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哥迪奧拿的放魔歸山 摩連奴的務實主義

廣告
哥迪奧拿的放魔歸山  摩連奴的務實主義

廣告

摩連奴在前中後三線皆天殘地缺之下作客曼城,以殘陣面對曼城弓馬嫻熟的攻擊群、末段打少一人之下最終仍能力保不失而回,主要當然是靠穩守戰術,但要在頂級大戰力拒強敵絕非簡單一句「泊大巴」可以概括,而另一邊廂哥帥亦負有部份責任,其中細節值得分析。

面對哥帥擺出費蘭甸奴/耶耶/迪布尼三人中場,摩帥穩陣行先,以三中場靴里拉/費蘭尼/卡域克回敬,以遏止對手中路入滲。曼城以費蘭甸奴及耶耶作為雙控球中場核心,連接防線輸送炮彈,但曼聯放棄像車仔一役的勤力高位迫搶,相反兩翼集中跟蹤曼城雙閘防疊瓦,反映摩帥保險思維;

而曼聯中場三子亦甚少向曼城雙核心施壓,只團結收縮於防中要塞位置,因為他們的任務是迪布尼。迪布尼取代施華擔任攻中,摩帥深知此子必為凌厲進攻樞紐,故不惜放棄壓迫曼城高位,以三位爛打防中合力凍結迪布尼,並誘使曼城因缺乏中路選擇而遠走邊路。

迪布尼面對凍結,在中路難以接球,於是便尋求移離封鎖區,靈活游弋於邊路的Half-space與翼位及閘位嘗試打一些3打2的配合製造人數優勢以創造機會,這應對方法頗為有效,令曼城多次在邊路傳出招牌地波傳中製造威脅,包括阿古路中柱射門便由迪布尼移至右路發難。

雖然曼城主導控球,但上半場曼聯亦善用快速靈巧的前線三子大打反擊。那麼反擊應從哪裡打呢?由於中路守將甘賓尼表現非常出色,攔截包位幾乎擋下面前所有進攻,所以摩帥決定以邊路突破:透過中場快放直線,製造馬斯亞及拉舒福特與高拉洛夫及薩巴列達單對單競速的機會,老邁遲緩的高薩二人當然拳怕少壯,於是便被兩名小伙子玩得頭昏腦脹,更在邊路製造不少險象,例如巴禾將傳中球誤打給米希達恩施射等,摩連奴的邊路反擊戰術的確成功找到曼城弱點:緩慢的邊閘。

由此摩帥雖讓曼城主控,但仍透過高效反擊與哥帥分庭抗禮,但此局面只限於上半場,因為下半場摩帥進入了「管理比賽模式」(Game Management)。可能經過半場計算,摩佬決定下半場全軍退守,不單比上半場退守得更深,而且連行之有效的邊路反擊也完全放棄,指令兩翼也極限收縮,馬斯亞恆常駐守在禁區左沿,連解圍也沒有瞄準空位讓拉舒福特連單騎突擊的機會也沒有,摩帥徹底放棄進攻,50分鐘已是全軍最後一次射門。

既然一方願意安躺砧板上只避刀不還擊,那快狠準把對方刴成肉醬就是另一方的義務。可是縱觀全場曼城的埋門極之差勁,以阿古路及史達寧為首的鋒線葬送一次又一次大好機會,而迪布尼則繼續未能繼承施華的節拍機任務,未能在緊密的空間之中製造真正入肉的機會,相反只流於幾次浪射,表現頗為失色,令曼城成為空有七成控球的無牙老虎。

除了菜刀生鏽,廚師哥帥也責無旁貸。曼聯下半場已放棄進攻,更連中場也完全割讓,只收縮在四十碼區負隅頑抗,此時中場雙核心基本上已屬多餘,一切只取決於前線能否有更多支點接應傳送,但哥帥不但直至79分鐘還按兵不動坐失良機,而且作出的調動亦令人不明所以:以拿華斯入替辛尼?

或者哥帥希望拿華斯在右路拉闊球場傳中,但一者曼聯已密集得沒位置讓拿華斯加速,二者拿華斯屬於傳統快翼技術不太細膩,三者入替人選亦應該是多餘的雙核心、已疲憊的右閘甚至中堅,以增加前線接應點。

第二個調動疑問點當然是耶穌。又是替換攻擊手,兼遲至85分鐘才換入,耶穌就算真的是耶穌恐怕也無能為力,但曼聯防線明顯不能理解耶穌的走位,令即使在短時間亦清晰見到耶穌為紅魔帶來了一些不能解答的問題,輕微越位頗為不幸,但10分鐘也貢獻如此,間接可見哥帥實在太遲換人,錯失戎機,是曼城繼阿仙奴一役再次因哥帥的遲疑調動而失利,頂級名帥同一錯誤不能連犯兩次。

這場比賽是摩帥典型務實足球:管你怎笑怎罵,我就是保住了爭四主動權,懶顧顏面只求目的是摩帥的座右銘,今場制訂的戰術亦有效帶出成績;而哥帥短短幾日於足總盃出局兼打比失機,當然聯賽形勢仍然樂觀,但竟犯了同一個調動錯誤,連續失威於雲加摩帥,可謂老貓燒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