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

機場第三跑填海用機砂之嚴重問題

廣告
機場第三跑填海用機砂之嚴重問題

廣告

圖:(左)海砂、(右)未洗機砂

遠洋海砂成本高 「多重破壞」環境 兩片海洋遭殃
機砂含「石粉」懸浮海中不沉降 大範圍海域將變污濁
環團:工程陷兩難 停建防超支為唯一出路

機場第三跑道填海工程將用上大量海砂,工程承建商或需從中國海南或東南亞國家輸入海砂,或改用「機砂」代替部分海砂填海。環保觸覺斥從遠方輸入海砂將「多重破壞」環境,而使用機砂亦因內含大量密度低的「石粉」,懸浮海中不沉降,引起填海區域不可接受的污染,要求立法會議員於明天(11日)的三跑小組會議中追問細節,要求機管局及環保署全面交代。

機場第三跑填海工程浩大,填海費用估算562億,需使用多達1億立方米海砂,惟因中國海砂日漸短缺及價格上漲,並面對出口限制,極可能導致工程嚴重超支及延誤。去年中港珠澳大橋澳門段人工島同因海砂供應不足而延期完工,進一步確認海砂不足的事實。上月則有工程承辦商向傳媒發放消息,指三跑填海工程動工以來,海砂供應從未足夠,機場管理局和工程承辦商須考慮從東南亞國家入口海砂頂上,亦同時以「機砂」(即由碎石以機械打碎而成的砂粒)混入代替海砂,勉強繼續填海工程。

環保觸覺義務總幹事譚凱邦強調,從遠洋輸入海砂,是「多重破壞」環境,因除了填海地點永久喪失海洋生境,海砂源頭的海床生態亦會遭完全摧毀,而長途運沙所帶來的碳排放更是不可接受。

另一方面,為製造「機砂」而打碎石粒時,過程除產出填海所需的較大砂粒,亦同時產生輕細的「石粉」,因此當以機砂填海,兩者一併投入海中後,大量石粉懸浮海中,嚴重污染海洋。譚凱邦現場示範將海砂及機砂樣本分別放入兩杯清水:海砂樣本於數分鐘內完全沉降,砂層上方的水回復清澈;對比機砂樣本只有較大粒的砂粒緩緩沉下,上方的水卻因充斥石粉而變得混沌不堪,甚至於記者會完結時石粉仍持續懸浮水中。

譚表示:「要在機砂中除走『石粉』,須進行『洗砂』步驟,但會嚴重污染製砂工廠一帶的河溪,購砂開支亦會大幅提高,機管局及承建商全面洗砂後才使用機砂是不切實際;但將『機砂』直接用於填海,石粉難以沉降,很可能違反環評報告要求,或使工序延長,工程也勢必延誤及超支。」

譚繼稱民間團體早已多番質疑計劃過大、空域問題未解決及破壞白海豚棲息地,所以一直強烈反對工程,而機管局現已陷於兩難當中,第三跑工程更不應繼續進行。

立法會議員姚松炎博士同意情況令人憂慮,因為海砂不足是當局無法否認的事實,機管局和環保署卻未有充分公開改用機砂帶來的環境及開支問題,承諾於立法會三跑小組會議中質詢詳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