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占渣木殊 -《柏德遜》

廣告
占渣木殊 -《柏德遜》

廣告

占渣木殊《柏德遜》(Paterson,2016)比他以往已經簡約的作品,來得更加簡單,但當Adam Driver道出第一句詩句的時候,“We have plenty of matches in our house”,我是完全想不到的震撼,一句說話就概括了那一個早上,那個詩人的性格和思緒狀態;一個拾起了一盒火柴的早上,一樣最不應該早上會留意的東西,還有他不著急的吃著早餐,因為Paterson是一個很有規律的詩人,啊!他並沒有稱自己是詩人,他同時是一名巴士司機。

Paterson是詩人/巴士司機的名字,Paterson也是戲中小鎮的名字,Paterson也是那條巴士線的名字,Paterson也是一本詩集的名字,是詩人William Carlos Williams的詩集,當然他也會是Paterson的偶像。Paterson展現出一種巴士司機的詩意規律生活,如聆聽不同乘客故意中的詩意,有拳手或無政府組織歷史,或者簡單的跟美女相遇之後的幻想;詩人們也會受各自相似的氣息所吸引,不分年齡不分國籍很自然的就會坐在一起,雖然後來永瀨正敏的出現是有少少唐突的,但想起他可能會是當年《Mystery Train》(1989)那迷戀貓王的小伙子,我想這也是Paterson應該再鼓起勇氣重拾創作熱情的時候。

戲中特別出現了很多雙生兒,或許源自太太Laura夢中的預感,但跟Paterson名字在戲中多重關係的串連一樣,碰上跟自己相似的人,確實是一種詩意的緣份,但要維持一段關係,卻要大家努力維持一個彼此舒服的空間和相處方式,這份成熟讓《柏德遜》成了占渣木殊特別真摯的一部作品,有點像伊力盧馬電影的感覺,戲中男女主角關係沒有太多起伏,也沒有交代他們的過去和預示二人的將來,只看到二人著力把握此刻的努力,當中平凡但也可以很有詩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