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限米煮限飯:干地普捷天奴的廚藝大賽

廣告
限米煮限飯:干地普捷天奴的廚藝大賽

廣告

熱刺大戰車路士,即使雙方是爭冠死敵,而且是溫布萊的足總盃生死戰,但兩邊領隊不約而同作出幾個耐人尋昧的調動,而這些變動為這場比賽設下了基調。

熱刺以鏡像343應戰,選擇複製自己在聯賽次循環的藍本而非摩帥的盯人奇陣,而相比該仗,普捷天奴作出雙翼衛的調動,查比亞打右、孫興民打左;干地以艾基取代卡希爾(受傷),更大的改變是以韋利安及巴舒亞爾替換兩大王牌夏薩特(輕傷)及哥斯達。

由於車仔前線稍弱及巴舒亞爾久疏戰陣,加上干地繼續任用不擅攻的簡迪馬迪,中場仍然頗受丹比利及雲耶馬壓制(這方面干地似乎沒有吸取上次教訓),令藍軍難以建立起陣地戰進攻,熱刺順理成章成為主控一方。

劇本到此甚似熱刺輕勝一役,但分別就在於熱刺本身的調動:雙翼衛不能壓倒對手。查比亞不具備強吃阿朗素的強橫速度,孫興民多次單挑進攻摩西斯亦處於下風。

由於車仔雙翼衛能照顧自己,故沒有迫使雙迪到邊路救援、牽一髮動全身的問題,加上藍軍防線安排緊密,令熱刺空擁控球優勢而少有造出入肉攻勢。

既能穩守,就求突擊。快速反擊套路是干地的拿手好戲,進攻上熱刺翼衛壓上但無功,而且藍軍翼衛尚有餘力逃避對方注意作為出球點,韋利安及柏度等當然不會浪費他們身後的偌大空間,而今場熱刺3中堅封位的確未盡完美(也許溫布萊比白鹿徑球場面積大足足8%也有輕微影響),故韋利安的罰球正由柏度突擊之下艾達韋列特被迫犯規造就,此消難免彼長。

而熱刺翼衛的缺乏準備亦造成缺口。查比亞覆蓋範圍廣但今季長居雪櫃,孫興民也有大韓的勤懇可與同樣快翼出身的摩西斯一戰,幾次摩西斯的Late Run也能保持注意力看管,但初次擔任防守工作的粗糙卻令他被罰十二碼,可見普捷天奴此調動雖能配對球員能力,但343之下翼衛較量可以致命,今場熱刺著火的中前場便被兩翼衛之瑕疵拖累,令車路士兩次死球領先,略為疏忽及不值。

但熱刺的艾歷臣繼續以璀璨耀眼的表現隻手燃亮全隊。由於雙迪繼續集中抗衡雲耶馬及(尤其)攻守全能的丹比利,艾歷臣可以墮後於中場造成3打2的人數優勢,而尤其馬迪延續今季相當懶惰無力的表現,故艾歷臣更故意避開簡迪而主攻中路偏右位置輸送炮彈,第二球便以巧奪天工的手術刀斜線傳中找到以乖巧跑動穿過車仔防線的阿里,干地至今仍找不到答案應對。(個人認為可以摩帥的盯人解決)

及後雙方盡出精銳,但單單獲加難以平衡夏薩特及哥斯達的重磅登場,而且完場前15分鐘輸第3球死球,以及馬迪神來之筆震驚蘇馬的世界波,車仔轉陣532防守嚴密之下返魂乏術亦無可厚非。

兩位主帥都以輪換作賭博,普帥失去路斯之下被迫輪換一翼衛,但今仗重量級大戰之下還收起獲加卻令人不解(希望是因傷),343翼衛基本上相當於三個角色,同時任命兩位大後備或快翼作此重任影響大局太過,令343難以壓倒對手,最終葬送獎盃;而干地收起哥斯達可能是對其近態的不滿而小懲大戒,但在相應部署下比熱刺更能保持運行哲學,這次限米煮限飯的另類大戰,干地略勝一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