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顧秋田

獨遊江渚,笑談春風秋月;浮生世外,慣看物換星移。 facebook.com/koochautin 網誌

社運

Inception

Inception
廣告

廣告

一次捐血呼籲,都可釀成如此風波。我們的社會,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事件的起源,全在當日content farm的一篇文章。雖然文章內容已被一一駁斥,卻如inception般在港人心中埋下了一個非常危險的想法──紅十字會是邪惡管治階層的一部份。這個想法植根之後,那篇文章已變得可有可無,甚麼是事實、甚麼是謊言都已不再重要,人們只會無止境地提出質疑:「無運血上大陸?咁有幾多大陸人落黎香港輸血?」「以香港人為主?咁有幾多係新移民?」「無統計?咁有幾多係俾左私立醫院?佢地每次輸血賺幾多錢?」

破壞永遠比建設簡單,質疑永遠比論證容易,加上近年個人意識抬頭,憑著監察之名,每個人都可以大剌剌地向任何「有power所以有responsibility」的機構提出質詢──因為紅十字會在血液捐輸上擁有唯一權力,所以社會就有權要其作出交待。這個想法原本不錯,但許多人(包括很多從未捐過血的人)在得到這個「監督權」後,卻變成了苛刻的腦細:做得好是應份,一有少少懷疑就有理無理鬧左先,鬧完發覺原來無問題,就瞬間失憶扮無事發生過,又或者轉移視線搵第二樣黎繼續鬧。

一個腦細已夠惡頂,但在這個現實和網絡互相交纏的世界,每一個戰場都是以一敵百。面對源源不絕的腦細,前仆後繼的質疑,多大的機構也只能捱打。好地地一個叫人將心比己的post,都可以被解讀成「詛咒」,足見當初那次inception是何等成功。

當然,那篇文章所以「成功」,不是因為寫得特別有說服力,而是時勢造就。中國在港殖民廿年,由上而下地在各個階層全面滲透香港,埋下了一堆又一堆火藥。文章所植入的,只是一條小小的藥引,將紅十字會和這火藥庫纏在一起。

這一纏,就如冤鬼纏身,再難擺脫。尤其在這感覺主導的時代,當印象一被定形,要再改變就難於登天。在公司裡總有些同事(可能是你自己),可能是初入職時工作未上手,可能是不夠巧言令色,當被腦細標籤為「唔掂」之後,再做甚麼也於事無補。對住腦細,未開聲他便已經皺起眉頭,一副「I’m ready」的模樣準備駁斥你的說話。相反,有些油頭粉面的醒目仔,做同一樣的事,說同一樣的話,腦細卻總會大加稱讚。情人眼裡出西施,敵人眼裡,一樣甚麼都篤眼篤鼻。

理性討論,理性批評是沒有問題,由捐血站開放時間,網上預約系統等技術問題,到公私營醫療體系,甚至對紅十字會七項原則進行近乎哲學性的討論,也是好事。但當你義憤填膺,忍不住要為「公義」發聲之前,請先轉一轉那陀螺,問問自己到底是活在現實,還是仍在睡夢之中?所作指控是有事實根據,還是只是被先入為主的感覺主導?

讚好作者Facebook專頁

(圖片來源:《Inception》電影截圖)

廣告