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偉謙

《工人文藝》執行編輯,屯門樂活書緣打雜。 苦難的過去,彰顯歷史的沉重與當下的珍貴,痛苦的抉擇與糾結的回憶,傳遞給人沉穩的力量和頑強的勇氣。於是,一種勇敢面對未來艱險的鬥志油然而生。 先祖三代,由19世紀中期,是自廣東新會到三藩市的定居華僑,一直到父親一代移居香港。 畢業於嶺南大學及城市大學 , 註冊社會工作者,店員,詩人,輔導治療師,書迷,愛好中國文化,終身抱現象學式態度的哲學研究者,不能養狗的狗迷,經常抱著社會主義的盼望,但絕不是史達林主義者。 樂活,讀本,人生。 網誌

規劃

城市轉型的欠缺公義:對北或東大嶼山的發展及全港發展策略之回應

城市轉型的欠缺公義:對北或東大嶼山的發展及全港發展策略之回應
廣告

廣告

城市轉型不應該是擴張型的,在既有的商業位置中,作出不論是因產業代謝的的重建及重新建立既有商業建築的用途,取之予公共空間或社區人士細小的的創新產業比只發長單一產業之下的城市建築或規劃更重要。

例如在歐美以商業建築轉型成向上伸延性的有機/水耕農業中心,已經是先進國家城市在未來三大年的發展方向,但是香港政府及民間卻沒有如此想像。

自然生態做成巨大遺害

我認為在整個北或東大嶼山的發展,都是利用了公眾對北或東大嶼山欠缺知識及關切,來實施對公眾及自然生態做成巨大遺害的行徑,例如在計劃公開前已經配合中央政府達成大城市帶的共識,以及以既有分散式社區加上私有化下的服務,商業中心去囿限民眾對土地發長的可能及民主自主。

請考慮土地公義及分配公義

因此,在基本上沒有人去了解當區土地公義及分配公義的實在時,先邊緣化人民的自主性,再在經濟上邊緣化原住民及權益,再強行施加整套沒有想像,囿限產業及公民自主創業或另類經濟形式(如分享型經濟及生態產業)的可能。這總體來說,是功利主義的剝奪了程序公義的粗暴行為。而可持續性不考慮在內。

業權問題才是重點

粉嶺高爾夫俱樂部160公頃,加上大埔延展的棕土,其實比北或東大嶼山的土地大很多倍,然而,政府並無意去重整自殖民地時間以來妥協的積習,而去傷害杷對權勢及財政處於弱勢的大嶼山原住民,怎樣說都不是公義的。再者,把東大嶼新界北列策略增長區,雖然說的願景是類似天水圍式將軍澳的規劃,但是,天水圍式將軍澳都不是一種平衡的規劃,將軍澳工業區在就業上沒有有來當區居民的就業便利,社區用途過度重視單一功能而無視青年年人的服務需要。而天水圍,就交通,就業吸收,或是因為住宅建築引致之社區高度疏離,乃至不能組織,細小產業及小型營商的失敗,加上財團最終把公共空間圈走,就是策略增長區的現實處境。

填海為了核心商業區,需要嗎?

這是基於高級商業區,金融區的永縯性的設想而考慮的。然而,全球化的崩潰告訴我們,商業區可以繁榮興盛其實是痴人說夢。在外國的發展藍圖中,他們設想的是當絕大部分人口走入城市,城市化的多元性才可以讓各式不同的人,意向性不同的人去發揮。過往的金融中心及商業為本(重商形式)很可能因為經濟的不能永續性及公民社會的發長,對農業的需求,即其理想是 : 本地種本地出產以減少成本及碳排放,而可以兼顧大量人口及減少碳吹跡,是他們未來會考慮的方式。杜拜的興起及衰落告訴我們,看一個城市的發長前景不是以單一產業的短期繁榮,就代表審定了它們可以為城市帶來永續 : 這是十分無知及天真的想法。反之,兼顧城市人口及其多元性來設計城市,及讓出土地予以建立社區有別於主流經濟的經濟生態(如社區貨幣或分享型經濟),才是上策。讓舊有的產業及其土地使用自然代謝,然後讓出這些土地,在土地民主及考慮到分配公義下,重新發展,才是長遠可行性高的策略。

這樣,才可讓人民可以把生活形式,及經濟自主發揮到最大,以建立公民民主,具公義及動力(民眾具有自主感)社會。建立讓下一代可以持續生活,具有創意,民主,真正自由的社群共同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