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

【零散工職場系列】長者拎報紙助你早收工?派報員見證基層內鬨

廣告
【零散工職場系列】長者拎報紙助你早收工?派報員見證基層內鬨

廣告

編按:惟工新聞去年舉辦工作坊,由獨立媒體(香港)小型岀版資助計劃支持,探討各行各業零散工狀況。參加者的努力終於開花結果,訪談工友後寫成的故事將陸續刊登。到底免費報派報員被街坊追打至工傷怎麼辦?超市promoter如何被層層食價?配音員由合約制轉為零散化之後如何生存?月入過萬的陪月員真是一份筍工?工作不穩定又缺乏勞工保障底下的笑與淚,將為大家一一披露。

【惟工新聞】自2002年免費報紙興起,很多上班和上學市民也會順手從派報員手中拿取一份。即使對報紙興趣缺缺的市民,早上也總會看見派報員不辭勞苦將一份份報紙派至排隊等候或是順道路過的市民手中。這個看似熟悉的行業,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我們生活裡。但這份行業,我們又是否已經有足夠的了解?惟工新聞近期與數名派報員進行採訪,與讀者一探這行業的奧袐。

加五毫子人工 如廁靠同行互助

《頭條日報》號稱發行量每日85萬份,派報員有多大的流量要應付可想而知。原則上即使在較空閒時段,派報員亦須看守報紙以免被盜取或過度拿取,想如廁也難以抽空解決。阿蘭(化名)表示,「做嘢嗰陣都預咗做足幾粒鐘,唔會周圍行或者休息。」如果身處較差位置並適逢惡劣天氣的站位,派報員甚至要準備連續數小時不吃不喝,在無遮掩和冷氣的地方日曬雨淋。

有時身體突然不適,不同公司的派報員在大家有需要的時候也會互相伸出援手,兼顧對方的企位。工作環境惡劣,工資卻未能回報派報員的辛勤的工作,工作了好一段日子的阿蘭漠然表示其工資也僅僅是最低工資水平,她笑言:「前年咪加咗五毫子人工囉,就係為咗符合最低工資先加到30蚊5毫。」同場受訪的其他工友即時交流薪水資訊,亦有《頭條日報》派報員表示自己收到時薪36元,比時薪35元的《都市日報》略高。為《am730》派報則時薪有40元以上,算是行內比較吸引的。

長者拿報紙賣廢紙釀爭執 可致工傷

派報員的工作看似簡單直接,理應不會有甚麼危險,其實不然。我們可能會不時聽聞早上因為一些長者重覆拿取免費報紙而與派報員爭吵。

阿蘭憶述,有同行曾因勸阻老婆婆重覆拿取報紙,對方破口大罵,繼而直接用報紙敲向派報員頭部,頭痛幾天未散。傳聞更有派報員在爭執中被長者用掃把追打,可見這份工作未必有想象中「和平」。阿蘭無奈表示,「佢哋會認為,幫你拎多幾份報紙單純係令你可以早啲收工。」像長沙灣、深水埗這些人口老化的貧窮地區,基層長者為了賣廢紙賺零錢一而再再而三拿免費報紙,例子屢見不鮮,爭執尤多。

早派完就可以早收工?這是行外人的常見誤解。公司要求派報員不能令報紙過早派光,也不能太晚也派不完,如此一來派報員不得不精密計算,控制報紙派後速度。再者,公司也指示他們報紙並不得被重覆拿取。

對派報員而言,長者亂取報紙既破壞規舉也影響工作;對長者而言,派報員阻礙他們多拿報紙,也可能是阻人搵食不可理喻。派報紙會報紙,也是窮人內鬥的戰場。

勞損問題不容忽視 職安健保障遠遠不足

除了車站上顯然而見的危險,工作積累勞損也不容忽視。長期站立、彎腰以及搬動重物等,為普遍上了年紀的派報員添上很大負擔。勞損多是長年累積,也未必能及時察覺。阿蘭工作一段時間後,在一天早上發現站立時腰部劇烈痛楚,疑是勞損,最後選擇自行付錢看醫生。

