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紙包飲品收皮喇!

廣告
紙包飲品收皮喇!

廣告

圖一:「收皮」應草民音樂節循環製作多張車軚櫈,其後捐贈予藍屋。

* * *

說來慚愧,筆者誤會良久,以為「紙包飲品」也可以回收。直到某一日,循例將之壓平,放到廢紙回收箱,遭一伯伯用英文阻止,才終於知道真相。

因為「紙包飲品」除了紙,起碼還有兩層膠膜,甚至再加一層鋁箔。必須以特別的工序將其粉碎,使塑膠在水中浮面,紙質沉底,才能循環再造。

香港還未有以上機器,紙包飲品的墳墓只有堆填區。但現在還有另一出路。

* * *

問:為什麼會成立「收皮」?

Kimi:我係平面設計師,喺觀塘同朋友租工作室已經十年。

周圍有太多「垃圾」可以執,我地習慣好似「神期食品」咁搶救物資。工廈經常拋棄大量物料,乜嘢都有,隨時多到係一間舖嘅存貨,而且完全未用過,我覺得好荒謬。

2

圖二:Kimi 用哥哥棄置的皮包,改造成水壺袋。

有一日我哥哥唔要皮包,我拆走啲皮,再造成水壺袋(圖二)自用。大概兩年前,我同兩個朋友成立「收皮」,開始搞循環再造。

* * *

問:為什麼「收皮」會專注於紙包飲品?

Kimi:我亦係「蘇波榮」做過廚師。初時「蘇波榮」仲有賣紙包飲品,霸佔哂垃圾桶嘅空間,於是就諗紙包飲品有冇得搞。

我有朋友叫 Michael,佢剪開紙包飲品對摺,就當銀包嚟用,不過做得好樣衰。我根據佢嘅創意繼續擴展,銀包、散紙包、捲煙袋、斜揹袋,通通都做得到。

3

圖三:「收皮」的工作間

* * *

問:你地循環再造了幾多紙包飲品?

Kimi:兩年嚟處理左二千個左右。通常都係朋友將一家人飲剩嘅紙包飲品,洗淨儲好打包畀我。

留意一定要洗。好多人問「要洗嘅咩」?大家都慣左直接掉垃圾,真係吐血。本來牛奶盒都可以收,但唔洗就會好臭,所以唔敢公開呼籲。

* * *

4

圖四:「收皮」用棄置紙盒和膠袋,改造成手袋。

問:好多市民--好尷尬包括自己--過去都不知紙包飲品不能回收。

Kimi:我諗係名出左事,大家都叫「紙包飲品」,但英文唔係叫 Paper Box,係叫 Tetra Pak。佢同另一間公司 Evergreen Packaging 製造哂世界大部份飲品盒。

即使奶盒同果汁盒冇鋁箔,依然有兩層膠夾住紙,係香港回收唔到。

* * *

問:只有你們從事回收,會否擔心杯水車薪?香港應否回收紙包飲品?

Kimi:真係要實踐全民回收先掂,我地只能做到 upcycle,要做到 recycle 先係治本。

問題係香港嘅回收冇出路。好多人停留喺廿年前嘅思維,覺得肉酸,唔肯用「垃圾」整出嚟嘅嘢。

5

圖五:「收皮」用棄置紙盒和膠袋,改造成手袋。

* * *

問:你認為政府和社會應該怎樣應對?

Kimi:近年愈嚟愈多人醒左,有好好嘅組織出現,比如「執嘢」。同埋教育好緊要,否則就冇反思。畀咁多錢買好貴嘅品牌,係咪真係值呢?

* * *

問:政府想推行垃圾徵費,你支不支持?

Kimi:絕對贊成用徵費推動分類。好多人自以為對垃圾冇責任,掉落垃圾桶就算。但點樣避免堆填區飽和係大家嘅責任。

問:但香港人一直沒有分類習慣,徵費會否不得其法,甚至有反效果?

Kimi:我覺得用者自付係好事,唔想俾錢咪唔好掟咁多垃圾,為左慳錢始終會做。不過收左啲錢點用就有爭議。

至於膠袋收五毫紙根本冇撚用,大家抱住同跌左冇分別嘅心態,我覺得成效唔大。

6

圖六:左至右依次為銀包、捲煙包、散紙包、斜揹袋。

* * *

問:哪裡可以買到你們作品?

Kimi:可以 PM 我地。在何韻詩的 18 種香港,還有士多(Ztore)都有寄賣。

其實唔係好好賣。我地有時都會去市集擺檔,已經自由定價,但師奶同老人家唔係咁欣賞,「垃圾嚟嘅!」

* * *

後記

與其用「損失框架」,不如用「獲得框架」?

作為左膠,筆者絕對支持以政策改善社會問題。但金錢誘因是否一定湊效?

以色列幼稚園的研究,早為世所津津樂道。罰錢反而令家長誤會,以為是變相購買服務,更加心安理得遲到。

受訪者便點出五毫紙一膠袋的問題。筆者擔心垃圾徵費或生同樣反效果,市民覺得畀左錢就完成責任,繼續大模斯樣掉垃圾,結果枉忽原意,未能改變習慣。

《一切都是誘因的問題》解釋,金錢當然是重要動力,但若看不透真正誘因,或會事倍功半,甚至適得其反。「獲得框架」(正面鼓勵)往往比「損失框架」(負面懲罰)更有效。

舉例,筆者一直奇怪,究竟幾多市民會感激 MTR 的「3% 回贈」(97 折優惠)?幾毫子的微利,根本成不了誘因,也換不到市民肯定。

若筆者是 MTR 高層,就寧願將預算集中,每天隨機抽五百乘客,贈送一百元增值。這樣才是有效的「獲得框架」,讓乘客真的感到有利可圖,行為上有正向反饋,有動力乘搭港鐵,爭取獲利機會。

同理,垃圾徵費不宜只用「損失框架」。政府應該建立一個機制,獎勵到垃圾量少、願意分類的家庭。如是才能移風易俗,低下階層同蒙其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