的開支。根據統計推算,未來兩個月,他應該還需要再安排起碼兩次外訪,相信同樣也是要由納稅人來支付。

看來,香港人其實都是十分溫馴而且具忍耐力的。我們仍然能夠容忍這一類高官做足五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