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朋輩壓力

廣告
朋輩壓力

廣告

有新聞報導,老牌港大宿舍發生集體欺凌事件:一名宿生被廿人闖入房間被向其下體滴蠟。報導指當事人參選幹事,期間遭受不同程度的欺凌、人身攻擊及恐嚇,最後決定退選。有舊宿生向我透露,事件原本涉及對於宿舍發展的爭論,應該是有人玩大了,而據聞確是宿舍的傳統。

若果你看到這報導便抱著「依家班大學生唔讀書淨係識乜乜乜」我可以請你過主別讀下去,其實無論小學中學大學都有類似欺凌事件,當然有些的確是玩得過份了:可能導致受害者心靈受損甚至自殺,另外,例如這件事,大學進行全面調查,宿舍的聲明是『一向重視同學的品格和操守,尊重並視同學作為成年人,為此同時其必須對自己的行事後果負責』,好了,要負責,做了的是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先戴頭盔,我唸大學時沒有住過宿舍,但當年也會聽聞不同的宿舍會進行一些活動「迎新」,有些宿舍更會不停操體能,又聽說會不斷打擊你的自信心云云。當中有沒有一些很過份的呢?我不知道。

不過其實在任何一個團體,有人選擇埋堆,可能未致於跟大佬,但型式類似;又或者你會特別崇拜團體內的長輩,覺得他做的都是對的。慢慢地,可能連自己的想法也沒有了。

例如這件事:假若真的有發生廿人壓著一個人然後向其下體滴蠟,你覺得對不對?可能那時你被人說服「這是傳統」「這樣玩玩沒有問題」,不過你想想,若果你是當事人,你跟那班人的關係沒有那麼好,可以玩成這樣的話,你會有什麼感受?

我立即想到:這比性騷擾更嚴重,有可能有刑事責任;同時當事人也可以向這班人提出民事索償:心靈受損,有心理陰影云云。

我幾可肯定有些宿舍的老鬼會走出來說:「咁小事做乜揚出去攪衰間Hall個朵,有乜事閂埋門拆掂佢。」嗯,若果是可以閂埋門拆掂,我想就不會有人爆出來,而且,年代不同了,大家對於什麼是玩玩的定義絕對有所不同,簡單來說,又是那個設身處地的想法:你本來唔妥呢班人,俾佢地咁玩法,就算只是條氣唔順,發球權去了你那邊了。

什麼意思呢?我要玩大佢,我要你班友一身蟻。義正辭嚴出師有名,我不介意在宿舍被白眼甚至無得住,因為我早已被你們針對了。

成年人要為自己的行事負責,玩玩然後連學籍都被開除,你會覺得有誰會可憐你?

好了,若果你原本覺得這個行為有問題,但因為朋輩壓力參與當中,就算你出手輕與重或者你只是負責按著受害者的身體,你,也是幫兇。

朋輩壓力如何也好,若果連自由意志都沒有了,是非常危險的事。

其實在職場上,也有相同的情況。簡單一個例子:有些上司很喜歡對女同事的身材評頭品足,你要埋堆,問你意見如何,你是不是要配合Channel講埋一份呢?好,若果你這樣做,甚至為了得到上司的歡心講得更勁,某一日有女同事向人事部投訴被性騷擾,甚至嚴重至向公司提控,你估,你駛唔駛上身?

注意啊,有些上司有靠山,可以幾個夾埋屈一個的,你當時講得過癮出位,於是,你就出位了。

更嚴重的,有些上司知道你很聽話,有意無意verbally叫你做一些事,告訴你有什麼事他會保住你的。噢,若果你相信的話,我真係恭喜你。

還有的例子是紀律部隊,要服從命令。我不知道七囧當中有沒有較低級的是因為這樣涉及其中,完全忘記自己在學堂唸過的是什麼。若果是的話,恭喜你,好多人捐安家費俾你呀喂。

那麼,我們不要埋堆嗎?聰明的人,在任何團體,小說話多做事是最好的。不埋堆不代表你要跟人交惡,打好關係不一定要埋堆的。

原文刊在此
三十過後一個人住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