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教育

關於香港教育制度的「奴性」,我想說的是⋯⋯

關於香港教育制度的「奴性」,我想說的是⋯⋯
廣告

廣告

對於關於香港教育制度的「奴性」、「服從性」討論,自己亦思考不少。最近亦回想起多個自身在中小學的經歷。而我只能說,將來免得過,都不想投身於中小學教育行業。

我早前的志願,的確是做老師。但來到現在,這夢想早已煙消雲散,因為宏觀這個詬病處處的教育制度,我不甘願成為這制度的劊子手,亦無意參與香港新生代的奴性訓練。

(1)「先管後教」這四字,令我想起中學時的「髮式儀表」制度,學校如何演繹及執行這制度,可謂「講一套,做一套」,管著學生的儀表,但沒有教導學生的德行。以前學校強調男女生的劉海不能過眉,說會影響學生的儀表,而在手冊裡,表達了這些規矩是為了教育學生儀表整潔,為日後的儀表整理亦有一定的自律。

也許我不是一個符合普遍香港人期望的學生,對於一些我認為不合理的制度,我總是違反。我的劉海經常過眉,因為那個年代,流行著「都敏俊」、「林峰」頭,那時候亦少不免有跟風的態度,而當我面臨多次被老師、訓導主任或老海鮮的責備時,他們竟多次在說影響學校形象,對於學生的品德教育卻隻字不提。面對著這些奇怪的責備,手無寸鐵的我只能扮演回乖學生,但來到現在,真的很想問,究竟這種「聽你們話才是好學生」心態,是為了你們聲譽著想,還是真心為學生的品德好?百思不得其解了。

(2)「奴性」訓練在我學校亦有個特殊例子,就是中一時必須參與軍訓。這一點我直到現在,都很想大肆批評。首先,為何要強迫尚在好奇中學生活、青春期探索階段的中一學生參與要求絕對服從性的軍訓?這點至今我仍沒弄清楚。軍訓的特色,顯然而見,要求參與者有絕對自律,絕對服從軍人的任何一個命令,練什麼步操、練什麼軍體拳、限時限刻起床吃飯。我不是要批評軍訓的內容,而是形式。「必須參與」的制度出現的問題,除了沒有尊重學生的選擇之外,而且亦進行著「服從性」、「奴性」的思想灌輸,對於好奇多多,不願受困於comfort zone的少年學生,可謂百害而無一利。我認為參與軍訓不是問題,若能改為自願性,這事情卻變得明朗得多。不但能滿足部份學生對於軍營這方面的好奇心,亦能放開空間讓其他學生去鑽研其他興趣,探索自己。

(3)另一點更值得用「自相矛盾」形容的,與這篇文章所提到的一樣-文憑試。我特別想針對通識科作出批判。「還有要盡量避開議論文題目,因深怕立場與Marker不同而敗北。Marking schemes怎樣寫到言之成理是一回事,他們可以找十幾個理由給你不合格又是另一回事。在殘酷遊戲下,個個遵守規則。」這正不是通識科現今的outcome嗎?課程目的說是為了培養學生了解時事,訓練critical thinking。看上去很自由,但所謂的考核,卻已扼殺學生發揮的空間,要求著學生背誦一些所謂的概念詞,而且訓練著議論文的binarism,只能同意或不同意、只能贊成或反對,不能沒有立場或部分同意,訓練著有問題的「非黑即白」思維亦不在話下,這些考試規則不但在規限學生的想像空間,而且亦是為了服從評卷員、服從這個制度。

對不起,出了這篇短文,實會讓人有閒言閒語,說我憤世嫉俗,對很多事都不滿。我不介意你這樣想,因為我覺得有獨立思維去看這個社會,對於有問題的制度作出批判,才應是教育的真正目的。常掛在口邊「一支筆、一張紙,就能改變世界」,出自在香港的教育行業的人口中,恐怕只能是自打嘴巴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