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啊樂

修讀新聞傳播系學生,未曾有一股改變世界的作氣,但寄望以所知所能分享自己看法,或許不是見解獨到,仍盼我的文字與聲音在社會中可有一番作為。 網誌

生活

我的盜版唱片狂想

我的盜版唱片狂想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在九十年代末,千禧時代,人們的娛樂不是太多選擇,不是到戲院買票看電影,還是到唱片鋪試聽一番才決定買誰的專輯,然後帶回家放進唱機中,跟着唱片內美輪美奐的歌詞簿唱個陶醉,留待到K房中在朋友面前大展歌喉。不知有多少人曾經有過這個階段的回憶?當時我只是八,九歲的小學生,口袋內依然是印有叮噹圖樣的錢包,入面只會放二,三十元,已經足夠滿足我對音樂的興趣,尤其當時還有盜版唱片的年代。猶記得舊日我拖住媽媽的手經常潛進小巷旁,在設計簡陋的木版上揀選唱片,然後快快進行交易便離開,以免突然受「走鬼」所牽連。今天回首這段時光,那時生活質素較今天遜色,但這份暗喜之感是多麼的純粹,今天確實難以復再。

老一輩的人還喜歡到二手店中淘寶,店內林林總總的貨品,也許店外途人視之一文不值,甚至店內這個兼職店員也對這些雜物不以為意,但總有人喜歡在店內每個角落尋寶。我不像時下年輕人貪圖新鮮的事物,反而異常地喜歡緬懷過去,投入睹物思情的氛圍中。在大部分的二手店中,不難發現總有一隅擺放不知從那裏收集回來的盜版唱片。這些唱片既追不上潮流,封套也經不起時日的沖刷而發黃和皺巴巴,更甚,唱片的質素,店主都不能保證,可以說是碰運氣的一回事,但我從不在意,因為可以買回舊日未能集齊的專輯,填補這種違和感。

時至今日,互聯網已經成為人類不可或缺的工具,電影和音樂的線上下載已經成大趨勢,電影院和唱片鋪好比上時代的典當行般被淘汰,成為上個時代的遺產。當實體唱片的價值漸漸不受重視,更遑論違法的盜版唱片,已經變得毫無市場需要。實體唱片的競爭對手,由盜版改為線上音樂 ; 至於模式由整張專輯的出售變成單曲購買,樂壇都隨時代的步伐而變遷,至於我偏偏還沉溺過去了的時空。二手店的貨物定價是沒有依據的,只視乎買賣家的看待,兩者的抗衡足以反映獨家回憶的重量。

這夜,我又淘了一張舊的盜版唱片,但唱機與它似乎是不咬弦,總是在隨機的分秒中重複,不斷傳來同一音節,令一首曲詞順暢的音樂,污染成惹人討厭的嘈音,企圖挑戰我的耐性。然而,我的心情未有影響,反而有種莫名其妙的滿足,因為這張唱片讓我可以重拾舊日時光的碎片,和彌補兒時的違憾。

在轉動中的唱片,我在彩色流動的倒影裏,看到昔日無憂無慮的片段,也聽到猶如社會上紛爭的喧鬧,唯待一個有能力的人在一個適合時機中把紛爭調和,然後重回正軌尋找昔日熟悉的氣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