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洪尚秀 -《等一個人的心灣》

廣告
洪尚秀 -《等一個人的心灣》

廣告

洪尚秀《等一個人的心灣》 (On the Beach at Night Alone,2017),表面上少了他經常出現的情節和場景不斷重覆的風格,其實他把這個風格,內化於無形在女主角金珉禧的思緒之中,這股思緒總是漂忽不定,大概就是她心裡在等一個人、慢慢發現在等待的過程中,了解自己其實想一個人過;但當真的有種一個人過的感覺時候,那又是開始想等一個人的時候,這種等候和獨處的思緒角力,時速時緩,時混亂時清晰,時矛盾時冷靜。

《等一個人的心灣》刻意分成三部份,在故事情節、人物出現不再以往洪氏風格的重覆交錯,交錯的是金珉禧內心的思緒,例如她在舊朋友面前的內心爆發,又在舊情人和他的門生前爆發,情節上是差不多的,但其所身處的環境和狀態才是值得細味的地方;在朋友面前,她爆發的觸及點是旁觀又嫉妒著一段不大交心的關係,某程度上係想表現出她所懷的愛情觀;後一場和導演的爆發則是出於角色個人經歷,當然跟現實洪尚秀和金珉禧的關係作了一個嘔心的告白式呼應,但單從電影裡內說,這是女主角第一次放低自己的思緒,嘗試好好聆聽別人的話;但洪尚秀亦很清楚,所有道歉式的告白都有必然不誠實的地方,而女方也總一刻會察覺,自己是寧願聽較想聽的說話,所以這場告白戲,刻意出現在女主角海灘兩場沙畫睡夢之間,有楊德昌《恐怖份子》結局似夢非夢的味道,來呈現那些告白和感動的虛偽,但又是一段關係中希望和追求的。

《等一個人的心灣》很成功呈現一種思緒和故事情節的距離,例如女主角在德國,去了人家的房子食飯,但叫人記得的是女主角很肚餓,她吃了兩碟意粉,那場戲的專注就在她身心餓的感覺,那個餓就是保持了她跟外間的距離,所以會感受到那個gathering的疏離感;第二部份,女主角跟朋友去了一間屋子,那場戲很有趣,因為那間屋最叫人記得的,是窗外有一個抹窗人,戲中屋內的人,屋外的美景都是空洞,唯獨這個重覆抹窗的動作是最實在,這或許呼應女主角不斷嘗試弄清思緒的心情。戲中還有不少呈現空白的象徵,那間咖啡店,女的衝出來問男的,我只是你朋友? 男的呆了,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講法用詞,或者那女的一直在他心內根本沒有一個固定位置,《等一個人的心灣》呈現所有東西、思緒、等待,都在一個很不固定、很重覆又很矛盾的狀態。

最後,《等一個人的心灣》的英文名,On the Beach at Night Alone,是Walt Whitman的一首詩,或多或少亦有點戲中的感覺,所有表面上不同的東西,都有相同的地方,就是都出現在一個人,在海邊晚上獨自的思緒中出現過,這是一首很簡單很美麗的詩。

On the beach at night alone,
As the old mother sways her to and fro, singing her husky song,
As I watch the bright stars shining, I think a thought of the clef of the universes, and of the future.

A vast similitude interlocks all,
All spheres, grown, ungrown, small, large, suns, moons, planets
All distances of place however wide,
All distances of time, all inanimate forms,
All souls, all living bodies, though they be ever so different, or in different worlds,
All gaseous, watery, vegetable, mineral processes, the fishes, the brutes,
All nations, colors, barbarisms, civilizations, languages,
All identities that have existed, or may exist, on this globe, or any globe,
All lives and deaths, all of the past, present, future,
This vast similitude spans them, and always has spann’d,
And shall forever span them and compactly hold and enclose the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