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對新聞工作者的最大諷刺

廣告
對新聞工作者的最大諷刺

廣告

《大公報》創辦人之一王芸生先生當年告誡該報的年輕記者,叫他們要敢於講真話,就算要殺頭也在所不惜。當年他們的報訓是「不黨、不賣、不私、不盲」八個大字。

現在有另一組新聞工作者,在檔案消失的情況下,花了四年多時間,堅持要找出六七暴動事件的真相,製作了《消失的檔案》這套紀錄電影。因為內容就是鋪陳真相,令一些要把醜事漂白的人不高興,因而要踩場、要搶咪,要講更多假話虛話空話來掩飾真相、來否定電影的內容,要壓縮讓電影放映的空間,要逐步加大打擊的力度。現在,還要出動這一份已經淪為政權喉舌的《大公報》的記者粗暴要導演向他們交代,還要動粗推撞義工?

先不去論這份報紙今天如何淪為黨的喉舌,也不去計較這份百年老報今日講的有幾多是真話,但這一次他們的記者是反過來參與打擊要講真話的另一批新聞工作者。自己忘記了要堅持講真話的使命,還要向膽講真話的人及同業動手。這不是對理應求真的新聞行業的最大諷刺嗎?這也不是對《大公報》這一所中文傳媒百年老店的自我否定嗎?其報訓那「不黨、不賣、不私、不盲」八個大字那裏去了?其創辦人當年的勸勉是不是都是廢話?

只覺得,要墮落有時真的是沒有底的。

今天的香港,也真的是幾荒謬都有。

導演的回應

蕭雲的見證

社區院缐的第一份聲明

社區院缐的第二份聲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