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中聯辦的神權政治心態

中聯辦的神權政治心態
廣告

廣告

now新聞台截圖

中英兩國政府在1984年就香港的回歸問題達成協議,宣稱「一國兩制」是對香港前途的最佳安排,保障了香港的法治、自由及生活方式,政治上也可以逐步走向民主。因此,香港人是一國兩制的最主要持份者,根本沒有理由要推翻一國兩制,只期望一國兩制成功。

事實上,在回歸前以至回歸這20年間,對一國兩制的破壞主要都來自北京當局。說明這一個事實,不需要指控有甚麼人有甚麼「政治圖謀」或「不可告人之目的」這一類誅心之論,只要看事實便夠了。

首先,要體現港人治港就要有普及而平等選舉產生的特區政府。香港人從來沒有否定過中央政府對特首人選及其治港的班子有最終的任命權,但如何選出特首人選及議會的成員,應該由香港人決定,然後交中央政府確認及備案,這些在《基本法》及附件都有明確的說法。但北京當局一再扭曲這些條文,還不斷加入新的詮釋及前提,政改三部曲變成五部曲,政改步伐也一再拖延。兩年多前的政改方案,全國人大常委更越俎代庖,挑動了難以疏解的政治分歧及對立;而剛過去的新一屆特首選舉,還變成了赤裸裸的欽點。這些才是對一國兩制的最大破壞,動搖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也令這樣產生的特區政府失去管治權威及認受性,連社會民生事務也無法有效處理。

其次,中央政府濫用人大對《基本法》的釋法權力,破壞香港行之有效的法制。近日,有北京御用的所謂《基本法》專家學者,建議要把人大釋法規範化及常規化。過去四次釋法,其實只有一次符合《基本法》的說法。而且,所謂「釋法」根本就不是解釋法例,而是每一次都是因應當時的政治需要,在原有的法律條文之上加入新的說法、詮釋,做法就等同由全國人大常委為香港制訂新的法律。如果只是大石壓死蟹,把這樣的做法也說成符合一國兩制的精神,香港人實在無話可說。

第三,中央駐港機構及其官員越來越肆無忌憚地插手干預一國兩制承諾的港人自治範圍內的事務。根據原本的承諾,港人高度自治的範圍也是十分清楚的,當時的說法是「除了國防外交之外,其他一切都不管」。但在過去幾年,由立法會主席的人選、區議會選舉及立法會選舉的幕後配票、甚至是種票工作,都有中央插手的佐證。而立法會議員的投票取向及背後的游說工作,中聯辦的官員也積極參與其中。

捍衞兩制如何危害一國

這幾點便足以說明究竟誰在破壞一國兩制。香港人有甚麼理由,又憑甚麼可以破壞一國兩制?把抗拒中央政府及其駐港機構對一國兩制的干預說成是破壞一國兩制,只是對不願意放軟手腳接受政治強暴的香港人的另一種政治打壓。

近日,中央駐港機構的官員及其御用打手一再公開高調放言,呼籲香港人自行代入中央政府的思維方式,要對中國內地的體制存「敬畏之心」。又說如果「兩制」危害「一國」,「一國兩制」就會不保,香港將失去所有。這些說法全部都可以說是倒果為因、賊喊捉賊,把香港人捍衞兩制的決心說成是危害了一國,這是對港人的抬舉,還是專權政府自己心裏有鬼?香港人只想保住這裏的兩制,這樣又可以如何危害一國?如果要香港人相信一國兩制,中央政府首先便要把權力放入籠子裏,先尊重一國兩制及實踐自己對香港人作出過的承諾。今天是甚麼世代了?還可以憑擺出神權政治的姿態要求萬民敬畏嗎?倒不如想一想可以如何少做一點濫權違法、惹人反感兼失去人民尊重的事。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