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丁凱樂

一個普通白領。有感香港工種、生活方式日趨單一。大部分人每天的生活有如同一頁書的複印再複印。可是,現時已經有人實行各類社會創新項目。惜這些項目屬起步階段,知道的人不多。我希望透過寫作,讓更多人知道這些項目,能按興趣加入推行。自己也能在日日如是的生活以外看見更多選擇。 網誌

生活

街坊圖書館:以分享圖書營造社區

街坊圖書館:以分享圖書營造社區
廣告

廣告

作者按:訪問相片由Zita CHAN提供

前言

說到「街坊圖書館」,請拋開冷氣開放、地方舒適、有嚴謹借還時間等傳統圖書館印象。這是由民間自發,固定設於社區的二手書分享站。有二手書的可捐到那兒,有需要的可以借閱。近年社區組織紛紛設立漂書街站。閱讀風氣開始進入社區。2015年初,屯門樂活書園店長阿謙在書店門口放置了一個書籃,作為二手圖書分享站。2016年初,Terence與幾個年輕人也在天水圍設立「街坊書櫃」。大角咀、西環也有類似的圖書分享站。筆者實地了解過屯門與天水圍的分享站,也跟屯門的阿謙、天水圍的Terrance與阿康作過訪談。以探討這些固定設施對營造社區所起的化學作用。

由惜書與關懷社區開始的社區營造工程

屯門樂活書園店長阿謙眼見書店有很多二手書,扔進堆填區實在可惜。本著一顆惜書的心,在書店門口放置一個書籃,讓街坊自由分享。居於天水圍的Terence,認為那兒雖然不缺圖書館,但開放時間與街坊作息時間並不配合。而且對偏遠地方,如天耀、天華等屋邨的街坊而言,借一本書都要乘車或走很遠路到公共圖書館。他希望將書本帶到社區,讓閱讀融入街坊的生活。於是在天水圍設立街坊書櫃。

wl-6

在社區多了一個小書籃/書櫃,到底會產生怎樣的魔法?沒有社區設施的公共空間,只會是行人匆匆路過的地方。有了這些固定分享站,街坊會開始放慢腳步,看看有些什麼。久而久之,還會捐出自己的物品。屯門的分享站漸漸聚集了一些街坊。之後,他們更發揮創意,提議分享圖書的同時,也分享食物。於是在2016年底,樂活書園的街坊圖書館也同時接收罐頭、包裝食物,兼備了社區食物分享站的功能。

天水圍的街坊書櫃設於屋邨涼亭。漸漸的,在那兒休戲的街坊都發現這個書櫃。有人定時捐書。後來,更有人將形形色色的物品放到書櫃與人分享,有唱片、玩具、滑鼠…。前陣子雨多的日子,還有雨傘呢!後來,Terence與阿康發現屋邨其他地方都設立了一個分享二手物品的分享櫃。此外,街坊的反應也很正面。有放狗路經的街坊稱讚營運者很有心;有帶同子女來看書的家長教導孩子要「學幾位哥哥那樣熱心慷慨」。聽Terence與阿康娓娓道來,筆者都能感受到他們獲得的滿足與欣慰。以自由分享圖書作起步的小平台,原來能滋長更多創意,足見有機組合之生命力。

wl-5

因困難而進一步連結社區

樂活書園主要面對的困難,是捐書的人多,借書的人少。結果本來想讓囤積的二手書有去處的分享站,引來更嚴重的囤積問題。阿謙不得不想辦法。他找到一個定期在西鐵站對外空地舉辦以物易物的社區組織「屯門匯思」。將二手書送到那兒。這樣就打開了樂活與地區組織合作之們。之後,阿謙聯繫到更多其他組織。現時分享站除了圖書外,還有平權組織送來,有關各類社會議題的宣傳品。這個圖書分享站現時也發揮了社區教育的功能。阿謙對此十分滿意。

設於百分百公共空間的天水圍街坊書櫃遇到的挑戰更大。營運以來,經歷幾次書櫃失蹤事件;由於之前書櫃外觀不佳,也有人誤以為是垃圾箱。以上挫敗沒有令Terence與阿康等人放棄。他們開始跟其他社區組織合作改善營運。他們聯絡到天水圍故事館,館長小雨替他們聯繫到文化葫蘆,找來設計師大大改善了書櫃的外觀,不會再被人誤認作垃圾箱。後來,Terence等接觸到更多社區組織,例如結合漂書與藝術表演的漂.閱。現時,街坊書櫃與天水圍其他社區組織不時會合辦藝墟等活動,進一步將分享理念推廣給更多天水圍居民。

wl-2

結語

有關在社區設立平等分享設施的議題,筆者常聽到一種說法:香港公民質素未達能順利營運這些分享站的程度。與Terence、阿康分享時,得到一個很有意思的反問:公民不經教育,難道質素會自動提昇?屯門與天水圍的營運者都各有願景。屯門的阿謙希望街坊圖書館能成為社區教育平台,有更多活動例如自由講座能在那兒舉辦。天水圍的Terence希望各屋邨互助委員會都能設立類似的分享站。阿康希望這些分享站能遍地開花。透過分享建立街坊之間的互信與互助。

tsw05

筆者認為建立公民社會的先決條件是喚起人們的公共意識。當平等分享,街坊們共同營運、保護的社區分享站有如便利店般近在我們咫尺時,則香港離公民社會不遠矣。

註:有興趣在自己社區設立分享站的朋友,可參考街坊書櫃專頁。負責人也樂於給予意見或協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