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體育

【借來的球員 3 】雲南小子來港追夢 謝思利達:大陸球員唔一定打假波

【借來的球員 3 】雲南小子來港追夢  謝思利達:大陸球員唔一定打假波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前港隊球員、來自中國的劉松偉早前銷毀身分證及回鄉卡,更和香港球迷對罵;事件令中港矛盾升溫。同一時間,國援球員在香港近乎消聲匿跡,是香港球壇不歡迎他們,還是另有原因?獨媒先後訪問了三名球員,包括白鶴陳立明,希望尋找問題的答案。

三年前的一場假波,相信不少球迷仍然記憶猶新。屯門國援李明在臨完場前,「接應」角球頂入自己龍門,令球隊落敗。國援球員當時被批評得體無完膚,「他」是其中一員。他慨嘆「一場假波」幾乎改變了自己的職業生涯,但諷刺的是自己根本沒有參與,對假波更是嗤之以鼻;李明事件令國援球員嚴重被污名化:「大陸球員唔一定打假波。」

IMG_3781

謝思利達,雲南昆明人,2010年首次來港。

記者相約謝思利達做訪問,地點是在深圳福田口岸附近的一間茶餐廳內。他的名字有點長,身高都同樣長。在福田口岸外,萬綠叢中一點紅,模特兒身型的他走過來:「你好,我是謝思利達。」

要了解一個人便要從頭說起,老家在雲南,為何會跑來香港踢波?謝思利達表示,小時候不喜歡足球,只喜歡游泳,七歲才開始接觸足球。「我唸的是春城小學。」

雲南的追夢青年

他10歲時代表昆明市到澳洲踢波,小學畢業後,被家鄉的甲A球隊雲南紅塔「相中」,加入少年隊。謝思利達指,父母在小時候曾經問他想幹什麼:「我想當球星。」然而,這條路走了十多年,就是欠一個轉身。

謝思利達出道時,同樣適逢國內球壇蕭條;雲南紅塔便因為成績不佳,老闆撤資和解散球隊。這其實是國內球壇的常態,雲南亦從此沒有頂級聯賽球隊。那為什麼會由雲南去了北京?球迷或許有很多猜想,但他形容只是巧合。

事緣謝思利達曾入選中國國家少年隊,「國少隊」是怎樣的一個概念?所謂的少年是指17歲以下的球員,國家隊的教練從全國球會的三百多名1990年出生的球員中,揀選22人出外比賽。

09

中途站——北京

國少隊的德國籍教練覺得謝思利達的身型很不錯,便介紹他到自己任助教的北京國安。就是這樣,13歲的他便千里迢迢,由雲南去到北京。謝思利達的父母都是運動員,母親是雲南省隊籃球員,父親是劍擊運動員。所以他的家還算是中產,家人很支持他「搞運動」:「要陽光一點,出去走走,歷練一下。」

謝思利達來到北京國安,初時在想「南方人會不會遭欺負呢」,很快便發現北京人都不太團結,外省人反而更團結。

「青年軍」這詞語,球迷們聽得很多,大概就是年輕球員和正選球員的梯隊,實際又是怎樣的呢?北京國安的訓練中心在河北香河基地,「青年軍」的月薪只有二千元,球會包食、包住和包制服。「住在基地,你才能對別人說你是國安球員啊。」

不一樣的足球生涯

這班小伙子每兩個星期才有三日假期,謝思利達形容,基地內只有不斷訓練和不斷比賽,生活十分刻苦,而且不可以使用手提電話。「現在都不想回想了,實在令人吃不消。」謝坦言,五年的生活圈便只有教練和隊友,北京國安今天的中場大將張稀哲是他的師弟。

由13歲到19歲,謝在五年間亦由青年軍去到預備隊,以為守得雲開見月明,但發現中國足球還是「有點不一樣」。2010年,他決定離開北京。告別這支中超班霸,謝坦言沒有太多不捨,表示即使能夠升上一隊都只會是後備。「唔係踢得好就可以踢,你知道,要上一隊需要關係。」

w12

圖:左為陳立明,右為謝思利達(圖片來源:香港足球總會)

在父親的朋友介紹下,他來到香港,加盟港甲球隊屯門。這名「高人」從小都是踢前鋒,直至來港後開始兼任中場和後衛。位置不同,心態亦開始不同。謝思利達自言,4歲時曾和家人來港玩了三天,已很喜歡香港。由首都來到香港的大西北,謝思利達終於有機會踢一隊,屯門隊中的兩名守門員魏釗和蕭亮均來自內地。

來港第二季,謝思利達去了港菁,隊內全是年輕球員,他感覺很開心,即使輸波都沒有壓力;甚至「奢想」過可以入選香港隊。

「李明事件」的真相

兩年後,謝思利達轉為本地球員。謝思利達表示,屯門在首三季的成績尚算不俗,但該季發生了「屯門球員打假波」事件。其實究竟發生什麼事?我們嘗試接近「李明事件」的真相。

巢鵬飛、凌琮和李明等國援球員在兩年間先後加入球隊,屯門在2013至14年球季時更改由青島資金贊助,更引入馮濤、胡俊、張夢和尹廣俊共四名國援,連同謝思利達、凌琮和巢鵬飛等人;球隊一度有九名來自內地的球員。

