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政經

民主 民粹

民主 民粹
廣告

廣告

香港人爭取了民主數十年,究竟明不明白民主的定義?香港人在過去的民主運動中,經常只強調人民應該有「一人一票」,而沒有詳細說明民主的概念。結果,全香港人都只知道民主只是一人有一票,而不了解民主當中的理念是甚麼。到今次特首選舉,曾俊華利用強大的網絡公關和捉住了香港人對安穩的渴望,成功製造了相當巨大的民意傾斜,到曾俊華在預期般輸掉了選戰,一群「薯粉」隨即指控泛民主派中投白票的人將「薯片」射下馬,漠視民意,未有還票於民。有些「薯粉」更指責泛民主派當時否決了政改,累他們不能將「薯片」送上特首寶座。曾幾何時,這群「薯粉」是「黃絲帶」,走上街頭抗爭,抗議中共的假普選。而如今,他們竟然為了一個「薯片」,而放棄一直以來堅持的夢想。

他們認為,「薯片」當選就能夠帶來民主,所以泛民主派一定要將選票全部投給他,以抗衡林鄭月娥所代表的中共箝制。有泛民中人堅持立場,不肯投予一個支持假普選、為廿三條立法的候選人。這個動作本來就是民主精神中其中一個重要的元素:當每一個候選人都不符合自己的原則時,就應該利用自己的一票向整個制度抗議。有這種抗議的聲音存在,才能夠展現整個社會的多元。可是,今次投白票的人,卻被一整群「薯粉」瘋狂攻擊,以民意攻擊他們,謂他們身為民主派,卻不尊重民意,不肯跟隨民意將票投予曾俊華。

是否,民主就是無論民意走向是否符合民主精神,都必需跟從?民主,其中一個重要的元素的確是要聆聽人民的意願。民主,顧名思義就是由人民作主,權在人民。人民作主,決定社會的事務當然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環節,但所作的決定是否符合民主的精神也是民主另一個重要的概念。由人民經民主程序產生出來的決定,不代表這個決定一定符合民主精神的。觀乎世界上所有的民主國家,人民的選擇不是永遠都是正確的。民選代表此時就需要站出來,向人民解釋他們的決定為甚麼偏離了民主理念,再游說他們轉而尋找一個更符合民主的方案。民主,從來都不只是盲目跟從民意。只盲目跟從民意而不去研究民意取向是否符合民主精神,只是民粹的表現。

民主和民粹,字面上只差一個字,實際上出現的後果會是十分不同。一個獨裁政權,或是政客,可以將任何個人的私念,演譯成人民的取向,甚至乎吹噓成為人民的福祉着想才作出這樣的建議,以製造民意。君不見德國的希特拉、意大利墨索里尼和日本的軍國政權,都是利用民粹來達致獨裁?民主政制,斷不會是任由禍民及為一己私利的政治主張橫行。

民主,講求的是權力的制衡。任何一個民主政制內的人,都不會獲得絕對的權力,亦不會容許任何人透過任何方法去達致一己私利。民主,着重的重是權力的分布和互相制衡,絕不容許一小撮人得到控制政權的能力。所以,一個民主的政制很自然地會出現民選的代議士去制衡政府的公權力。但,若果代議士的民主理念不夠堅實,便很容易會墜入民粹的陷阱中。由此可見,代議士除了反映真實的民意外,亦需要向選民灌輸真正的民主概念,在適當的時候便要出手導正民意,以避免社會走向民粹。環觀所有的民主國家中,能當上代議士的政客,他們對民主理念的理解,絕不會低。

可是,在香港半民主式的代議政制中,民主派的代議士對民主的理解卻是不清晰,更不能夠在重要關頭導正民意走向,只懂得在這些關頭爭取政治本錢,撈最多的政治利益。建制派的代議士更不用提,只會製造所謂的「民意」以支持政權,甚至無視任何事情,盲目支持政權。香港的政客們,只會在有政治油水撈的時候在講民主。若果講民主理念會忤逆民意,便會立即變成民粹主義者。他們,完全不明白何為民主思想。

民主派,並不民主。香港的政客,基本上只會看風使舵。有政治利益,便談民主;沒有時便講民粹。在今次曾俊華參選時,已經可以見到泛民只是會為了政治利益而作抉擇,而不顧民主精神。今次民主黨和公民黨的「大和解」方案,更可以看到他們是可以為了政治油水,而完全放棄民主思想。靠他們爭取民主,也許只是緣木求魚,虛空夜月。

作者:阿恩,自由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