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張文光:不能忘卻的紀念

廣告
張文光:不能忘卻的紀念

廣告

圖片來源

文:張文光(支聯會常委)

香港興建故宮博物館的分館,引起一陣子的風波。

撇開建館程序的爭議,愈多不同類型的博物館,展示中國或人類的文化與文明,總是一件好事。

當社會還議論紛紛時,人們忽略了早些日子,支聯會尖沙嘴的「六四紀念館」被別有用心的業主迫遷,至今仍沒有立足之處,是多麼令人惋惜的事。

那是一所很精緻的紀念館,有着民運支持者的心血,更重要的是:它記載了中國和香港八九民運的歷史。

那是一個可歌可泣的時代,是北京青年用鮮血凝成的記憶,不想回憶,未敢忘記。

唯有記緊這段歷史,才會讓逝去的生命照亮人間,讓民主的理想繼續綿延。這理想有着普世價值,不單中國社會值得紀念,世界其他地方也沒有忘懷。

挪威的奧斯陸海旁,有兩座尋常的古典建築物,一是奧斯陸市政廳,每年頒發諾貝爾和平獎;二是諾貝爾和平中心,介紹和平獎的歷史和得獎者。

二零一零年,挪威將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中國的劉曉波,地點就在奧斯陸市政廳。巨大的五星旗像一個紅色的天空,覆蓋在市政廳門前;而市政廳的頒獎台,卻擺放了一張空椅子,告訴人們得獎者劉曉波,非但不能領獎,而且身陷獄中,連同摯愛的妻子劉霞都失去自由。

這是多麼諷刺和悲哀的場面,諾貝爾和平獎的光榮,掩不住劉曉波夫妻的傷痛。

那天晚上,支持劉曉波的人,不分國籍,自發組織了一次火炬遊行,讓中國民運的聲音在遙遠的挪威響起,迴盪在寒冷的北國天空。

過了這個晚上,挪威人將劉曉波的相片和剪報,放到諾貝爾和平中心。那裏同時展示其他的得獎者:馬丁路德金、曼德拉、昂山素姬等人的展覽桌,讓世人看到人類共同的渴望:一個尊重人權和自由的美麗新世界。

和平中心有一間大廳,暗黑中閃着星光,每一點星光是一個和平獎得主,象徵他們的奮鬥,照亮黑暗的人間。

和平中心的盡頭,人們赫然發覺,一面巨大的劉曉波像貼在整幅牆上,寫上一行字:劉曉波是唯一今天仍在獄中的和平獎得主。

那是多麼令人感動和驚訝的場景,誰能料到挪威,一個遙遠的國度,在中國巨大的壓力下,仍沒有遺忘劉曉波,願為他的自由吶喊。

若遠方的挪威還在紀念民主中國的奮鬥,中國人又怎能輕易忘記呢?

我們,只會繼續為平反「六四」和釋放劉曉波而努力,不單在香港重建「六四紀念館」,或許更遠的將來,在中國的北京,會有一座中國民主的博物館呢。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