2013年12月22日,這天是香港足球的污點。一場沒太多人關注的港甲賽事,地點是屯門鄧肇堅運動場,屯門主場對橫濱FC,眼看快要1:1完場。在補時3分鐘的時候,客隊開出角球,屯門後衛李明衝頂入自己龍門。「對方只有三個人衝上來,都不是太想贏,你卻他媽的頂入自己龍門。」

l2liming

「我們每天都一起訓練,水平是知道的。」謝思利達不諱言,早就在想「是否有人打假?為什麼就是進不了球?」、「為什麼場場都贏不到,只和及輸。」他解釋稱,從青島來的球員在練習時很厲害,但一到比賽就不行了。「李明事件出來,一切都明白了,晴天霹靂啊。」

謝又提到,前中超球員、剛果藉技術顧問佐拉名義上是球隊的技術總監,但只是因為未能辦理工作證:「他才是真正教練,他話事的。」他形容是「從小到大踢波都沒試過這樣」:「我真的嚇呆了。」謝思利達進一步提到,李明後備入替後,曾回傳給自己:「大哥,人家前鋒福田健二只是在一步之遙,還傳給我,不是搞笑麼。」

他指在李明頂入前,球員都是全力拚,一點打假的徵兆都沒有:「唉,其實有感覺是青島的球員,但真的不好說。」謝透露,老闆曾在賽前表示,只要勝出或打和,全隊都會有30萬元獎金。

IMG_3921

「如果我走就代表關我事,所以我無離開。」

謝思利達憶述,在「烏龍球」過後,更衣室中沒有任何人說過一句話,沖完涼便離開。他至今依然想不通的是,教練為何會換入李明。他不諱言,「李明事件」有很大影響,造成「只要係大陸球員就有份打假波」的觀感。

屯門在發生「打假波」翌日和李明解約,更取消11名球員的註冊。球隊在面對財政困難及打假波的指控下,謝思利達選擇留隊。「如果我走就代表關我事,所以我無離開。」

屯門在該季最後降班收場,他本來打算轉會晨曦,但正值過渡至港超聯,晨曦最後選擇不職業化。謝思利達加盟流浪,一季後轉投大埔;最後今季輾轉加盟港甲球隊葵青。

IMG_3823

我的中超朋友

中超球隊廣州富力今季成績令人刮目相看,目前在聯賽績分榜首位。後衛唐淼曾經是北京國安的青年軍,謝思利達笑言,這名前隊友的水準平平,但勝在勤力和堅毅。他續表示,以現時中超的水平,華人球員質素其實差不多。「只視乎教練想用誰罷了。」

大概是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吧,謝思利達身邊的都不是泛泛之輩。除了唐淼,那年的「國少隊」還有廣州恆大守門員劉殿座。劉去年臨危受命,接替受傷的正選門將曾誠把關,獲得很高的評價。廣州恆大花了5,000萬人民幣將他從同市球隊廣州富力收歸旗下,謝透露,劉殿座曾到香港試腳,但南華對他沒有興趣,最後改投上海申鑫。「後來,他就穩步上揚到今日的廣州恆大吧。」

IMG_3879

香港的意義

謝思利達透過優才計劃來香港,目前住在深圳:「樓價較平嘛」。2016年,雲南麗江由中乙升上中甲。他透露,的確有雲南球隊曾邀請他回鄉效力,但計劃在香港多待一至兩年。他現時擁有D級教練牌,早前回鄉過農曆新年,繼續考取教練牌作青訓教練。他指中國踢波的人很少,只有8,000個職業足球員,「德國有40萬啊,而且在大陸踢波還要俾錢,香港的街場,晚晚都有人踢。」

屯門球員現時仍有通訊群組,謝表示,自己和梁國威和黃志聰等球員感情不俗。港超球隊標準灝天去年曾邀請他加盟,但謝指在業餘的港甲踢波已很開心。在葵青隊,謝的隊友待他不錯,「利達,用頭!」他的身高更是球隊在防守時的優勢,縱使是甲組波,功夫仍然管用。

「港超賺的其實也不是很多嘛,而且有點辛苦。」「中乙球員每月都2到3萬元啦。」

談到中港矛盾,謝坦言,在2014年佔領運動時,幾乎不知道事件正在發生,後來發現社交軟件 Instagram在內地無法使用,才知道爆發了雨傘運動。「哪裡都有好的人,哪裡都有壞的人。」謝思利達表示,在香港見識了不少,形容這段經歷對他「成為更好的人」很重要。

對的,謝思利達說香港令他成為更好的人,不單是更好的球員。

訪問:麥馬高、周頌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