即使阿蘭選擇向公司追討賠債,在現行法例下追討勞損性職業病的損失也是困難重重。員工要申報自己有「職業病」,向勞工處取得職業病判定書,然後向所屬公司索償,並按其在每間公司工作時間的不同而得到各公司相應的賠償。另外,職業病也需要符合《僱員補償條例》附表載列的48種職業病才能追討賠償,而條例中所載列的病絕大部份與工業相關,當今多數打工仔的服務業勞損則不多涵蓋。

家庭因素也是很多派報員選擇啞忍的原因。阿蘭就面有難色地表示:「我做呢啲嘢都係暪著屋企,更加唔想因為呢啲問題搞大而俾屋企人知。」

假期無保障 請病假須自行找替工

派報員這些零散工自然是沒有有薪假期。一旦生有病或勞損發作,要請病假也不容易,一天不工作一天就沒有收入。有工友來不及提早申請假期,結果得自掏腰包請替工頂上。

即使能申請病假也需要有醫生紙證明,而看急症也需要輪候數小時。為了避免這種麻煩,更多派報員會情願「頂硬上」忍痛工作。這樣除了加劇身心的折磨,勞損的問題也只會日益加深。

阿蘭一次派報時候,身體突然感到不適,她只好臨時用100元「僱用」了一位路過街坊來做替工。當然,對這位街坊而言也未必是份優差,亦沒有勞工保險,萬一遇到突發意外,將難以受到任何勞工保障。

一更變三更 僱主怪招削工時避418

派報員工作要精打細算,公司就更加老謀深算,致力減少勞工成本。免費報紙公司將派報工作外判,而這些外判公司則想辦法限制工人的工時,令僱傭關係不會符合連續性合約。

所謂連續性合約,是指一名僱員為同一僱主連續工作四星期或以上,而每星期最少工作18小時,此僱員便會被視為擁有一份連續性的僱傭合約,這種條件俗稱為418。符合418之僱員享有較多的勞工保障,例如,休息日、有薪年假、疾病津貼、遣散費以及長期服務金等。換言之,致令員工工作時數不符合418標準,公司將得以逃避連續性合約,免除許多責任及成本。

以《都市日報》港鐵站派發點為例,工友指一個站通常有三更人,一更負責6至9時,下一更則是6時半至9時半,最後一更負責7至10時。為甚麼不一開始就直截了當叫工友都由6時派報派到10時?因為每人每日工作4小時的話,每星期工時就會超過18小時,合乎418條件。詭異的編更卻可拆散工作,將每位工友每星期的工時限制在18小時以內。年資較深的工友皆指過往公司並非如此安排,近年才開始這種新制度。

不過,每天派發報紙的數量很多時難以準確預測,有時剩餘報紙太多,加班OT也不罕有。公司力求榨取派報員的工作時間同時不會超出418標準,最極致的做法,就是當有連續3個星期都超出18個工作時數時,將第4個星期的工作時數限制至18個小時以內。

「12月嗰陣,公司send咗通告話嗰個禮拜唔准開OT。」派發《都市日報》的阿梅(化名)就指出公司會明文規定及通知員工在某個特地時段禁止加班,這樣僱傭合約就不達418標準了。

當然還有較不露骨的的壓縮工時手段。負責派發《頭條日報》的阿澄(化名)指出,她公司有時會減少在車站的報紙供應,報紙自然早早派光,不會發生加班情況。

「《頭條日報》number one喎,人工就唔one喇!」

「我們都只係棋子,任由公司擺佈。」關心其他工友的大家姐阿娟(化名)受訪時對此也表示無能為力,只能接受上級指引。「外判咗?我都唔清楚。」阿澄好奇地表示,她甚至連公司的結構和政策也沒有辦法得悉,而很多派報員也只能被動地接受公司的安排。「如果公司要轉你負責嘅車站,你除咗接受就只可以選擇唔撈。」阿澄無可奈何地表示。不符合418的基層零散工,在勞動市場難免被動。她感嘆,「《頭條日報》number one喎,(賺)錢你就one喇,人工就唔one喇!」

為甚麼她們依然接受這樣的工作?阿澄笑言:「都係得閒先想為社會出分力。」派報工作,對不少派報員而言,是一份具有意義的工作。只是她們心目中可能更有意義的工作已經式微。「如果有得做工廠,梗係做工廠!我地呢一輩,通常以前都做車衣啦。」

製衣女工的下半場,其中一個可能就是派報員。捍衛她們的權益,也是對敬業與勞動價值的肯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