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霸王別姬:伊巴斯德哥爾摩之夢難圓

廣告
霸王別姬:伊巴斯德哥爾摩之夢難圓

廣告

將近完場,摩帥一如既往將伊巴留在場上,即使加時在即。伊巴今晚踢得有點拖泥帶水,有些「叉燒」也不能把握,也許疲累在皮膚下蔓延,但也無可厚非,畢竟年華逝去,今季幾乎全勤而且場場踢足九十分鐘,人非金石。

一次爭頂,落地時間不夠伊巴還嘗試站立落地,結果右腳不支變形,如拉開的弓弦一樣,筋腱哪能承受這曲線?痛苦隨即擴散,伊巴被扶下場。其實老練如伊巴又怎會落地錯誤?大致是疲勞導致下意識動作誤判而已。

但這是對一位老將的致命一擊。步入暮年,伊巴一直與時間惡魔努力談判,祈求稍稍挽住疾走的秒針,故勤做瑜伽及嚴控飲食,爭取籌碼延續球場上的餘暉。無奈撕裂的筋腱撕裂了這一切。

這為伊巴還在發光發熱的征程劃上一個破折號。原本相信是伊巴經理人為爭取最優厚待遇而拖延續約,這時重傷卻頓時令曼聯遲疑,畢竟老將退步可以很快,而伊巴本身頗為高薪,要說服曼聯重金續一個重傷到至少一月的35歲老將不易,否則傷癒後只能黯然告老掘金,令人想起當年域陀華迪斯。

被扶出場,伊巴的眼裡還有一個夢,一個斯德哥爾摩金碧輝煌的夢。祖籍克羅地亞,伊巴對瑞典國家隊雖已鞠躬盡瘁,但終究沒法率領瑞典踢出奇蹟,一直是心頭之憾。但即便如此,瑞典人仍由衷敬重伊巴報效的這些年,故於去年決定為伊巴鑄造銅像,向一代瑞典神塔致意。

銅像即將豎立的地點是斯德哥爾摩的Friends Arena外面。這座球場即將舉行一場盛會:歐霸盃決賽。

命運是個低級笑匠,經常開一些人們不懂笑的玩笑。出走馬模後戰遍大江南北,在晚年得以在故鄉的土地上力敵群雄,捧起一個重要的歐洲獎盃,浪子的回頭知返,阿瑟王的負劍還鄉,西楚霸王的星塵夢蝶。

歐陸夜空星宿一暗,如夜盜般斗轉星移,斯德哥爾摩的銅像記載了伊巴盛放的威權,卻無緣見證奉先君臨的加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