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將東施效顰發揮到極致的中國:從《屍殺列車》叨光的《深山行》

廣告
將東施效顰發揮到極致的中國:從《屍殺列車》叨光的《深山行》

廣告

古代有東施,為了學習西施的美麗,就模仿她的動作為求像她這麼美,結果卻適得其反,人見人避。今天則有中國導演為了學習韓流,而推出更極品的山寨作,可謂貽笑大方,Seven出國際。中國的《深山行》正是東施的其一後裔—想從製造韓流的《屍殺列車》叨一點光。

在2016年中,由延尚昊執導,孔劉、鄭有美及馬東錫主演的《釜山行(屍殺列車)》,在全球等地均製造了新一輪的韓流,票房、評價及在全球都得到不俗的成績。在香港,票房亦達六千多萬港元。此電影亦讓不少韓迷們了解更多韓國電影的多樣題材,甚至有追回早前韓國製作的災難電影的風潮。這場面絕不陌生,因為是風潮讓韓流有更多方面的發展。

不過,樹大也許易招風。自中國與韓國的經濟合作加密後,因為一場薩德系統的爭議,令中國實施「限韓令」,對於任何文化、經濟合作全部一刀切。不過,限韓令後的中國,我亦從另一篇文說過,自家製作卻依然抄襲韓國的作品,不但電視劇、綜藝節目及圖像設計,現在輪到大熱的《屍殺列車》都被抄襲,可謂令人感到可笑及可悲。而我亦懷疑,這次的抄襲只會是更加像樣的東施效顰。

也許那位中國導演,只是為了學習這樣的題材,而製作山寨版,卻不知道韓國災難電影背後的意義。剛才亦提及過,韓國之前亦有不少相似類型的災難電影,如《流感》、《海雲台》、《恐怖直播》等,都是以韓國的都市作為故事發生的地點,描述一場在現實中不太可能發生的災難性事件,當地國民與政府之間如何面對成為了電影的主線。

而大部分災難電影都會有直接諷刺及批評政府的色彩,正如《屍殺列車》事件中,當喪屍病毒在韓國大肆擴散時,竟被政府控制電視媒體,說是滋事分子策劃的陰謀,導致不少地方不能即時採取措施嘗試紓緩問題,釀成更大的災難。因為韓國的新聞自由一直備受爭議,除了有政府及財閥控制之餘,亦有韓國的主線傳媒成為政府的喉舌。而猶幸,來到朴槿惠親信門發生後,大部份傳媒均槍口一致,敢對政府作出大肆批評。其他災難電影如《恐怖直播》則透過一場恐嚇炸毁首爾的麻浦大橋的電台直播事件,帶出韓國政府在處理大型災難事件中的無力及失誤。可見,韓國的導演在製作災難電影,除了利用高級製作技術吸引觀眾收看之外,還希望透過最瘋狂的災難描繪,對於人性、政治、權力關係作出批判,其實是別出心裁的。

相反,看看中國,人權、法治、新聞自由等,一直備受爭議。中國的導演會否透過災難電影來批評共產黨政府呢?恐怕照板煮碗的話,那名導演早出現在長城監獄了。另外,故事內容可謂與原版的設定完全一樣,探討一場被喪屍追擊的事件中,主角間面對的不同考驗。雖然背景是在深山,但設定可謂完全抄襲。連電影的劇照亦於孔劉抱著女兒的姿勢完全一樣。而化妝技術就,只能讚嘆中國的盜版技術千年如一日般薄弱,喪屍上的血跡完全與顏料顏色毫無分別,青筋又似用Marker筆畫上去的。所以如果這不是東施,只能是南施北施了。

中國的山寨技術,只能說是大家的笑話。從不同作品上的抄襲,就見到中國的創意到了什麼程度,用四個字或許可以形容得非常貼切—黔驢技窮。希望日後不會再有更離譜的抄襲事件,知識產權這回事,大家不重視但卻非常重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